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呼……”郑凯旋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桌子旁边:“说起这个案子,得有十年了。”

“过去这么久了,当年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员还在不在?”李辉问道。

“你小子会不会说话。”郑凯旋皱眉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还在不在咱们分局。”李辉讪笑道。

“你长的两个眼珠子是干啥使的,自己不会看呀。”郑凯旋没好气道。

“郑队,这个案子当年是您负责的?”韩彬猜测道。

郑凯旋点点头:“十年前,我跟你和李辉差不多的年纪,当时调到玉华分局刑警队的时间还不长,就参与了这个案件,我们已经找到了嫌疑对象,但是对方已经潜逃了,案子也一直没有结,也算是我的一桩心事吧。”

郑凯旋从桌子上的资料里拿出了一个文件,递给了一旁的赵明:“这是当时的现场照片,你放到投影仪上。”

赵明接过文件,向着投影仪的方向走去。

孙晓鹏则是很自觉的跑到窗户旁拉窗帘。

“我参与了这个案子,对当时的情况还有些印象,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郑凯旋回忆了片刻,道:“我记得当时,我是凌晨三点多接到的任务,赶到现场已经凌晨四点,当时的天色还黑,现场却是火光通天,犹如白昼。”

“纵火案?”田丽猜测道。

“一开始,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案发现场在城郊的西翟营村,连着烧毁了五处民房,村子的胡同道路比较窄,消防车根本就进不去,警方只能先组织周围的村民救火,一直折腾到凌晨五点多火势才完全扑灭。”郑凯旋摇头失笑道:

“当时,我们参与救援的警员,都跟下了矿、挖国煤似的,弄的一身灰黑。”

“不过,当时也顾不上洗澡,就急忙投入了调查当中,因为当时火势蔓延的厉害,已经烧着了六处房子,被烧伤的村民就有七个人,五个轻伤、两个重伤,需要调查的工作量比较大,分局抽调了一个中队的警力,当地派出所抽调了十几个警员协助调查。”

“这个案子我好像听过,我记得说是死了三个人。”李辉说道。

“你别急,听我慢慢说。”郑凯旋摆了摆手,继续说道:

“送到医院的七个人,有一个重伤不治死了;在着火源头的房子里,又发现了两具已经烧毁的尸体,案件的受害者增加到三死六伤,市局也派了三名刑侦队员指导查案。”

“这也太抠了吧,就派三名?”

“当时,市局还没有成立重案大队,只有一个重案中队,下辖两个重案组,总共加起来就十来人,能一下子派遣三个人已经算是不少了。”郑凯旋说道。

“郑队,投影仪已经放置好了。”赵明道。

“打开。”

郑凯旋说完,指着墙上的影像:“这一张照片是当时的一个远景图,火势很旺,尤其是最中间的一栋房子,那里就是着火的源头,嫌疑人在房子里浇了汽油。”

随后,投影仪里又陆续换了几张照片。

看着投影仪上的照片,韩彬等人的神色也越来越凝重,现场被烧的漆黑一片,几个受伤的村民也是惨不忍睹,众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停一下,这张照片就是起火的案发现场,房子里的东西都被烧毁了,屋子里的尸体也被烧的面目全非,后来经过法医解刨,尸体是一男一女,不过他们并不是烧死的,而是死后焚尸。”

郑凯旋深吸了一口气:“法医的材料里,有两个残尸的照片,想看的自己去看,因为照片过于残忍就不在这放了。”

“这对男女的身份查出来了吗?”韩彬问道。

“查出来了,两名死者就是房子的主人吕佳伟、张淑凤。”

“不是说尸体已经被烧毁了吗?怎么认出来的?”孙晓鹏追问道。

“尸体的确被烧的面目全非,很多证据都没了,我们通过跟亲属做DNA比对,确定了两名死者的身份。”郑凯旋解释了一句,继续分析:

