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老太太只有一个女儿,也就是芹。因为先生去世的早,老太太便独自一人把女儿带大。

芹从小就很听话,学习也很优秀,甚至是成了当年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芹从来都不让老太太操心。大学顺利结束后,她返回了镇上教书,每天都会从家到学校,又从学校到家。

老太太以为,他们的人生便会一直这样平淡下去。

但突然从某一年开始,芹开始郁郁寡欢起来,在老太太的的逼问下,芹才说出自己的缘由。

她被一个男生拒绝了两年。

说严肃点,男生是芹的救命恩人,在她被镇上小混混勒索的时候挺身而出。

后来因为学校开展讲座工作的缘故,男生和芹再一次接触。这时候芹才知道原来他在警局工作。

他对她说,他叫林左,是个警察,帮助人民本来就是分内的事儿。

芹越发对男生感兴趣。

接触的过程中,男生彬彬有礼,照顾了她不少。

女孩子都喜欢英雄,尤其是长得帅还心思还很细腻的英雄。

芹开始想方设法的接近男生。刚开始男生是欣喜,是害羞,可是随着芹的暗示越来越明显,男生反倒是显得畏手畏脚。

他一定是喜欢我的。芹在老太太面对念了好几遍。

老太太本身就是一个暴脾气,在听上自家女儿受了这等委屈,她立马就上警局找人对峙。

可惜警局里的人说,那里没有林左这个人。

突然的变故让母女俩都懵了。难道这只是一场骗局?图什么呢?

芹的情绪开始有些崩溃,老太太只得安慰她,竟没发现十来个混混又围住了他俩。

这正是上次被男生教训的那一帮人,不过这次他们的人手更多了,甚至还带了些武器。

林左总是在芹危机的时候及时出现。但是显然对方也识破了林左的谎话,更为激动了,扑过来就挥舞着巨大的木板朝芹的方向打去。

林左想都没想便推开芹自己挨了那么一下子。混混随即把气全洒在了林左身上,直到警车鸣笛声从远方传过来,混混才结束逃窜。

老太太说,这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场景了。男孩被打的头破血流,但也紧紧抱着痛哭的女孩儿,手颤颤巍巍抚着女孩儿的背,笑着说没关系。

芹第三次跟林左表白,终于成功了。

林左后来也交代,他逃避,是因为他对芹撒谎了,他根本不是林左,他叫林佑,他也根本不是什么光鲜亮丽的警察,他连个警号都没有。不过是临时请去帮忙的罢了,他甚至还惹了一些不该惹的人,那些混混甚至有可能就是冲着他来。所以他不敢,也不能接受芹的心意。

可是不管怎么逃,当看到有人伤害芹的时候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冲出来。索性,不如,那就真正站在她的身旁。

只要芹不会嫌弃他这被盯上的一生。

芹自然是不会。老太太也很难再说什么反对的话,虽然林佑的背景实在是难以让人安心,但也能看出林佑对自家女儿的疼爱。

他们都以为真爱可以让人改变,可是当两人结婚的第二年,芹还有小半个月就可以当真正的妈妈的时候,林佑消失了。

甚至是他们的孩子呱呱坠地的时候,林佑也没有回来。

芹给孩子取名林左道,她盼望着能有一天那个男人能到她的窗前,再假惺惺的介绍一次,你好,我叫林左。

周围的邻居都讨论着,芹年纪轻轻就被抛弃了,一个大学生的命运,最终居然落得这么悲惨的下场。

芹并受有收到周围人的影响,她独自把林左道拉扯到1岁,便又正常的开始了上班生活。像是老太太带她长大的一样,一切都井井有条。

但就是这样一位女孩子,上天好像总喜欢跟她开玩笑,就在林左道2岁那年夏天的最大的一个雨夜里,芹横死在与林佑初次相遇的那一条小巷上,手里紧紧拽着一个撕碎的衣领。

当时这件事在报纸上造成了不小的轰动,除了这场惨绝人寰的谋杀事件,另外还牵扯出了一个利益链十分庞大的毒品组织。

芹帮了不少的忙。

根据法医做出的判断结果,芹死亡前进行过剧烈的挣扎,很有可能是跟对方有过搏斗,现场留下的血迹除了她本人的,还有对方的,另外她手里的衣领,更是为警方抓捕嫌疑人做了不小的帮助。

警局的人在案件侦破后很快就来拜访了,一方面是悼念,一方面也是给老太太送锦旗和慰问金。

老太太游刃有余招呼着,直到人流散去,她才敢留下一滴眼泪。

然而生活总是要继续的。老太太又恢复了一个人带孩子的生活。

不同的是,她学着自己女儿的习惯,在林左道睡前都会跟他讲他爸爸的故事。

在每一个故事里,他的爸爸都是一个行侠仗义心地善良的大英雄,虽然偶尔会被坏人欺负,但是从来都没有低头。

老太太坚持了快一个月,她一边在门口等待着那久久未归的女婿,烦躁,失望,于是开始咒骂。她又一边温柔着跟林左道编着女婿的“英雄史。”

老太太简直觉得自己快要分裂了。

当她终于快要放弃这个讲英雄的事情的时候,林佑回来了。

准确的说是真正的不加遮掩的林佑回来了——当然,是被人抬回来的。

抬的人一脸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证件给老太太看,顺带还敬了一个礼。

他们告诉她,林佑牺牲了。他们手上端着一个被红布盖住的盘子,里面便都是林佑的东西,包括他的结婚戒指,他得到的勋章,还有他属于自己的警号。

他们告诉她,林佑战士积极勇敢的在C市这座小镇上部线埋线,把隐藏在城市深处的巨大毒品交易网给摸了一个大概,可惜遭到不法分子的恶意报复,在两年前为国捐躯。

老太太一刹那间将这些年她的难处,连带自己女儿的苦,统统随着眼泪给释放出来。她终于懂了林佑说的那几句坦白是什么意思。

林佑自从他来到C市,便永远都只能活得让人看不见,让人不在意,无法拥有那能启口的名号,甚至无法拥有自己的生活,甚至连死后,怕毒贩找上组织和家人,也没办法拥有自己的墓碑。

老太太把戒指和警号牌当作是林佑,埋在了自己祖上的地里。

一个小小的土堆,里面藏着一个叫做林佑的无名英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