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之后的几天里只有一门考试,占用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楠哥又在寝室里养脚伤,散步是不可能的了,也不能一起出去吃饭、买小吃。周离只有在为她送饭的时候能见她一次,此外就是网上聊天。

他只得早晨看书,下午雕刻,有时候也混着来,晚上则复习一会儿功课。

期间夹杂着与团子聊天、与槐序互怼。

据说包子在楠哥摔伤的第二天没有去摆摊。他试图询问一下她的情况,但包子没有理他。

偏偏刘正明也是个沉闷的性子,每天从早到晚打游戏,并用开局前的等待时间来复习。只有上厕所的时候他才会离开座位,打饭的时候才会出门一次。

是的,打饭,一次。

早饭不吃。

中午打一碗饭回来,吃两顿。

又因为他的存在,槐序不方便露面,周离和团子说话也得稍微收着点,就更加无聊了。要是他没有返校兴许寝室反倒会热闹得多。老妖怪一旦肆无忌惮了,什么事都搞得出来。

无聊的时光过得极度缓慢。

一眨眼,这学期就快要结束了。

化学考试。

这次考试要严格一些,虽然也是网上答题,但学校要求开摄像头,有老师监考。

106寝室。

绵绵穿着一件襦裙,化了盛妆,发钗耳环一样不缺,正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千千则穿着清爽的白衬衣,系着领带,挠头苦思。

她们都将答案贴在了电脑背后的墙上。这份答案是从一位化工系同学那里得来的,据说是从该系老师手中直接流出来的,全校只此一家,为此她们不仅卖了半天萌,还花了20块钱,然而自从昨晚该同学从她们的列表神秘消失后,她们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现在预感应验了。

两个准备考完出去拍照的小姑娘一脸苦相,可你别说,还蛮好看。

老师说她们影响其他同学发挥。

相比起来,包子穿着一件领口都变卷了的灰色体恤,俨然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可她却是一脸平静的盯着屏幕,虽然认真,却也从容,和前边两个形成鲜明对比。

楠哥则一如既往的随缘。

并且因为是网上答题,单选多选和判断题占比太大了,做完这些就有七八十分了。

她只用了两分钟就做完了这些题,但为了给老师和监考老师面子,她并没有马上提交。

可这么呆坐着也很无聊的。

于是楠哥悄悄挪动着鼠标,点大周离的视频,暗自欣赏起来。

电脑摄像头的角度很怪,也不清晰,但越是如此,就越显得周离颜值能打。

楠哥一眨不眨。

看见周离满脸正色,她忍不住笑,她猜槐序此刻应当在给他念答案。

一只团子大摇大摆的从摄像头前走过。

没两分钟,她又走了回来,还对着镜头打滚歪头,亮晶晶的眼睛像是会说话。

有时候她会不小心按着鼠标和键盘,也可能是故意的,周离就会无奈的将她抱到一旁,然后镜头前就能暂时清净一会儿。

一小会儿。

团子大人很快又会回来。

周离又把她推开。

她又走回来,喵喵喵的叫着。

监考老师倒也不管。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楠哥提交了试卷,但耳机里还是传出了监考老师的声音——

“这位同学怎么回事?怎么才十几分钟就交卷了?”

她没有理会,并关掉了摄像头和麦,继续欣赏起周离为团子所困的模样。不知不觉的,她脸上带起了一抹傻笑,周离越是苦恼,她笑容就越灿烂。

第二个交卷的是小表妹。

第三个是周离班上的班长。

……

有目共睹,周离做题不太顺利,幸好有槐序帮忙,他花了四十多分钟提交了答案。

还是算比较快的了。

手机立马叮咚一声——

李呆毛:饿了没?

周离:有点

李呆毛:我也是,但才十点过诶

周离:可能是考试太费脑、消耗太大了

李呆毛:言之有理

周离:而且我还一直和团子斗智斗勇

李呆毛:我看见了

周离:是的

李呆毛:出来吃饭?

周离:你腿好了?

李呆毛:好了

周离:好

李呆毛:下馆子,可以叫上槐序,再带上你那只皮得很的渣猫

周离:行

于是两人在宿舍楼下会合。

周离抱着团子,低头瞄着楠哥的脚:“真的好了吗?”