“根据现场的勘察,吕佳伟家就是着火的源头,我们推测嫌疑人杀人之后,为了毁尸灭迹就点燃了房子,因为浇了汽油火势太大,将周围的房子也引燃了,才发生了这次的事故。”

“有没有嫌疑人的资料?”韩彬问道。

“嫌疑人叫梁志博,是东翟营村人,两个村子离得不远,他本人是个包工头,在案发前一段时间,他和吕佳伟因为生意上的事发生过冲突,还曾经大打出手过;案发当晚九点左右,有人见他在吕佳伟家附近出现过。”郑凯旋从桌子上的文件里,找出一份资料,递给了韩彬:

“这一份就是梁志博的资料,我们当时想找他做个笔录,但是一直没找到他,有人说他很可能逃到了南方,他的嫌疑也进一步上升。”

“还有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梁志博去过吕佳伟家里?”韩彬问道。

“有,我们在吕佳伟家的院子里,采集了一些鞋印,经过省厅刑侦总队足迹专家的鉴定,其中有一个足迹很可能就是梁志博的。”说到这,郑凯旋有些感慨道:

“当这个鉴定结果出来的时候,距离案发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对案件的判断,如果能早一点得到这个鉴定结果,我们肯定会加大对梁志博的抓捕力度,或许能在他逃离之前将他抓捕归案。”

“这效率也太慢了吧,要是有我们彬哥在,估计用不了半天就搞定了。”李辉砸吧了砸吧嘴。

“当时整个鲁州省刑侦总队,就只有两个足迹鉴定专家,一个省的案子在那押着,哪个市没有几个要紧的案子?”郑凯旋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总之,我们错过了最好的抓捕时机,之后就没有梁志博的消息,每年排查旧案的时候,我都会对梁志博家进行摸排,看看他有没有跟亲属联系过。”

“郑队,那您今年是什么意思,也准备让我们组去梁志博家摸排?”韩彬问道。

“不,我希望你们可以重新调查此案。”

“为什么?以前不都只是摸排吗,今天为何要重新调查?”韩彬疑惑道。

“原因有三,第一我要去省厅培训了,这个案子没有破,我心里一直不舒服。”

“第二,有你这个足迹鉴定专家在,我也希望你来确认一下,吕佳伟家里发现的足迹是不是梁志博的。”

“第三,你打开电脑搜一下。”

“这个案子上新闻了?”韩彬猜测道。

李辉打开电脑,搜索了一番,诧异道:“何止呀,几个烧伤案的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属,举着横幅跑到区政fu上fang请愿去了,呦,从图片上看人数还不少呢。”

“李辉说的不错,这个案子上了新闻,还惊动了区里的领导,陈局也被叫去开会;今天上午,陈局又将副大队长以上级别的人叫去开会,经过了一番研究,决定将案子交给你们组侦办。”

郑凯旋说着,又指了指韩彬:“你小子虽然年轻,但连着破了几个大案,或许经验稍欠,但能力毋庸置疑,而且你还是个足迹鉴定专家,我和戴局都觉得,这个案子交给二组比较合适。”

“郑队,您也太瞧得起我了,您都破不了的案子,我可没有把握。”韩彬摇了摇头。

他可不傻,这么大的一个案子,要是容易的话早就破了,他可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是呀郑队,这案子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确实不好整。”李辉耸了耸肩膀。

郑凯旋哼了一声,扫了众人一眼:“陈局说了,只要能破了这个旧案,给你们组申请集体二等功。”

陈局全名陈栋梁,玉华区副区长、兼玉华分局局长,妥妥的分局一把手。

他的话,肯定好使。

“二等功不二等功无所谓,关键是您和戴局在陈局面前推荐了二组,我们组可不能给您二位丢人,你们说是不是?”韩彬话锋一转。

“组长说得对。”

“就是。”二组的队员都兴奋了。

一个个露出舍我其谁的神色。

妙书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