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至于萧镇上任的第二把火,则是烧在龙在海为他安排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对于财务阵地的失陷龙在海显然不会甘心。这天在镇里的班子会议上,龙在海主动谈起白家镇的建设规划,甚至上升到了蜀都市的城市化建设,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高度。然后话锋一转,对白家镇目前违章建筑难拆除、征地拆迁推进缓慢的问题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最后,才亮出獠牙,说现在对于镇里的这些问题,上面已经明确了由镇**负责具体实施,而这些都是前任镇长留下来的烂摊子,萧镇这个继任镇长责无旁贷。这话的意思,要是萧镇完不成任务,那恐怕就得被扣上一顶阻碍华国西部大开发的宏伟战略目标的帽子。

萧镇明白这是个坑,但却没有想着拒绝。他明白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将会是对白家镇的发展造成严重的阻碍,目前也正是因此,白家镇在上一轮的发展建设中明显落后于其它地区,而这个问题是他这个镇长无法回避的。

当晚,在镇上的一家茶坊包间内,四个人围坐在麻将桌前吞云吐雾,每人面前都摆放着一叠百元的钞票。正是龙在海和副镇长白水生、办公室马主任、茶坊老板李小明在打着麻将。

“龙书记啊,我这栋茶楼可也是违章建筑啊,到时萧镇长要是拿我开刀,您可得为我做做主啊”茶坊老板李晓明说着小心翼翼的打出一张3万

“哈哈,慢着,胡拉,清一色”

胡了一把清一色的龙在海,喜笑颜开的继续说着:“老李你怕什么,这涉及的可不止你一家,再说了这镇上最大的违章建筑又不是你这栋茶楼,到时自然会有人站出来,你紧张个啥?”

“是啊,书记这招真是高明啊。一来嘛,这违章建筑和征地拆迁可以说跟镇上家家户户都挨得上边,要是太过强硬,搞得民怨沸腾,他萧镇就等着成为群众的公敌吧。一个外来的镇长,又失去了群众的信任,到时要弄走他还不是龙书记一个电话的事。”

接话的这人是副镇长白水生,看着龙在海投来赞许的目光,又接着说到:“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白水镇要不是我们龙书记的威望在这镇着,这几年那会这样顺风顺水。凭他萧镇也想在这镇上兴风作浪,他还不知道这里的地头蛇有多么会咬人。”

“对对对,尚且不说白万豪一家,就可以碾死他十回,光是西边危房里那些老人他萧镇敢去动一个试试。要是做得过火了,到时白镇长再深入群众做做工作,让一些受到迫害的百姓也勇敢的站出来联合控诉萧镇,那时看还有谁能保得住他。”马主任也赶紧补上两句,体现一下存在感。

“是呀,这镇上,除了龙书记您,谁的帐我都不买。到时也只有您龙书记出面,才能平息我们这些激愤群众的怒火了。”李晓明懂事的向龙在海奉承到。

龙在海一脸严肃的说到:“人民群众的利益我是永远都放在第一位的,但是萧镇长的工作嘛,我也得支持不是。放心吧,到时要是萧镇长搞得太过了,我肯定会站出来,给群众一个交代的……哎!又胡了,大对子,哈哈!!”

此时的包间内,洋溢着一阵和谐、欢乐的气氛。

两周过去了,萧镇虽然亲自带头深入到一线组织着拆迁工作,但拆除工作仍然没有什么进展,面对那些违建户,萧镇还可以强势的据理力争,但面对西边老木屋的那些老人们,他可真就不敢有丝毫的脾气。无论怎么耐心的做工作解释,老人们就是固执的不肯搬家,说是死也要死在老屋子里。有两个脾气大的还指着萧镇一顿臭骂,让萧镇好不委屈。

至于白家镇最大的地头蛇——白万豪,萧镇并没有见到,倒是见到了白婉婷和废物女婿梁荧。白婉婷毕竟有学识、知礼仪,在他家那同样是违章建筑的大宅里,很是热情的接待了萧镇。白婉婷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很委婉的表示了自家不愿意做出头鸟,不会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当枪使。但也希望萧镇别中了别人的圈套,非要把她家当做杀鸡敬候的立威工具。

萧镇向白家表示:拆迁是国家规划的需要,如果想要白家镇能够抓住机遇得到更好的发展,那么每一名白家镇人都应该支持、配合**的决定。同时白万豪作为蜀都商界的知名人物,更应该多多支持国家建设,为家乡发展做出一份贡献。

回到办公室,萧镇认真调查了白万豪的信息:省政协委员,蜀都商会的副主席,白家镇人,借着改革的春风,白手起家打拼出偌大一番事业,目前产业涉及酒店餐饮、商贸超市、钢材批发、房地产等多个领域,保守估计资产不下50亿。从明面上看,这样的力量还真不是一个小小的镇长能够撼动的。不过萧镇虽然并不惧怕,但也暂时不想惹他。无论百万豪是怎么想的,但至少白婉婷还算明理,目前来看白家并不想明着站在自己的对立面,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按着龙在海的想法去招惹这个地头蛇。

但有时时机就是在不经意间到来,当然前提是你得有充分的准备和抓住机会的敏锐。就在龙在海他们以为萧镇已经认怂的时候,又一份通知文件的到来,让萧镇从新开始了新的布局。

这是一份省里下发的防洪防汛通知,虽然以往每年都会下发这类通知,但今年明显比往年下发的更为早了一些。通知里让各地高度重视,特别是蜀都市地区可能会遇到百年难遇的降雨天气。萧镇通过自己的关系,从国家气象局了解到了更为详细的信息。发现这次的问题可能会比通知里要严重得多,而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蜀都历史上很少发过什么洪水,许多防洪设施都因为常年的不重视而存在很大的隐患。略微构思了一下,萧镇准备正式点燃自己上任后的第三把火。

