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华国,西京,大学城,林家村。

再次看了眼脑海中似是宕机,停在99.9%的系统,林宁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了?”

林宁身侧,扎着高马尾,换了居家服的秦婉怡,一边说,一边给餐桌前的一众长辈,分了碗筷,添了圈酒。

“没什么,把火给我。”

抬指点了点不远处的都彭火机,林宁说罢,随手磕了根黑石林。

这几年也不知道是咋,这烟的价,涨得比房子还快。

“老规矩,最多三。。。真乖。”

拿过火机,顺势帮林宁点上,秦婉怡话还没说完,视线里,只抽了一口的烟,已然被林宁踩在脚下。

“你小子。。。”

说话的是林壕,不等林壕继续,林有钱一把楼上林宁的肩,说道。

“你小子不地道,上电视也不跟叔说一声,怎么着,怕叔给壕哥告状?”

“他怕个锤子,他就是觉得老子命太长,想着法的气老子。”

“这有啥气的。壕哥你是不上网你不知道,这两天网上全是咱宁子的新闻。最炸好声音,好声音最牛选手,易燃易爆炸,啧啧,那歌儿怎么唱来着,盼我。。。”

“盼个锤子,要我说,就咱小宁这形象,就是唱两只老虎,也得炸。”

“权哥么毛病,就咱宁子的长相,奏是那男神滴天花板。”

“男神个锤子,喝酒。”

“。。。”

桌上,一群大老爷们,张口闭口的锤子,小学肆业,没啥文化。

桌下,秦婉怡的小手,悄摸扭上了林宁的腰。

“爸,我错了,我不该去好声音,敬你一杯,这事儿揭过。”

想到秦婉怡路上的叮嘱,林宁拍了拍腰间的玉手,起身,端酒,主动认怂。

“一杯揭不过。”

林壕很直接,2L装的茅台,直接上瓶整。

“额,壕哥,咱宁子才18,不敢这么整。”

林壕身侧,林有权一边劝,一边不动声色的给哥几个丢了个眼色。

“现在大学生不兴这套。宁子,这是叔的一点小心意,叔祝你考上大学,光宗耀祖。“

会过意的林有根,说话的同时,将裤兜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塞进了林宁手里。

紧随其后的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将包里早就准备好的诸如车钥匙,房本什么的,一并往林宁怀里塞。

“看老子干啊,老子就这么几个铁兄弟,送你点东西还矫情,怂样,给你叔道歉。”

似是看出了林宁的为难,扯着嗓子的林壕,直接说道。

“根叔,钱叔,权叔,文叔,小侄多有不是。。。自罚三杯,婉怡,倒酒。”

不管怎么说,老爹的面子必须给。

林宁说罢,掷地有声的林壕,坑儿子根本不带含糊。

“一人三杯。”

“叔,伯,林宁是我男人,我替他敬一圈。”

突然站起身的秦婉怡,抹起袖子,三钱的酒杯,一口闷。

“咳,女人一杯顶两杯,有钱叔,咳,咳,我敬你。”

“敬个锤子。。。”

眼瞅着满脸通红,咳个不停的秦婉怡,还准备再敬。

心疼的要死的林宁,一把夺过秦婉怡手中的分酒器,直接一饮而尽。

“来,放开整,今儿不喝翻一个,谁走谁孙子。”

“对咧,社正事,你今儿不是填志愿么,叔还不知道你报滴是个啥大学?”

余光扫了眼主位上似笑非笑的林壕,刚刚端起酒杯的林有钱,笑着摆了摆手,果断翻篇。

“北大。”

林有钱几人暂且不提,随着林宁话音落下,原本大马金刀坐着的林壕,直接原地爆炸。

“你社啥?你娃再给额社一遍,你娃报滴啥?”

“北大。”

“额北你大爷,真以为你媳妇儿学习好你奏学习好了?婉怡考北大老子信,你特么的平时几斤几两,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么。”

老爹应该是气得够呛,脏话一个劲儿的冒。

林宁狠狠的攥着拳,要不是学习有点不好,何必受这窝囊气。

“叔,大林就是发挥失常,他,他。。”

一堆叔伯在,父子俩总这么僵持,明显不合适。

打着圆场的秦婉怡,起身抱上林宁的胳膊,他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林宁考不上北大的理由。

“呵,咋不说咧?他娃要能考上个三本,老子都谢天谢地了,还北大,额北他个锤子。。。”

“就冲你这句话,我还真就上北大了。”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记起激活任务时系统给的特殊奖励,不等老爹说完,林宁扭了扭脖子,语出惊人。

“笑话,你娃要是能考上北大,老子叫你爹都成。”

知子莫若父,林壕不屑的撇了撇嘴,若不是给学校捐了座图书馆,就儿子那加起来都没人一门高的成绩,别提跟秦婉怡这种好学生同桌,就是连高中,都上不去。

“不用,我要知道我妈的事儿。”

“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