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他面色扭曲,死死的盯着我。“以凡人境驾驭金仙之术,发挥出的威力,连万分之一都达不到。你吓唬谁呢!”

我双臂齐伸,眼前出现一个气流空洞,在我心神调动下,方圆三十里的灵气,如同龙卷风一般,疯狂的朝我汇集。

狂风骤雨,气势骇人。

足足十息的灵气吸纳,在麻三全的眼皮底下,我陡然消失。

“嘭。”

现身之时,我用尽全力打出一拳,却并没有击中他,而是打在了他布下的灵气屏障外。

在灵气屏障抵消了大部分力量后,他朝我拍出一掌,我气发丹田,毫不犹豫的接住,两掌对接,气浪滔天,远远看去,好似两个透明的半球碰撞在一起。

麻三全面色狰狞,眼中的犀利布满了阴霾,整个人诡异多诈。

我心里清楚,如果与他继续比拼灵气,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此时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勉强支撑。

短短的数息时间,我就感觉气海灵气处于枯竭的边缘。

他见我想要逃脱,反运灵气,猛的发力,掌心灵气疯狂倒灌。

我心中一惊,强行收手。

却依然被震的筋脉开裂,险些气血攻心。

他见我狼狈,嘴里冷笑:“我倒要看看一个炼气境如何驾驭金仙法术。”

被他冷眼嘲讽,我少年心性,心中不服。瞬移消失,去了三十里外的地方调节气血,收纳更多灵气为自己所用。

本想正面将他打趴下,如今看来仙人境与凡人境何止是一丘之隔,若不是刚才自己收手及时,真有可能被他打伤。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自己确实有些浮夸,不太稳重!

一个小时后,我伤势痊愈,丹田灵气已处于饱满状态,几乎呈现液态。

即然正面不敌,那我就用金仙法术偷袭。

抬头看天,已是中午。

拿出包里的面饼啃了几口,喝了口水。找了个平坦地方坐了片刻,准备为接下来的偷袭做准备。麻三全此人还不能杀,我得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脑海中,反复将偷袭的过程演示了一遍,这才瞬移消失。

这一次的瞬移,我是往上移动。而不是横向移动。

虽然不会飞,但身法在那摆着,反正摔不死。

这也归功于昨晚上漆氏带我领略了一番上天的感觉,以至于此时的我,并没有那么紧张,也可能是白天的原因。

人在恐惧的时候,通常是因为黑暗,认为看不见的东西就是神秘的。从今天之后,我才发现,这话有毛病,并不完全对。

我的目的是震碎他的丹田,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不成功,自己恐怕凶多吉少。

居高临下,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麻三全依然立于茅草屋前,由于是从高处往下看,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

施展大挪移术,忽然自他跟前现身,在现身的瞬间一掌震碎了他的丹田。

噗嗤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出。他昨梦也想不到,会被一个凡人偷袭。

在偷袭成功后,我立马消失。

为了确保万一,我现身时离的有些远。

他满脸惊恐,不可思议的怒视着我。

“如果是仙人境,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一副小人的嘴脸,气的他又吐了一口血。

“想要从我身上压榨消息,你想多了。今日是我麻三全轻敌,掉入了你这小儿手中。”他言罢,抽出袖中匕首,捅向自己的脖子。

死了。

我瞬移上前,但为时已晚。

仙人死后,魂魄会直接飘向地府,阳世道人根本没有能力去拘拿。

大意了!

我苦叹一声,挖了个坑把麻三全给埋了,算是仁至义尽,本来只是想废他修为,并不想杀他,结果这人倒是硬气,自己把自己给解决了。

如此一来,麻三全当年让陈谷子带信给吴王,到底传递的是什么消息,永远成了谜团。

叹了口气,生命总是在瞬间崛起,又会在迷茫中消散。

转身进了麻三全住的地方,屋子里只有一张木桌跟一张草席,其他什么都没有。真正的家徒四壁,一个地仙混这种地步,也真是少有。

一把火烧了,沿着山路一直往南。

脑子里有些乱,走到湖边一不小心踩到个光滑的东西,摔了一跤,心里一肚子火。爬起之后,转身一看,居然是一块青绿色的龟壳。

用手刨上来,发现是一只乌龟,还是活的。

心里有些纳闷,这乌龟把脑袋埋在沙子里,也不怕憋死。

跟乌龟玩了一会,刚要将它抓起丢到湖里,却见它腹部好像刻有文字。将它翻转后,仔细一看,是三个篆体。

写着,张魂一。

操。

哪个狗日的刻的。

刚想骂人,却见三个篆体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此龟乃玄阳,服之内丹,可增修为,一步巅峰。

下面的属名是张真人。

我看过后,脑子里只有两个字,牛逼。

这个张真人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算出千年之后的某一天,他的转世会路过此地,踩到这只乌龟。

抓着乌龟,心里想着,会不会是有人特意布下的陷井。

毕竟,这也太巧了。

我是由衷的佩服张真人,更因自己是张真人转世而自豪。

左手抓龟,右手拿刀。

正要将这只龟给斩杀,却见此龟不停的点着头。

莫非,成精了?

我也不怕它逃跑,便将它放下来,看看它想干什么。

张真人说,这龟名叫玄阳。内丹可以增强修为,助我一步达到炼气巅峰。如此好的事情,我是绝不会放过的。

玄阳龟落地之后,从眼里流出两滴泪水。

我心一软。“你这是求饶?”

玄阳龟很有灵性,居然点头。

“可是,我要是不杀你,就取不出内丹。除非你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不然我绝不会手下留情。”我蹲着身子,对着玄阳龟说道。

玄阳龟不会说话,但它的前爪在地方划拉着,我凑近细看,它居然在写字。

神奇。

一只乌龟会写字,再一次颠覆我的三观。

它写的是古文,我并不是全部认得。

它边写,我边读,“道长饶命,玄阳愿做道长的坐骑。”

后面的几个字,看不懂。

我有些纳闷,玄阳龟不过巴掌大小,我怎么骑?

要是真想找坐骑,我也会找小周这样的蛟龙,至少不丢人,总比骑着一只乌龟强上百倍。

玄阳龟似乎能猜透我心中所想,继续写道。

“小龟可以变大。”

“你会变大?”我心中一震,真的假的。

玄阳龟点头。

“那你变个看看。”我没好气的说道。做人要低调,做龟同样要低调,这牛皮吹的有些离谱,我看你如何下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