五月的天气已经微微有些热了,这天萧镇召集领导班子及相关部门参加防洪防汛专题会议,全面安排布署工作任务。还煞有介事的让办公室的人员从这次会议开始,要全面记录好镇里的每一次会议、每一个决定,对安排的工作任务也要每日督促检查进度。虽然龙在海认为萧镇有些小题大做,但萧镇拿着省里的文件,谁也不好明着反对。会后马主任几个人又立刻聚集在书记办公室里嘀咕着什么。

马主任一脸委屈道:“龙书记,你说他这又是哪出啊,一个防洪防汛搞得像打战一样,给我们办公室的同志安排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看他这是故意在给我找事情啊”

白副镇长冷笑了两声道:“我看啊,萧镇这是在拆迁的事上认怂了,借着防洪的事大做文章,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转移什么注意?在蜀都大搞防洪防汛工作,这本身就已经够搞笑了,我看他这是恼羞成怒,在胡搞乱搞,不仅转移不了注意力,还会吸引更多的注意力”。龙在海官威十足的继续说着:“小马啊,你还是辛苦一下,安排的事情还是得把表面功夫做好,别被他抓着什么小辫子。白副镇长你给我盯着萧镇,别让他胡搞乱搞,拆迁的事不能让他这么着回避过去,时不时的得敲打敲打啊。”

众人商量完毕,带着喜悦各自散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萧镇每天忙着检查防洪防汛工作,不仅对白家镇进行了全面的检查,还对白家镇以外可能相互影响的地方进行了了解,全盘掌握了第一手资料。同时亲自跑到县里、市里落实项目资金,组织防洪物资,虽然受到了许多阻挠,各项工作还是推进得有条不紊。转眼到了七月初,蜀都的天气明显有了较大的变化,连绵不断的大雨,让萧镇的心里异常的沉重。就在几天前,国家气象局的内部消息再次传到他手中,这次的防洪防汛形势可能比之前预计的还要严重。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市里和县里的防灾资金经过萧镇的努力终于到达了镇里,虽然拖延了一些,但总还算及时。

这天一大早,萧镇让办公室通知了10点半再次召开防洪防汛专题会,研究下一步的重点工作。可到达会议室时,除了办公室的小吴以外,竟没有一个人。一问之下才知道,早上在下达了会议通知后,镇党委也突然通知大家9点半去一家叫绿杨山庄的地方进行素质拓展活动。一向和萧镇亲近的张副镇长也突然被县里通知去参加会议。据说龙书记还特别交代,萧镇工作繁忙,就不用特地通知萧镇参加,只让办公室小吴前来给萧镇说一声,让他中午赶着到绿杨山庄用餐。萧镇气愤得摔门而出,这才发生了之前萧镇与白铄、曹安在镇办公楼相遇的一幕。

好吧,你和我玩无赖,我就跟你斗脸皮厚。萧镇又是一连三天下发了会议通知,每次都只是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不过龙在海却是以各种理由一次也没有参加过会议。萧镇也特地让人把会议的情况如实的记录。这样本来一个会议就能安排布置的工作,通过萧镇零零碎碎的布置,一个个部门的单独交换意见,也总算是逐步的推动了起来。

很快,镇里的排水设施总算是基本疏通了;西边的危房里,萧镇除了自己连续多次苦口婆心的动员外,还找来了那些老人的儿女、亲戚,一同做工作,加上搬迁的地方条件明显比较优越,倒是大部分人都搬离了危房,仅剩下三五家人,无论如何也不愿搬离;前进路地下通道内的摊贩们也终于同意了撤出通道,但必须得先拿到镇里退还的租金;东南边连接采石场的泄洪通道还剩下最后一道阻碍,离彻底打通也只差几百米,就可以完成。而且最近办公室马主任也老实了许多,他被萧镇调查并警告他滥用职权、入股经营网吧的事情,虽然没有太多直接的证据,但也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除了暂时不敢对曹安的网吧太过为难,对萧镇安排的事情也再不敢阳奉阴违。

可是,龙在海坐不住了,他没想到萧镇的工作能力如果的强劲,在这么多的阻力下,竟然还能把主导的工作推进得这么快,这简直是对他这书记权威的严重挑战。大家都知道他和萧镇不和,他暗地里对萧镇主导的防洪防汛工作百般阻挠,也都是公开的秘密。萧镇推进的每一个项目都像是一根根刺一样,扎在他眼里。他决定不惜动用他书记的绝对权威来压制萧镇。

于是,排洪渠终于在还差三百来米的地方停工了;地下通道内的摊贩们因为领不到补偿又再次拒绝了撤离,而且还集体整夜驻扎在各自的摊位上,对镇里无声抗议;其它一些大大小小的项目也都被迫停了下来。原因是龙在海拒绝在相关资金支付上签字,并将正在执行防洪防汛任务的同志大多都召回,另行安排了工作。萧镇在镇里当众与龙在海发了飙,龙在海却呵斥萧镇轻重不分,过度消耗镇里本就拮据的资金,还给萧镇扣上了一个好大喜功、固执己见的帽子。

雨断断续续的停了几天,像是爆发前的宁静,随之而来的是连续三天的强烈降雨,蜀都部分地区的日降雨量甚至超过280毫米。萧镇每天穿着雨衣四处检查防洪情况。龙在海看着镇上已经淌成小河似的街道,心里才开始有了些许疑惑,但也仅仅是对几项应该支付的项目款项,予以了签字确认而已。其实直到现在龙在海也不会相信蜀都的地界会发生什么洪水。之所以签字放权,是觉得将萧镇为难得差不多了,另一方面,要真出了什么事,他也可以有免责的理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