派大星情感

童梦瑶同样装傻,假装什么都没有听懂,甚至都没有正眼看陆添。

不是无视他,是不想和他对视,她不喜欢陆添看他的眼神。

“嗨,还想拍拍陆副主席的马屁,看样子是没机会了。”高牧虚伪加倍,假的他自己都不相信,“那行,那就不打扰你找找资料了。再见!请!”

侧身一让,伸手一指图书馆的大门。

“额……”

没想到高牧会说的这么干脆利落,陆添瞬间懵圈,哑口无言不知道如何接话。

只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手里的“豪华”山地车突然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嘴角一扬,高牧突然伸手抓住童梦瑶的手,拉着她朝陆添的身后走去。

此时无声胜有声!

一个简单的,随意的,没有任何说明的动作,可以代替千言万语。

“啊!啊……”

眼看着高牧牵着童梦瑶的手,不慌不忙的消失在图书馆大楼的拐角,失去了踪影,陆添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朝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懊恼的大喊

面部狰狞!

同时,手中那原本就不太扶的住的自行车,被他高高举起,远远的抛了出去。

哐当,刚好砸在一块景观大石头上。

自行车,卒!

“高牧,你给我等着。”

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高牧。

高牧的背景是复杂,是和王菲菲的关系匪浅,但那又怎么样?

他是对他有点忌讳,但那是建立在井水不犯河水,彼此没有冲突的基础上。

可这一切,已经随着高牧牵手童梦瑶,伴着他把自行车砸出去,不复存在了。

“陆主席,你的车。”

有拍马屁者,把陆添的自行车扶起,尽可能的还原车子的本来面貌。

可惜,车损过于严重,车轱辘是怎么也回不到原来的位置上了。

陆添血红的眼珠子瞪只破损的自行车上,对高牧的恨意再添三分。

然而高牧已经远去,他的恨意再高他也不可能感受的到,但是陆添的怨气不能不发泄。

于是乎,“要你管,狗拿耗子。”

拍马屁者,拍到了马蹄上,把自己拍成汪汪,成为了陆添的发泄对象。

呼啦,刚刚围拢上来,想要学着样子露个脸,在陆添面前混个熟的众人,立马是一哄而散,走的干干净净。

然后,陆添本人也是再次的重重冷哼一声,甩着衣服恨恨的离开了图书馆大门,同样消失在了另一旁的小树林。

唯有拍马屁者,手中仍然抓着陆添的破车,一脸蒙圈的站在原地。

他招谁惹谁了,好心换的这么一个下场,偷鸡不成蚀把米,亏大了。

“哈啾,哈啾!”

拉着童梦瑶的手,走树荫小道之下的高牧猛烈的打着喷嚏。

“谁啊,这么想我,哈啾。”

“肯定是被陆添惦记了,都怪我,连累你了。”

童梦瑶也没想到,她只是想找高牧帮忙,帮她想一个对策。

结果没想到,对策还没想好,陆添就出现了。

之后的一切发展的太快,快的她都来不及反应,而高牧的做法更是令她喜忧参半,心情复杂。

“我是虱多不怕咬,这都是小事,谈不上麻烦。”

确实,先不说是不是虱多不怕咬,至少在高牧这边,他对陆添是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一个学生会的副主席,当他是官,那也算官,不当那也就什么都不是。

换成学校的高级领导,他还有可能会犯怵,这种小孩子的矛盾,完全没必要在意。

“你可不要无所谓,陆添怎么说也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手里的权利还是很大的。他要是先给你使绊子穿小鞋,还是很容易的。要不我……”

陆添手里的圈到底有多大,童梦瑶不知道,但是高牧的手有多大,她今天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从图书馆门口开始,一直到现在,一直拉着,一直没有松开。

手暖心更暖。

“哦,不好意思,忘记了。”

童梦瑶的异样,终于让高牧察觉到了他手依然牵着童梦瑶的手。

随着高牧的大手掌松开,原本积聚于两人手掌之间的暖气也流逝不见,童梦瑶的心也冷却了下来。

比羞涩更多的是失望,比失望更多的是失落。

“这件事就这样了,之后的一切我替你扛了,陆添没你们想的那么恐怖。”

又不是三头六臂,都是一头双手和双脚,战略上藐视之。

“你太乐观了吧!”

