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谁让你来的?”楚云半蹲着身子,眸光笔直盯着黑衣男。

黑衣男的眼睛一直在闪躲,似乎受到了严重的惊吓。

太吓人了?

他怎么知道有人指示?这双眼睛……这双眼睛就像是神明一样,能看透一切,看的我心直颤!

黑衣男摇晃着脑袋,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啪!

楚云再次甩了他一耳光,冷声道:“我不喜欢重复问题。”

“我……我……”黑衣男都快哭了,要是早知道会遇到这么变态的人,打死他都不会接这笔买卖:“是孙义让我干的,不关我事,真的不关我事,求你放过我。”

孙义?

楚云没听过,听到这个名字,钱有财却是变的激动起来,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似乎又苍老了十岁。

“第二个问题,他给你多少钱!”楚云再问。

这次黑衣男学聪明了,急忙道:“三千,我们六个人一个人五百块呢。”

五百?

楚云已经没兴趣问下去了,要不是看到钱有财的异状,恐怕会直接拂袖离开。

“那个孙义在哪?”楚云又问。

黑衣男连同其他五人全部清一色的摇头。

“楚云,别问了,孙义我们惹不起,而且以孙义的身份,他们是不可能知道他的行踪的。”钱有财痛苦着脸道。

“滚吧。”楚云说着又叫住他们:“钱交完了再滚。”

“是是是。”黑衣男忙的将身上的钱都掏了出来,只有一千二,其他五人也只能凑出三千,一共四千二百块,距离五万的数差了十万八千里。

“快走吧,以后不要再挣这些不义之财。”钱有财朝着黑衣男等人挥手。

楚云阴沉着脸,而后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为了钱有财考虑,可以大事化小,否则没有人可以和他讨价还价!

“你们都退开,今天不做生意了。”楚音很懂事的驱散围观的人。

等四下无人时,在楚云威逼的眼神下,钱有财一屁股瘫坐在摊位上,他犹豫许久,最后长叹口气:“你们一定好奇孙义是谁,我又为什么会变的这么惨吧?”

楚云没说话,楚音一个劲的点头。

“好孩子,能认识你们这么热心肠的孩子是我的福气,但有些事你们解决不了,我也解决不了,只能忍气吞声,学会妥协。”钱有财无奈道。

楚音摇头道:“云哥现在很了不起的,你说出来看看,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你。”

钱有财看了一眼楚云,说不出来的感觉,甚至多看楚云一眼会产生一种错觉。

以前的楚云像个文质彬彬的三好学生,可是现在的他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怪异感,仿佛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

“其实这事可以不告诉别人,还真不能不和楚云说。”钱有财咬牙道:“楚云,我不要紧的,真的不要紧,我一个单身汉,他们没办法拿我怎样,可是素秋母女俩不同,我求你,如果你真的变了,如果你真的很强大,一定要救救她们。”

杨素秋?

听到这个名字,楚云内心一颤。

“是杨老师吗?这件事和杨老师有什么关系?”楚音不解的问道。

钱有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楚云,红目道:“素秋家和我家都住在贫困区,本来日子就不好过,该死的庄家请了什么狗屁风水大师,相中了我们这块地,说什么我们这里不适合给人住,应该给他们庄家迁祖坟用,活人都没地住了,他们庄家家大业大,哪里不可以挪坟,为什么偏偏就要针对我们?”

“贫困区不仅是我们住的地方,还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啊,素秋的家境你是知道的,她能读书全是因为她妈妈靠着家里的几块地务了半辈子农,现在庄家逼迫我们离开,我是还好,可是素秋母女会失去住的地方,也会失去经济来源。”

“庄家?可是海平四大家族之一的庄家?”楚云皱眉,海平的四大家族中吴家陈家韩家的人都在他生命里出现过,吴刚帮过他,陈家也派来过聂小雨羞辱过他,韩家韩风有过一面之缘,倒是一直默默无闻的庄家,没想到对他的伤害最大!

动杨素秋比动他更加不可饶恕!

“就是他们,庄家派来了小少爷,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孙义就是那个小少爷身边的红人,一般都是他来贫困区逼迫我们。”钱有财怒道:“他们威逼我们离开,提供给我们的却只有按人头算的补偿费,一个人就只有一万块,至于地皮钱,说什么这块地早就被他们庄家拍下,不用给钱,你说素秋母女俩失去一切,只剩下两万块钱能做什么?她们以后吃哪住哪?”

“贫困区的地是分化给当地居民的,不可能被商业化,真要动土必须和当地居民协商,用逼的确实不对。”楚云阴沉着脸。

“是啊,最要命的是,那个庄少不知道在哪里看到了素秋的照片,一见钟情,拼了命的要祸害素秋,素秋妈妈又是多年的老顽疾,经常需要花钱,我把这些年的积蓄都借给她们都不够花,素秋刚刚才做上老师,没有什么存款,差点就认命嫁给他了。”钱有财怒道:“可恶的庄家少爷,这人就是个十恶不赦的畜牲!他喜欢素秋,却扬言不可能娶一个贫困区的女人为妻,他只是单纯的想要霸占素秋,并不想负责,素秋的妈妈很害怕素秋出事,这才迫不得已替她找了个好人家嫁了,据说那家人实力洪厚,连姓庄的都不敢招惹呢。”

什么?

楚云双眸充血,双拳攥的咯吱作响。

“云哥,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楚音担忧的道,她的云哥此刻就像是老婆被人抢了似的,想要和人拼命。

“原来我是这样错过了你……庄家!好一个庄家!!”楚云咬牙,若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不想太过招摇导致暴露,否则此刻他会立马冲到庄家,将有关庄少的人通通灭杀!

“朱格,你看这个好看吗?”

突然,楚云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抬头望去,看到杨素秋手中拿着一个便宜的香囊,正笑眯眯的对着身边的男人笑,那模样像极了三年前。

三年前的杨素秋也是这样的看着自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