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陈江点了点头,如果没有猜错,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李淳阳。

陈江点了点头,随后拿起来三根香火,看着面前那个大大的黑白照,陈江一阵抽涕,所谓触景生情,便是如此吧。

三拜九叩之后,陈江打量起面前的李淳阳,李淳阳穿着天祈子的掌教真人服饰,显得有些大,他那单薄的身子仿佛一吹就倒,这样一副样子,陈江微微蹙眉。

“你便是淳阳吧。”陈江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是的,小江师兄,以前听师父经常提起你,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淳阳恭敬的做辑,在玄门辈分可是很重要的,无论什么时候,礼节不能乱,当然,像陈江那样管自己师父叫糟老头子的,很少。

陈江一笑,随后带有一丝骄傲似得问道:“今年多大?”

“十七岁整。”

“修为?”

“地仙中期。”

看着李淳阳平平无奇的说了这么一句,陈江的眼球差点掉下来,自己二十了都,才地仙巅峰,这李淳阳居然十七就已经地仙中期,难怪天祈子会把硕大的茅山派交给他,这妖孽程度,已经和道无痕差不了多少了。

看着陈江尴尬的模样,李淳阳噗嗤一笑,毕竟孩子还是孩子,童性未泯,自然不像是成年人那么能隐藏自己。

陈江也不恼,他嘿嘿一笑,对于这个小师弟,他也是有些喜欢了,和李淳阳唏嘘了一会,陈江回到了后山,他先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还是那么朴素干净,一点灰尘都没有,想必是自从自己下山,天祈子就一直打扫。

这里有着他太多的回忆,陈江又逐一清理了道无痕和凌风的房间,最后,他推开天祈子屋子的门。

别看天祈子平时邋邋遢遢的,但他的房间却是很干净,没有乱堆的衣物垃圾,更没有什么美女海报,陈江心疼的看着房间的一切,回想起自己小时候每次被凌风拉去练胆,回来不敢自己睡时,就跑进天祈子屋子,钻进他被窝里,天祈子嘴上骂着陈江,却很是溺爱的摸着陈江的头……。

只可惜,这一切都只能是回忆,天祈子再也不会回来……。

陈江想的正出神,忽然清风吵吵闹闹的跑到了后院来:“师兄!小江师兄!不好了,出事了!”

陈江走出天祈子的屋内,看着吵吵闹闹的清风,眉头微皱:“怎么了清风,这么吵闹?”

清风一脸焦急的慌忙开口:“不好了师兄,掌教真人,掌教真人被人打伤了。”

听见这话,陈江一阵懵逼,茅山上还有人敢打掌教真人?

“掌教真人在哪里?带我去。”

陈江拉起清风就开始大步行走,小一会,他就被清风带到了大殿里,还没等进门,他就听见一阵叫嚣声。

“哈哈哈哈哈哈,还什么大教,天祈子那老东西一死,你们怎么不跳了?啊?被我连续殴打一个月的滋味如何?就是天祈子活过来也不好使,我照耀打死他。”

陈江听见这些话,愤怒的攥起来拳头,他气势冲冲的走进大殿,果不其然,一个眉头鼠眼的中年人正在那里指着李淳阳叫嚣,李淳阳嘴角带血,捂着胸口,虽然被侮辱,但他忍气吞声,进行隐忍,看着李淳阳的那副表情,陈江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垃圾货色都敢来茅山滋事,自己的师弟被人欺负,不要说他侮辱茅山派,就单凭这一点,陈江也已经没准备饶过他了。

嘭!

陈江二话不说,直接飞也似得一拳打到了那个中年道士的脸上,中年道士哪里想到会有人敢出手打他,一个不备,被陈江打掉了三颗门牙,中年道士缓过神来,满嘴是血的说道:“马的,敢打我,你活的不耐烦了!”

“你先说话别漏风再叫嚣。”

陈江轻描淡写,他的话引起来哄堂大笑,就连委屈的李淳阳都忍不住噗呲一笑,现在这个中年道士可是太有喜感了。

“你,你知道我是谁?我可是九霄山上的天才!地仙高级的实力!”

那个中年道士一脸狰狞的恐慌陈江,对于这个一拳打掉他三个门牙的年轻人,他还是有点忌惮的,在不明白对方实力之前,他也不想贸然出手。

陈江听了这中年道士的话,脸色一冷,难怪敢来茅山叫嚣,在玄门高级地仙也算是一个弱的修为了,一般人修炼到高级地仙可能需要一生时间,毕竟这个世界上像陈江这种妖孽还是太少,而眼前这个中年男子能在这种年纪达道高级地仙的排位,倒也是不俗。

不过这一切在陈江这里走不通,他是谁?妖孽一般的天才!

“老东西,高级地仙就来卖弄,今天我非要打爆你!”

陈江冷冷的擦了擦拳头,不知怎么,这个中年道士看见陈江擦拳头,心里毛毛的,眼前这个年轻人给他一种感觉,那就是深不可测。

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虽然茅山没了主心骨,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年道士打了退堂鼓,他正了正身子,厚颜无耻道:“得得得,今儿个本道高兴,就不和你们这群小辈计较了,咱们改日再会。”

说罢,这中年道士就想离开,不过陈江哪里会叫他这么轻易的就解脱,侮辱茅山宗,侮辱天祈子,侮辱茅山掌教真人,这些罪名任意一条,都足以叫陈江下杀手:“站住,茅山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的中年道士,他猛的,回头,狠狠的来了一句:“你想怎样!”

“把修为留下。”陈江冷冷开口,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叫中年道士自废修为,要知道修道之人把自己的修为看的比命都重要,如果修为没了,中年道士真的不敢想象,之前得罪的那些仇家会怎么弄他。

“我..杀了你!”

中年道士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一个法印冲陈江打了过去,陈江淡淡一笑,随后轻描淡写的伸手化解,中年道士的法印就那么被破解。

中年道士见眼前的年轻人轻描淡写的将自己的法印破解,心里一股不祥的预感逐渐涌起,如果说刚刚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侥幸这个年轻人在虚张声势,那么现在他是很慌了,身为玄门中人,他当然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叫他碰上,这一个得到天祈子驾鹤,茅山无人的消息,他无数次来骚扰,意图吞并这个传承无数年的大教,现在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中年道士也是见过风浪的人,他还是硬着头皮选择对抗,毕竟自废修为这种事,还不如被人打死。

“啊!”

中年道士打出三张紫符,紫色的符咒里蕴含的能量十分可怖,陈江眉头紧锁,若是叫这三张紫符炸开,怕是茅山大殿会被连窝端,他从神秘戒指的空间里取出十张符纸,随后猛然撒向空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