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什么,你敢骂我?”

彭娇娇仗着父亲的娇宠,假惺惺的哭泣着说:“你这个当哥哥的,我受人欺负了,你不帮我就算了,还要帮着他来骂我,我告诉爸,看他怎么收拾你。”

林美音也冷着脸说:“昊天,你想清楚了,虽然娇娇跟你不是一个娘生的,但她也是你妹妹,是你爸爸最喜欢的女儿,她受人欺负你怎么不帮她呢?”

彭昊天想掐死这两个女人的心都有了。

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就算是亲爹来了,也不敢帮呀。

你们知不知道,他就是个恶魔!

看到彭昊天依然愣在原地,林美音使出了杀招:“你要是再不帮娇娇出这口恶气,我可就给你爸打电话了,不要怪我在你爸面前告你的状!”

“告你妈滴状!”

彭昊天又气又怒,一巴掌打在林美音这个恃宠而骄的女人脸上,恶狠狠道:“你去告吧,老子今天不仅不帮你,还要打你!”

平时,为了争夺彭家产业,彭昊天和林美音两人少不了明争暗斗,彭昊天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地教训一下林美音,但父亲彭跃虎对林美音宠爱有加,彭昊天一直不敢对林美音动武。

但今天,就算是彭跃虎来了,恐怕也得给她一巴掌。

太不识时务了!

彭昊天感觉,这一巴掌太解恨了,把他平时受到的委屈都发泄出去了。

“你敢打我?”

“呜呜呜……你这个畜生,看我怎么向那个老东西告状……”

林美音边哭泣边打电话。

韩诚感觉好笑,怎么就内操起来了?

“老东西,你教出来一个好儿子!”

“宝贝,怎么啦?昊天还没来吗?”

“那个畜生倒是来了,但他在别人面前温润的像一只小猫,对我们两女两却凶巴巴的,还打了我一巴掌!这个畜生无法无天了,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呜呜呜,你要给我做主呀……”

“反了天了!叫他接电话!”

林美音止住了哭声,幸灾乐祸的把手机交给你了彭昊天。

“爸……”

“你这个畜生,怎么敢打你小妈?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爸,你听我说,娇娇和他妈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叫我怎么办?”

“谁?在榕城还有谁是我彭跃虎得罪不起的?”

“他是韩诚……”

“韩……韩诚……”

彭跃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让娇娇和你小妈给韩诚赔礼道歉,就说是我说的。”

挂了电话,彭昊天将手机交给林美音,幸灾乐祸的说:“听到了吧,我爸要你和娇娇向韩诚赔礼道歉。”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若非亲耳所闻,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榕城大名鼎鼎的黑道老大彭跃虎,竟然说出如此低三下气的话!

“道歉呀!”

彭昊天盯着林美音,狐假虎威的大喝道。

林美音浑身一抖,对着韩诚,阴着脸道:“对不起。”

“还有你!”彭昊天看着彭娇娇喝道。

“对不起。”

这对骄横的母女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

“你!”韩诚看着林美音,冷冷道:“向张大师道歉。”

张来凤连忙拒绝道:“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张大师,你不用怕,她必须给你道歉!”韩诚冷声道。

“对不起!”林美音低声道。

“如果你还想找张大师的麻烦,我是不会置之不理的。”韩诚警告一声,摆手道:“滚吧!”

“韩兄弟,对不起。”彭昊天朝韩诚鞠了个躬,带着一帮兄弟灰溜溜的走了。

而林美音母女两恋恋不舍的将玉虎和玉珠放在桌子上,紧随着彭昊天离开。

等林美音一伙走后,张来凤眼含热泪道:“韩老弟,谢谢你为我挽回面子。”

韩诚摆摆手,笑道:“把大师牵连进来,我于心不安啊。这是我应该做的。”

张来凤将那尊玉虎递到苏步晴面前,说:“苏小姐,这是你那块帝王绿雕刻出来的来玉虎,你看满意不?”

苏步晴双手捧着玉虎,细细一番观看后,惊叹道:“大师,你真是鬼斧神工,这尊玉虎仰天长啸,像极了丛林之王!”

“呵呵,苏小姐满意就好。”张来凤笑了笑,又将那串玉珠递过去,“这串玉珠,虽说是废料做的,但质地是帝王绿,价值也是不菲,我估计应该值一千万左右。”

“谢谢大师了。”苏步晴点点头,沉吟片刻,将那串玉珠挂在了薛宁冰的脖子上,笑着说:“冰冰,送给你了。”

薛宁冰又惊又喜,惶然推辞道:“苏姐,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你就安心戴着吧。”苏步晴瞟了韩诚一眼,吐槽道:“不然有人要说我贪心不足了。”

韩诚无语,我怎么又躺枪了?

“大师,手工费多少?”苏步晴问道。

“苏小姐,刚才韩老弟为我挣回了面子,你这却打我脸了。”张来凤诚挚道:“手工费我是万万不能收的了。”

韩诚道:“咱们一码归一码,手工费还是请大师收下。”

然而,张来凤说什么也不肯收。

苏步晴只好不了了之。

上了车,韩诚劝道:“苏大小姐,以后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甩人家耳光啊。”

前几天摔了姜凤英耳光,今天又甩林美音耳光。

这位苏大小姐真是个惹事精。

苏步晴冷笑道:“若不是她们嘴贱,你以为我喜欢甩她们耳光?”

韩诚笑道:“你嘴巴就知道吃饭吗?你也可以骂回去啊。”

“我才那么没素质呢。”苏步晴撅着小嘴道。

“打人就素质高了?”韩诚戏谑道。

“我受人欺负了,你还在这里冷嘲热讽,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我要不是男人,你都不知道要受到什么伤害。”

“以后我的事,不要你管,好了吧。”苏步晴气呼呼的,把脸撇到一边。

“苏姐,别理我哥,他就是那副臭德行。”薛宁冰赶紧站出来圆场,责怪韩诚道:“哥,苏姐说的对,她都受到了这么大的侮辱,你应该安慰安慰她才是嘛。”

韩诚无语。

这丫头收了高冷大小姐的好处,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

我安慰她?我安慰得着吗?

将苏步晴和薛宁冰送到洋河集团后,韩诚开始专心跑滴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