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可是不丢吧,这公司每年赚到的利润实在是让他们看不上眼。

所以马天明这几年在南方集团过得很压抑,他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每天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捅出个篓子来被上面的人给撤了职。

所以别说今年的行情他实在是没有把握看得太准,就算看得很准的机会,他也不敢贸然行动。

他现在心里早就算清楚了一笔账:自己在分公司经理这个位置上少赚一点没事儿,没人会追究他的责任,毕竟上面那些头头也不太懂蔗糖业务。可要是多亏一点,那自己的麻烦立刻就来了。

“我倒是觉得这次雪灾的影响应该会很大才对。”李欣说。

“哦,你有什么特别可靠的消息吗?”马天明问道。

“没有,我也就是一种感觉而已。再说了,这些情况应该你比我知道得更多啊。”

“但愿像你说的那样,如果糖价涨上去了,对我们来说总归是利好。”

“你看今天早上的期货价格了吗?”李欣问。

“没有,我现在正为安排出差的事情焦头烂额呢,哪有心思去管那些。是不是价格上涨了?”

“涨得还不少,到现在为止仅仅过去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9月份的合约价格就上涨了90多元。节后第1天就涨这么多,应该来说幅度还算可以了。”

“是吗?那太好了!唉,早知道节前应该多囤一点货!”李欣带来的这个消息让马天明心里很高兴,期货价格一上午就上涨了90元,那销区的价格一定会跟着同步上涨的。即使销区的价格不是今天立刻就上涨,推迟一两个星期再涨价也没问题,因为那时候刚好是分公司住外地办事处销量最大的时候。

“马总,你觉得今年到八九月份榨季末期蔗糖销售旺季的时候,价格会上涨多少?”

从李欣一进门,马天明就知道他进来找自己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的,精明的他知道李欣是不会来找自己闲聊的。

可是他来到底有什么目的,李欣不说,他也不好直接开口问。再加上李欣一进来,俩人的话就没有断过,他就是想找机会问,一时间也没插上话。

现在听着李欣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糖价,马天明开始琢磨出些滋味来了:李欣这趟来就是来打听糖价走势的。

马天明心想:按理说对价格的判断是李欣的长处啊,怎么今天他反而跑到楼下来问自己呢?

马天明的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然后说:“七八百元的涨幅总该有吧。”

“真要是每吨能涨七八百元,这也不错啊。”

“那你觉得呢?你觉得会涨多少?”马天明反问道。

“我也说不准,这得看雪灾对甘蔗种植面积的影响有多大,要是影响很大的话,我觉得1000元的上涨幅度都不止。”

马天明说:“我也这样想。”

李欣觉得马天明如此小心翼翼的态度很奇怪,在如此重大的自然灾害面前,马天明作为蔗糖分公司的经理,应该积极看涨糖价才对啊,为什么他此刻的判断却如此保守呢?这里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他没有说出来?

要知道当年自己之所以敢在蔗糖期货上做多,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当年的自然灾害导致甘蔗种植面积大幅减产,这样的消息会极大地提升糖价。

而且当时自己并不是第1个看涨糖价的人,首先看涨糖价的是唐建华和吴彬他们这些长期在蔗糖购销第1线摸爬滚打的人。

今年所遭受的自然灾害和当年有一比,而且马天明现在的职位又和吴彬、唐建华当年的职位很相似。他看涨糖价的幅度如此之低,实在是让李欣有些想不通。

从马天明办公室出来后,李欣心头的疑问不但没有打消,反而更加深了。

到下午收盘的时候,蔗糖期货9月份的主力合约上涨了143元,收盘价是4010元。

李欣之所以没有关注目前成交量最大的5月份的合约,而是把目光投在了9月份的合约上,关键的原因是他这波入市做多平仓的时间点是放在八、九月份,那时候正是榨季末期,又是中秋、国庆用糖高峰期。如果看涨糖价,涨幅最大的合约应该是在9月份的合约上。

现在让他纠结的是行情的走势完全符合自己的判断,可是在没有拿到最确切的数据之前,他一直犹豫着不敢实施买入开仓的操作。不然的话现在资金已经落实到位了,要买入预计的仓位就只是敲敲电脑键盘的事情。