就像找高牧之前的犹豫,此时的童梦瑶心里又冒出了无数的后悔,后悔吧高牧牵扯进来了。

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她和陆添之间的麻烦,和高牧这个第三人完全扯不上关系。

现在倒好,不但扯上了关系,貌似还转移了麻烦。

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害的高牧在学校被陆添针对,害的他在学校麻烦不断,她肯定要后悔死的。

只是事已至此,她一个本来就是求助无门的小女生,哪里能想出更好的办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好怕的。”高牧不是乐观,他是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好了,不说他了,扫兴。我们还是聊聊你的事情吧?”

高牧心里其实还有一个大疑问想要问童梦瑶,和大部分一样的想法,以陆添的身份地位,追求童梦瑶其实也算是利好。

就算是童梦瑶不喜欢这一号人,也没必要这么急着和对方撇清关系,由着他追这样的话不等于是在自己身边添加了一堵“陆添墙”吗?

如此,何乐不为呢?

只是这个疑问不太好问出口,对于女孩子来说不太礼貌,考虑再三,高牧还是没有问出来。

也幸亏是没问,不然童梦瑶肯定会让他知道,什么叫情商着急,什么叫凭实力单身,什么叫正宗的榆木疙瘩,什么叫喘着明白装糊涂。

“聊我?聊我什么事?”

见高牧把话题换到自己身上,童梦瑶也很好奇他会聊什么内容。

“嗯,”摸了摸鼻子,闻到了一股奇特的清香后,高牧继续道:“图书馆这份工作怎么样?要是觉得被人盯着不舒服,我替你在外面找一份其他兼职吧?”

非但没有担心自己的麻烦,反而是操心起了童梦瑶。

高牧的态度很简单,也很清晰,那就是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

“校外?”

这个建议,放童梦瑶心飘起了波澜,不过却犹豫不决,一时之间河南决定。

图书馆的这份工作,她当初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才争取到的。

因为本身就属于学校内部的福利帮困内容,所以工作内容轻松,收入也还可以,最主要的是时间比较自由。

在管理的同时,更是能够假公济私,想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无形之中还有优选的优势。

可谓是一句好几得!

要不是出了陆添这么一档子事情,她肯定第一时间就拒绝了高牧的好意。

现在嘛,多少有些难以决断。

只是,去校外找一份新的兼职,让她很没有底,未知的迷茫。

其他的不说,首先这时间肯定就没有现在自由,还有工作是否适合她也是一个问题。

这次回家,跟着他父母做了一些曾经想都不会想到的苦活,让她对苦日子,知道靠一双手活着有多难。

“对,我在外面认识几个人,要是你同意的话,我帮你物色一个适合你的工作。放心,我既然说出口了,肯定会考虑你的顾忌。”

很奇怪,可能高牧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童梦瑶皱下眉头,他就能猜出她心里的大概想法。

高总出面找额工作能差吗?

就算是兼职,就算是打零工,含金量也肯定不会小,童梦瑶的那些担心,其实根本不必要考虑。

“我能问下是做什么吗?”

眼见高牧说的自信,童梦瑶心里的好奇多了起来。

“卖房子!”

最好路子当然是在牧马人体系内给她安排一份工作,只是这样的话他暴露的风险会很大。

而周一那边,高牧又不想把童梦瑶牵扯过去,所以思来想去,还是廖国中这边最安全。

至于适合童梦瑶的工种,结合她的实际考虑,自然就是销售了。

卖房子,不但时间自由,也不需要太多的专业技能,同时只要卖出一套房子,就能拿到很高的提成,高牧觉得是个不错的工作。

甚至都不需要廖国中过于操心和担心,就算童梦瑶一套房也卖不出去,她的基本工资高牧也会出的。

“对啊,我认识一个做房地产的老板,人还不错,他公司的开发的房子也还可以,销售方面还是挺不错的。以你的情商,我相信用不了几个月就能独立接单,独自卖房的。而且你看,这个销售吧,只要你能把房子卖出去,只要有业绩,你一天到晚不出现在公司一秒,都不会有人管你。一切都是销售成绩说了算。”

在高牧心里,从他嘴里,卖房子这种事情,真的是又简单又轻松,收入还高。

只要口活好,肯忽悠,赚钱不要太轻松哦。

“呵呵,你说的没错,一切都是销售业绩说了算。可是,这也要有销售业绩才行啊,我可不认为我天生有销售的才能。”

要是有高牧说的那么轻松,这么好的事情还能轮到她吗?

哭笑不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