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终于,在晚上八点的时候,张鸿涛第一次露面了。他直接从一个小门绕上了高台,没引起人们的注意。他的出现显得颇为突兀,一出现便让人觉得怪怪的。眼力好位置又好的可以看出张鸿涛的精神状态不佳。如果能再近一点儿估计就算是个普通人都能看出他的眼神空洞无光。这也是为何杨跃费尽心思也要在并不算宽大的张家宅院里搭个高台的原因之一。

开场很是草率,由一与其说是司仪但更像刚从街头勒索了一身西服的油嘴滑舌青年介绍了坐在观礼台上的诸位大佬。也不知道是因为见识少还是根本都懒得做功课,竟然连写在稿子上的名字都念错了。至于三位根本不在观礼台的大佬,就更没人注意了。

张鸿涛出场才算正是解放了司仪,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将话筒塞给了张鸿涛便躲进了灯光昏暗的角落里。

张鸿涛在台上呆愣很久,就在人们期待着这位张家未来家主能说出一番鸿篇大论的时候,却是草草结巴道:“大家吃好喝好,吃好喝好!”台词已经如此敷衍,语调却还是平平淡淡没有起伏的。

说完这几句话又是几秒的空白,似乎是刚刚想起似的仓促道:“有请我的父亲。”

然后张老太爷便被一个护工推了出来。轮椅上张老太爷头戴一顶鸭舌帽,身上盖着毯子。在被刻意调暗的舞台灯光下根本看不出老太爷的精神状况是好是坏。

话筒被递到了张老太爷手上,张老太爷手从毯子中探出,坚定有力地抓住了话筒。帽檐的阴影下,一双刚毅的眼神盯着台下一片闹闹哄哄的正准备吃好喝好的张家子弟。他这一刻的心情五味杂陈。

终于,半晌之后台下的子弟们终于察觉到了老太爷的异常,喧闹声逐渐平息。

“今天请大家来见证我们张家家主之位的移交。”老太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话筒里,是那么铿锵有力。台下微微窸窣片刻,又恢复了安静。

“但在移交之前,恐怕要先让大家见识一下我张家家丑了。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奈何有人将我张家逼迫至此。”张老太爷侃侃而谈,听不出悲喜,突然他的语调陡然拔高:“张鸿涛,如果今天我不同意将家主之位传给你,你将如何?”

本来站在一旁作孝子垂手状的张鸿涛明显身体一抖,但立刻发处一阵轻松地微笑道:“呵呵,爸,您是不是糊涂了?现在咱们张家人都跟我混,您不同意……我还是把你当亲爹供着。”言外之意他其实不需要老张亲口传位,因为他已经实权在握。

“我儿子有出息了!”老太爷沉默片刻,将毯子掀开,直接站立起来。他脚步铿锵地在台上来回踱着步,看得台下一阵惊叹连连。

忽然老太爷重新站回舞台中央,将鸭舌帽脱下,露出他那张泛着油光的脸。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慈爱的微笑,开玩笑似的对着台下的张家后生问道:“你们都是跟鸿涛混的?”声音不大,却自带一股上位者才有的威势。

“我们追随老太爷!”坐在老张一边的张家人齐齐高呼。而另一半的张家人在沉默片刻之后也稀稀拉拉发出几声“支持小张爷”的呼喊。

“呵呵,小张爷?儿子,直接让老爸看看你的底牌吧?”老太爷不慌不忙道。

“我……我有海城各大家族的支持。现在已经不是打打杀杀的年代了,大家一起挣钱才是最重要的。”话是从张鸿涛口中说出的,却显得很是违心。

“哦?让老爸看看,到底谁要跟你做生意?”老太爷慨然道。

对于这个问题,张鸿涛显得信心满满,他一指观礼台方向:“今天我请了海城各大家族,各大富商,以及华夏各大家族在海城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给我张鸿涛的面子。”

“给你面子?人家来也许是想看我们张家的稀罕呢?”老太爷不以为然道。

“好,不如我们现在就问一问。”提起依仗,张鸿涛显得自信不少。毕竟鬼星已经把一步步的计划都按排好了。再次确认来观礼的各位大佬面前都已经摆了茶壶。而且好巧不巧,刘家的刘安山正眯眼品了一口茶水。

张鸿涛眼前一亮:“那我就问下刘家代表,你们刘家可愿与我张家合作?”

刘安山被直接点名,显得有些意外,但表情只是稍有异常便开口道:“愿意。如果是鸿涛大侄掌权,我刘家愿与张家结为同盟。”

刘安山的态度让张老太爷大吃一惊。且不说刘家与张家的恩怨,就是刘安山那种本分的性格也不可能直接替刘安和作这种决定吧?除非……除非是刘安和在这之前便与张鸿涛有过交流。原本只以为觊觎张家的是杨跃,可要刘家也掺和进来事情就不简单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