李欣入金2000万元的事情,做结算的员工第一时间就向袁杰做了汇报。如此巨额的资金进出,即使对一家期货公司来说也是很罕见的。

袁杰听到这个消息,心头一喜。

自从李欣当初把绝大部分资金从期货账户上抽走以后,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即使从自己和他闹掰的那时候开始算起,到现在也有好几个月了。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袁杰赌着一口气,一直没有和李欣联系。而李欣从那件事情中看清楚了袁杰所图的是什么以后,也就对她失去了兴趣。

对于李欣态度的变化,敏感聪明的袁杰不会没有觉察。所以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两人就像互相不认识一样,谁也不联系谁。

虽然两人之间的关系现在迅速地冷淡了下来,可俗话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李欣如此巨额的资金再次调回期货账户上,说明他一定是又打算在期货品种上做投资了,不然的话,他不可能把资金调回来的。

当初自己想方设法想要他调一部分资金回来支持自己的工作他都没有答应,可没想到现在自己什么都没说,他的资金却又回来了。

作为期货公司副总经理的袁杰,自然很清楚现在股市的行情在一路下跌。李欣如此精明的人,自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把资金放在股市里。

袁杰暗暗在心里感叹道:所有的事情还都得是顺势而为才会事半功倍,否则的话是事倍功半,甚至可以说是费尽心思,却一点效果也没有。

她之所以发出这样的感叹,是因为最近公司里客户入金的人数和资金规模一直在增长,而这一切都是拜股市大幅下跌所赐。否则的话,自己就是削尖了脑袋去做客户的工作也不会有这样明显的效果的。

袁杰把李欣的账户打开仔细查看了一下,见他的资金转进来以后却没有买入开仓的记录。

她想了想,拿起电话打给李欣:“怎么又把资金转回来了?是不是又看中什么投资机会了?”

现在的她想通了,跟谁作对也别跟钱作对。李欣这样的大客户放在任何一个证券公司和期货公司都是被人追逐的对象。他这些资金放在任何一个期货公司都可以做,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而自己失去了他这大笔资金的支持,每年业绩的下滑程度是非常大的,个人收益前后对比是天壤之别。不管将来自己和他的关系能走到哪一步,把他当做一个大客户维护好是首当其冲的,这对自己没有一点坏处。

在看到手机上的号码是袁杰的号码时,李欣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该接这个电话。已经半年多没有联系的她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会是什么事呢?

半年多以前,袁杰拂袖而去把自己一个人晾在地下停车场时的那种尴尬情景还历历在目。再加上李欣此时刚刚坠入情网,和温婉美丽的夏小娜正在热恋中,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好和她说。

可是毕竟两人之前有过那么一段情缘,直接挂断她的电话似乎有些不太近人情。所以李欣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接通了电话。

好在聪明的袁杰或许也知道有了半年前那场变故之后,两人的关系已经不复从前了。所以她一开口就没和李欣寒暄,而是直接谈的投资业务上的事情。

李欣听了袁杰的问话,没好气地说:“转过来做不行吗?要不我就转到别家公司去。”

袁杰说:“我是那个意思吗?小心眼!”

听着李欣在电话里不再吭声,袁杰紧跟着追问道:“问你呢,是不是又看中什么投资机会了?”

李欣原本不想说的,可是又想自己的账户就在她们期货公司,账户上的任何操作都瞒不住她的。于是就淡淡地说:“也许会做蔗糖吧。”

“哦,蔗糖今天的走势不错,节前好像也涨过一波。你这是打算做多还是做空?”

“做多。”

“已经涨了三、四百元了,你现在追进去会不会有追高的嫌疑?”

“现在进去肯定是追涨了,但我觉得还有上涨空间。你们期货公司那边有没有近期关于蔗糖的分析报告?”

“你是指雪灾对糖价影响的报告吧?”

“对,有没有?”

“好像有,等我找找看,找到了我发到你邮箱里,你邮箱没变吧?”

“没变,还是原来那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