“咋啦?要背我吗?”楠哥眼珠子转了一下,说,“要背就没好!”

“还疼吗?”周离又问。

“要背就疼!”楠哥还是这么说。

“疼就背。”

“疼!”

楠哥笑吟吟的盯着他,并张开了双臂,张得大大的,就差一句要抱抱了。

这个动作凸显了少女胸前的圆弧。

团子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她睁大眼睛,感觉眼前的花花草草越来越高,自己在下降,于是她扭头疑惑的看向周离:“周离你在干什么?”

“团子大人下来走好不好?”

“不好。”

“团子大人不想走喵。”

“喵!!”

团子感觉自己的脚已经触到了地面,她开始挣扎起来,并反身想抓住周离的手,但最终周离还是成功将她放到了地上,并走向了楠哥。

团子呆呆的蹲坐着,看着周离背起了楠哥,只朝她招手叫她跟上,便往远处走去。

“喵?”

团子大人不开心了,两边脸颊都被气得鼓了起来,显得越发可爱。

然而周离却在楠哥一声声‘驾驾’当中并没有停留,反倒越走越远,背影越来越远。

脸颊一下瘪了下去。

团子大人的气跑光了。

她连忙小跑着,追了上去。

这几天已经陆续有学院的学生考完了,比如放假一直比较早的美术学院、音乐学院等。校门口进入了卡进不卡出的状态,于是学校里的学生越来越少。加上考试期间不再上课,大家吃饭的时间变得不固定,因此餐馆的座位倒是没有那么紧张了。

“辣子鸡。”楠哥翻看着菜单,“老奶洋芋。”

“再要一个奇味酸酸鸡,还要什么?周离你要不要鱼香茄子或者麻婆豆腐?”楠哥又问。

“我要一个鱼香茄子吧。”周离拿着笔将她点的菜一一写下来,又写了个鱼香茄子,并扭头对边上不断叫嚷的团子说道,“鱼香茄子里面就有鱼汤,所以不用再点鱼了……况且你这几天天天都吃鱼汤泡饭,吃不腻吗?”

“喔!”

“四个菜了,槐序要什么?”楠哥往外看了看,没有看见疑似槐序的身影。

“他想吃大盘鸡。”周离边写边说。

“够了够了,再要个黄瓜皮蛋汤,就这些。”楠哥说完挥了挥手。

“嗯。”

周离在纸上写了个3,又画了个圈,代表3号桌,便起身将纸和笔递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低头看着,向他确认:“你们点了三个鸡?”

周离点头:“对。”

楠哥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没事的,他就喜欢点鸡。”

倏的一下!

好多人的目光移到了他身上。

周离:……

脸红了一点点,连忙回去坐下。

楠哥看着他,捂着嘴库库库的笑着,还嘲笑他:“你是我见过脸皮最薄的男生!”

周离懒得理她。

很快,槐序也来了。

明显他又是从厕所里出来的,周离隐约闻到了一点点氨气的味道。

“楠哥你的脚好啦?”他一来就问。

“早就好了!”楠哥头也没抬。

“给我点大盘鸡没有?”

“点了。”周离答。

“居然就要考完了诶!”楠哥捧着手机,目光越过手机上沿,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考完之后你们应该不会马上就回雁城吧?”

“不会。”

“我昨天才回了雁城。”

“我也不想马上就回去,感觉上个星期才来,考完就回去的话,有点浪费油钱。”楠哥无视了槐序的话,“我们又去哪玩?”

“我至少得在春明待几天的。”

“我知道的。”

纪女士现在还在春明,周离至少得去陪她几点,顺便拿到自己人生的第一套房。

楠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有了房子,以后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咸鱼了,等毕业了随随便便找个轻松的工作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感觉像是在嘲笑。

周离想了想,小声回击:“你也可以肆无忌惮的玩了,玩累了有地方落脚。”

噗!

楠哥水喷了出来。

槐序嘴角也抽动了两下。

肉麻,太肉麻了,不仅人受不了,连妖怪都受不了。

只有天真懵懂的团子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时而看看槐序,时而看看楠哥,不明所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