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吴文娇听完安雪姬的话,生气地举起了巴掌,定了定,最终还是心疼女儿,没有打下去。

可是安雪肌看到了卢文娇举起手,不依不挠大声哭道:“我要告诉爸爸,你想打我,我还要告诉爷爷,你欺负我,你欺负我!”

吵闹声音不断从房间传出。

安迷离看着这对母女闹翻,她才没有心情看,免得污染她的眼睛。

走出校长办公室来到了停车场,准备坐车回去,司机李叔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四小姐,怎么那么快就登记完了?”

李叔是一个性格忠实淳朴的人,安迷离对他没有敌意,便笑着回答,“安家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所以有点快,明天就可以了上学”今天晚上,她的成绩应该会出来。

“先回去”

“那,不等夫人小姐她们了”李叔问道。

安迷离摇头,安雪肌在哪里哭,估计卢文娇要很久才能回来,“不等了,她们还没有弄好”

开车经过一个广告,是关于孤儿院的,安迷离有她自己的打算,她想去领养几个跟她同年孩子,以后可以帮她管理她的事业。

既然有些想法在她的脑子里形成了,那她现在就应该有所准备。

“李叔,去广言一路,那里有个叫阳光孤儿院”安迷离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要去那里?”

一听到孤儿院,去那里干什么?李叔有点纳闷,但他的优良职业道德不让他多问。

“对”

*

车子很快停在了阳光孤儿院门口,安迷离率先下车进去,李叔拿着在半路上买的糖果也跟随着她。

李叔先同门卫打招呼,说是来资助的。

门卫也看到那辆高档小车,点点头,登记之后就放了进去。

真正走进孤儿院,里面面积很大,绿树成茵,阳光照耀,有不少娱乐设施,许多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在玩耍,或是在安静写东西,听歌。

看起来,很温馨,带着许多的生气活力。

“来咯!来!,吃糖瓜”李叔走了上前,笑呵呵的打开袋子。

孩子一听到有吃的,也纷纷涌上来,也不客气害羞,因为在孤儿院那是常有的事。

“谢谢,叔叔”

“叔叔,你人真好”小朋友还不忘记礼貌的说声谢谢。

“不用谢,你们好好吃,吃吧,还有很多呢”

“来,给你吃”

“好甜呀!”

看到孩子吃糖那么开心,李叔也一脸开心,安迷离站在阶梯上,一脸安静的望着这些孩子。

所有人的孩子都围在李叔身边,只有安迷离一人独自站立,浑身弥漫着淡淡的伤感。

她是想到了当初那个“她”了,那个吃上糖就很开心的“她”,那个希望有人疼“她”的孩子。

但,一切都只是她一个人希望而已。前世她永远都是一个人!在夜里,默默地舔着自己的伤口。

可是,现在的她不一样了,她不再是一个为了一颗糖而开心的人了,现在的她,是为了她的梦想而追逐的人。

“你就是那个资助人吧!”身后蓦然响一声女声。

听到声音,安迷离转身,莞尔一笑,缓缓曰:“何以见得”

在别人眼里,她只是一个5,6岁大的孩子,但对方却用了肯定语气。

因为对方语气肯定她就是那个资助人,自己也不由认真地审视她。

她,年纪在40多岁左右,穿着简单,但最受人注目的是她那双眼,那是一双只有历进沧桑,看破红尘的才会有的眼睛,看人可谓极其老辣。

莫院长听到“何以见得”轻笑了起来,也注意她到对她的打量,审视。

“我看人从不论年龄的,我只看一双眼睛,还有这里”说到这里,她指了指心口。

她一开始就注意到眼前这个人,眼里干净,却又隐隐带着成人才有的沧桑感,悲哀,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一个孩子给人这般感觉。

而且她的穿着不凡,看向派糖男子处,中年男子穿着看出来应该是保镖或司机类吧。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注意到她的用词,你,而不是小女娃,或孩子,看来她是把她当成一个成年人看待。

“姓安”她没有完全相信一个陌生人,毕竟她们说话不超过3句。

“呵呵,你可以叫我莫院长”莫院长笑了,真是谨慎啊,不过也猜到眼前这位可能是希望不想别人知道。

点点头“放心好了,从你走出这院门,我就会忘记有你这个人的”

安迷离挑眉,这正合她心意。“你可以带我去看看这里吗?”

“好”莫院长点头道,时刻保持着微笑,目光落在眼前这个小女孩身上,突然闪过什么……或许她可以。

“嗯,看之前,不过我得带你先看看两个人,这两个人可能是你想要的,你跟我来吧”莫院长说完,立刻迈开脚步。

安迷离凝眸,猜想对方的目的,她是要人 。没错,不过,这个莫院长是怎么知道的。

带着疑惑,望了还在一边与孩子玩的李叔,随后也跟上去。

穿过小道,来到一楼,某小房间。

“就是这里”推开遮住的门,立刻一股浓郁的药味扑鼻而来,还隐隐约约听到一两声咳嗽声。

药味冲刺这个房间,浓而苦。

而丝毫不受到药味影响的安迷离则面不改色的跟进去。

莫院长为此眼里闪过赞扬。这个小姑娘,果然跟她猜想那样没有那么娇滴。

“哥哥,你会好起来的”从背影看,这个小女孩身体娇小,瘦弱,这让人想到一个词,应是营养不良。

“回颜”莫院长轻声响起,惊了小女孩回头,眼睛亮亮,泪水占在水面,却透露出充满着坚强。

“院长,我哥哥今天又睡过去了,可我叫不醒他”她很害怕她哥哥不再醒来。

院长走了过去,摸了摸回颜的头,擦拭她眼角的泪痕,轻声,“乖,没事的,听话,别哭了”

“嗯嗯,我也相信我哥哥”回颜仰高头,声音坚定。

莫院长回头,说“安小姐,这就是我要跟你介绍的两个人,女孩9岁,叫回颜,哥哥11岁,叫回歌,但他患病了”

安迷离望了那个还在床上昏睡的回歌,惨白的一张脸,抿着嘴,安静地沉睡过去,如一个病态的美男子。

“他得了什么病” 安迷离抬头问道。

“不知道,请来的医生大都说是中毒,他们原是为跳避家族追杀,来到这里,不过,半年前,他们的家族破产了,现在就剩下他们俩,没有家人,亲戚”莫院长解析,语气透露出惋惜。那么小的年纪,家人没有了,而且还有一个得了病。

“因为孤儿院资金有效,回歌看的医院都是一些设备简陋的三流医院,所以只知道他中毒,具体是什么,这边也不清楚”

“你来这里不仅仅是发糖果看看孩子,你应该是想找一个可以帮助你的人吧!”莫院长见安迷离许久盯着回歌没有开口,便继续说下去。

“只要你救了回歌,那么你将得到的是他们俩个绝对的忠诚”

听到绝对的忠诚,安迷离眼睛亮了,确实她心动了,在她眼里,忠诚绝对站第一,其他的什么可以靠边站。

不过,莫院长怎么知道她的目的呢?这一点她真的很好奇。

看出她的疑问,莫院长带着淡淡伤感的语气说,“小时候,出身豪门的我就被我父亲带我来这里,从小培养我的跟班,在以前,这是榕城豪门家族常有的事,我看你衣着,还有你说是安家的人,已经猜的你的身份是什么地位了,安家豪门,四大家族之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