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伦敦西区,一栋巴洛克风格的历史建筑里。

一位西装革履的英国佬推门走进一间办公室,带着满脸沮丧的表情,开始向办公室里的另外一位英国佬汇报情况。

“老板,咱们在丽兹酒店布置的所有针孔摄像头、以及窃听器,还有其它所有监控器材,都被斯蒂文那些家伙找出来了,一件也没剩。

就连隐藏在通风管道深处的监控器材,也被斯蒂文那些混蛋利用机器人找了出来,肯特主教和其余梵蒂冈人员所住的房间也未能幸免。

接下来,那些家伙就开始布置,楼道、房间内、乃至酒店楼顶和外墙,几乎每一个能想到的角落,那些混蛋都布置了监控和反监控器材。

现在的丽兹酒店,除了公共区域的摄像头,联合探索队伍所住的那个楼层,完全在斯蒂文那些混蛋的控制之下,完全可以说是水泼不进!”

听到这番话,办公室里那位英国佬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变得无比难看,就跟死了亲爹一般。

沉默片刻、稍稍调整了一下愤怒的情绪,那位被称为老板的英国佬这才咬着后槽牙说道:

“这些该死的美国混蛋,太他么难对付了,老子还就不相信了,咱们永远会处于下风,一次便宜也占不到,任由斯蒂文那个混蛋逍遥。

安排在丽兹酒店的那支监控小组怎么样了?如果他们还没有暴露,那么告诉那些伙计,给老子盯死斯蒂文那个混蛋,一刻也别放松!”

“老板,那支监控小组也被斯蒂文那些混蛋发现了,非但咱们的监控小组,MI5布置在丽兹酒店的一支监控小组,也被那些混蛋找了出来。

更可恨的是,那些混蛋暗中通知了苏格兰场,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突袭,差点跟咱们的人、以及MI5的人发生冲突,闹出大笑话。

咱们和MI5的人表明身份之后,那些混蛋又把找到的监控器材拿出来,全部交给了伙计们,将所有身处现场的伙计都羞辱了一番”

刚刚推门进来的那位英国佬说道,表情别提有多尴尬了。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位老板已双眼喷火,直接抄起桌子上的咖啡杯扔了出去。

“砰”

伴随着一声脆响,这间办公室里立刻传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疯狂咒骂声,响彻了整栋楼。

与此同时,在伦敦西区的另外一栋办公楼内、在苏格兰场的总部大楼里,正在发生着同样的一幕。

而此时的叶天,已洗漱完毕、并吃过了早餐,正准备离开酒店,带着大卫他们一起去伦敦城中逛逛。

至于肯特主教和其余来自梵蒂冈的那些高级教士,就没有这份闲情逸致了,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以便接下来的联合探索行动能够顺利进行。

当叶天他们离开客房,走到电梯间时,肯特主教他们已提前一步来到了这里,正在闲聊着等电梯。

看到叶天他们过来,肯特主教立刻微笑着说道:

“斯蒂文,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咱们刚到伦敦不过两三个小时,难道你打算现在就去洗劫伦敦的古董艺术品市场?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

“哈哈哈”

现场响起一片大笑声,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叶天。

等笑声稍落,叶天这才微笑着说道:

“我的确打算去诺丁山,但主要目的并非扫荡古董艺术品市场,而是想找一件合适的礼物,晚上去肯辛顿宫赴宴时,当做礼物送给威廉王子夫妇。

威廉王子夫妇既然设宴欢迎咱们,我总不能空手登门吧?现在我手里倒是些价值不菲的古董金币,但是用来当做赴宴的礼物,却有点不太合适。

有鉴于此,我才想去诺丁山波特贝鲁市场逛逛,看看能否发现点什么,当然,如果碰到价值不菲、且被人忽略的古董艺术品,我也不会错过!”

对于叶天这番话,现场众人并不是完全相信,一个个都暗自吐槽不已。

“主要目的并非扫荡古董艺术品?骗鬼去吧,估计鬼都不相信你这番话,很显然,诺丁山波特贝鲁古董旧货市场又要被血洗了!”

肯特主教看了看叶天,然后微笑着说道:

“那我祝你好运,斯蒂文,希望你能满载而归,我期待听到你的好消息”

正说话间,电梯已经来了,大家随即登上电梯,向楼下的酒店大堂而去。

很快,叶天他们一行人就出现在了酒店大堂,从电梯里出来,向酒店门口走去。

他们刚一出现,就在丽兹酒店大堂里引起了一番骚动。

尤其是那些守候在这里的众多媒体记者,立刻潮水般涌了上来。

但是,未等他们涌到近前,就被早有提防的伦敦警察和酒店安保人员拦了下来,只能站在几米之外大声提问。

“早上好,斯蒂文、肯特主教,我是《泰晤士报》的记者,理查德,欢迎来到伦敦,你们这次来英国的目标是哪里?能不能给大家说说?”

“斯蒂文、肯特主教,我是路透社的记者,芬尼,圣殿骑士团宝藏有可能埋藏在英国什么地方?你们现在打算去哪里?是不是去探索宝藏?”

几乎所有媒体记者都在高声提问、并举着手中的相机和摄像机狂拍不止,现场顿时变得喧闹异常。

听到这些提问,叶天立刻停住脚步,转头看向了这些媒体记者、以及周围众多看热闹的人们。

他迅速扫视了一圈现场,然后微笑着朗声说道:

“早上好,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斯蒂文,旁边这位是来自梵蒂冈的肯特主教,想必大家都认识,就不多做介绍了,很高兴在这里见到大家。

我们这次来伦敦的目的,现在已举世皆知,不用讳言,我们就是冲着圣殿骑士团宝藏而来,希望在英伦三岛找到传说中的圣殿骑士团宝藏。

但是,这们这次英国之行的目的地,也就是有可能埋藏圣殿骑士团宝藏的地点,请恕我无法告诉大家,那是商业秘密,相信大家能够理解。

至于现在,我们之所以刚刚抵达伦敦就离开丽兹酒店,并非去探索圣殿骑士团宝藏,而是有些事情要去做,具体什么事情也无法告诉大家。

好了,就到这里吧,我们要离开酒店了,再说一遍,很高兴在这里见到大家,希望大家度过愉快的一天,虽然伦敦冬天的天气非常糟糕!”

说完之后,他就迈步而出,跟大卫和肯特主教他们一起向酒店门口走去。

现场那些媒体记者还在高声提问着,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当叶天他们一行人走出酒店门口,街道对面那些抗议示威的家伙,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般,纷纷扯着嗓子嘶吼了起来,一个个义愤填膺的。

他们所喊的抗议口号、愤怒咒骂的话语,翻来覆去就是那些老词,没有任何新鲜的花样。

而叶天给予的回应,也跟之前一样,依旧是一根高高竖起、极具挑衅意味的中指,将街道对面那些蠢货刺激的几欲疯狂。

早在叶天他们出来之前,车队就已驶抵酒店门口,在那里等着。

大家并未在酒店门口多做停留,肯特主教他们率先上车,叶天和大卫随后也登上停在面前的骑士十五世,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很快,这支重型车队就轰然起步,驶离了丽兹酒店。

向前行驶没有多远,这支重型车队就一分为二。

肯特主教他们乘坐的车辆左拐上了另外一条街道,直奔唐宁街而去,叶天他们乘坐的车辆则向前疾驰而去,直奔不远处的诺丁山。

看到这一幕,后面那些车辆里的家伙,不禁都傻了眼,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应该跟那一支车队。

但是,有人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跟上斯蒂文那个混蛋,那个混蛋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掀起一场场风波,这次想必也不会例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