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非常牛,特别牛,要多牛掰有多牛掰!”乐乐激动的就差要跳起来了。

他崇拜强者,在乐乐的眼里,认可的强者只有爹地一个。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过,江暮曦这个妈咪竟然也是个强者!

昨天第一次见面,他还对这个妈咪无比厌恶,但是现在,此时此刻,他彻底改变了对江暮曦的看法。

乐乐抬着小脑袋,满脸崇拜:“妈咪,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啊!能教我吗?”

“所以乐乐你也希望自己这么厉害吗?”

乐乐拨浪鼓一般的点头:“嗯嗯,我也希望自己能变得这么厉害。”

江暮曦内心欢喜,就用刚刚那几招,就把这个小家伙给收服了?

早知道这么简单,她早就动手了。

江暮曦蹲坐在地上,她拉着乐乐的小手,看着肉嘟嘟的儿子。

五年没见,儿子长大了,也长高了,白白嫩嫩的小脸蛋上虽然都是稚嫩,但却异常坚毅。

像是她江暮曦的儿子。

“再叫声妈咪听听。”

“妈咪!”这声妈咪,乐乐是真的发自内心的!

有这么厉害的一个妈咪,说出去那是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乐乐沾沾自喜。

江暮曦听着这声妈咪,内心无限满足。

她轻笑笑,伸手刮了刮儿子的鼻尖:“你不是说,我今天死定了嘛?”

乐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小脑袋:

“主要,我一开始不知道妈咪这么厉害呀,如果早知道妈咪这么厉害,我肯定不敢口出狂言呀。”

江暮曦笑:“你个小鬼,还算识相。”

“妈咪,你真的会教我吗?”似乎有些没安全感,乐乐生怕江暮曦会反悔。

也不算是反悔,因为江暮曦从头到尾一直没有答应要教他,他是怕她不肯教。

“看你表现了,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说不定我心情好了,就会把我的本领全都教给你,但是……”

“妈咪放心,没有但是,我肯定会认真听妈咪的话的,妈咪让我往东我坚决不往西,我发誓从今以后,我对妈咪您唯命是从。”

乐乐的小口才可不是吹的,他从小就擅长各种溜须拍马以及调皮捣蛋。

不然的话,在寒朝歌的高压管理之下,又怎么可能混的如此如鱼得水呢?

江暮曦很满意:“那以后对景园里的人怎么说,知道吗?”

乐乐闪着陈恳的大眼睛:“虽然我不知道妈咪您为什么装疯卖傻,但是,妈咪想要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这件事是咱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不仅仅是景园里的人,任何人我都不告诉,也包括爹地。”

江暮曦满意点点头,她的儿子就是随她,聪明,一点就透。

“那,咱们现在先观察期,妈咪看你的表现,等你观察期合格了,妈咪就将本领全都教给你。”

“太好了,妈咪真棒,我爱妈咪。”

得到江暮曦的期许,乐乐别提多开心了。

这种开心,比得到任何心爱的玩具还让他兴奋。

“但是妈咪,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看着江暮曦对他还算友好,乐乐内心有种莫名的亲近。

“什么问题?”

“妈咪这么厉害,为什么要嫁给爹地,又为什么装疯卖傻呀?”

对于这一点,乐乐还是非常好奇的。

江暮曦想了想:“是因为,爱吧。”

她的意思,是对儿子的爱,因为爱,她不畏艰辛,她跋涉千里,只为了这份骨血亲情。

但乐乐却会错了意,他恍然大悟一般:“我明白了!”

江暮曦宠溺笑着:“你明白什么了?”

“明白妈咪爱爹地呀!”乐乐一本正经,“爹地这么优秀,的确很能吸引女孩的爱慕,不过妈咪放心,以后我帮你看着爹地,谁敢跟您抢爹地,不用妈咪出手,我就帮你收拾她!”

江暮曦被儿子的话逗笑了:“你呀,大人的事情你懂什么?”

“我懂,我什么都懂,好多人都喜欢讨好爹地,比如之前那个江童,她为了能嫁给爹地,天天心甘情愿被我当马骑,求我跟爹地说好话。”

乐乐将江童的囧事告诉了江暮曦。

江暮曦些许诧异,怪不得寒朝歌当初要娶江童,原来原因在乐乐身上。

不过想想也是,江童那种女人,她还能想到什么高明的手段呢?也就是无下限的去讨好小孩子吧。

江童如何如何,江暮曦现在不关心了,她现在不过是个躺在病床上,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人而已。

江暮曦关心的是自己的儿子,她看着乐乐的小眼睛:“乐乐,以后不准让任何人被你当马骑知道吗?”

乐乐也对上江暮曦的眼睛,有些许不解:“我就是玩游戏啊。”

“游戏不是这样玩的,你这样是对他们的不尊重,明白吗?”江暮曦耐心劝慰。

乐乐似懂非懂点点头:“那,那我以后听妈咪的就是了。”

“嗯,乐乐真乖,妈咪送你回去上课吧。”

“好的。”

江暮曦牵着乐乐的手,两人开开心心从巷子里走出来。

刚要进幼儿园,就看到一名年轻女老师从里边慌慌张张跑出来。

看到乐乐,女老师惊恐的神情些许缓解。

她疾步朝着这边跑来。

“乐乐,你怎么跑外面来了?你知不知道老师很担心你呀,我和别的老师找你都找疯了,吓死老师了。”

虽然焦急,但年轻女老师对乐乐的态度很客气。

江暮曦赶紧道歉:“对不起,麻烦老师了。”

年轻女老师这才将目光转移到江暮曦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江暮曦微笑点头示意。

女老师长得清秀,五官也还精致,她画着淡妆,给人的感觉很是温和。

但看清江暮曦之后,女老师立即蹙眉起来。

云翼幼儿园背后的神秘股东正是寒少,所有关于寒少的事情,幼儿园里的老师们也全都听说了。

传闻,寒少婚礼被一名神经病搅乱,神经病看上了寒少,要死要活,非要嫁给寒少,真是可笑!

而他们私下流传的八卦图片上,那个神经病,就是面前这位。

她换了一张满是嫌弃的脸,眼底写满了恶毒和鄙视:“怎么是你这个神经病?你不会是勾引寒少不成,打算劫持寒少的孩子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