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等着唐黎从房间出去,厉墨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已经把宁兮给哄好了。

宁兮抱着个洋娃娃坐在沙发上,自己玩自己的。

辗尔站在旁边,对着厉墨在说什么,这小孩子终于露出一点笑模样来。

他笑起来脸上有个小酒窝,随了阿肆,眉眼中的神情,或多或少也有父亲的影子。

唐黎过去把手机还给了厉墨,“我想到一个人,感觉是他打的电话,但是不能确定。”

厉墨挑眉,唐黎便把之前自己被人带到山上见了班素遇害的事情说了,还有前段时间,那男人到公司门口去确认自己身份的事儿。

厉墨从来没听唐黎提过班素遇害那天她在现场的事情,他从头到尾都对这件事不知晓。

现在听见唐黎提起来,他的表情瞬间就冷了。

他犹记得,班素出事的第二天,唐黎开始卧床发烧,浑浑噩噩了一整天,当时他以为唐黎是着凉了。

原来并不是。

一个未经世事的女孩子,看见那么惨烈的一幕,怎么可能受得住,厉墨简直不敢想,她看见那样场景的时候该多害怕。

后悔应该是这个时候突然冲上心口的,他当时没多想,也根本没花费太多的心思在她身上。

他伸手,把唐黎的手拉过来,放在掌心里慢慢的摩挲,“你那时候怎么不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被人带去那边了。”

唐黎如今也都释怀了,她还笑了一下,“当时觉得没必要说,你那时候日子应该也不好过,不太想给你添负担。”

厉墨握着唐黎的手,在嘴边亲了一下,“我原来有那么多地方对不住你,看来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的补偿你。”

唐黎顺势摸了摸他的脸,“这个事情不是你对不住我,和你没关系。”

事情是厉致诚做出来的,冤有头债有主,要算账也是和厉致诚算。

厉墨缓缓的呼出去一口气,停顿了一会才说,“之前警/方去我们家那个山林里搜查了,发现了一些血迹,带回去化验了。”

唐黎知道这个事情,曼达今天和她说过了。

她点点头,“嗯,我知道,我觉得那个血迹,不是陆长宁的就是班素的。”

厉墨缓了缓,“不是陆长宁的。”

唐黎一顿,虽然已经知道会有这个可能,可还是愣怔了下来。

她半晌才开口,“原来真的是班素的,我还以为这么长时间了,那地方风吹日晒的,应该什么都留不下了。”

厉墨嗯一声,“天意吧,血迹在一棵树上,原本应该在树根的位置,结果树长高了,血迹跟着上来了。”

唐黎还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这三年雨水都没冲刷掉,看来也是命中注定,这样也好,班素的事情,总算是可以有个结果了。”

要不然这个人名始终在失踪人口的名单里,终是一件让人放不下的事情。

厉墨点点头,“本来没想和你说这个事情的,既然你知道了班素的下场,也就告诉你了,警/方那边随后把事发地掘地三尺,可是也没找到尸首,于是就放弃了,他们已经联系了沈枚,不过没有尸骨,沈家和班家也就只能得到一个结果,领不回尸体。”

唐黎敛了视线,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尸首的去处,想想也是让人遗憾,好端端的一个人,真的就是凭空消失了。

他们在这边感慨,那边佣人和老妇人已经把饭菜摆好了。

这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过去坐了一桌。

宁兮腻腻歪歪的非要坐在厉墨的怀里吃饭,唐黎皱眉,“好好坐在自己的位置吃饭,你看看哥哥,哥哥就自己坐着吃饭的,你怎么那么多事儿。”

宁兮看了看厉辗尔,厉辗尔没看她,只看着自己面前的饭碗。

估计是知道厉辗尔不会和她争,宁兮想了想,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老妇人有点叹息,“这小丫头,心眼特别多,古灵精怪的。”

说完她看了看辗尔,“这小家伙就太沉默了,这两个孩子如果能综合一下就好了。”

可不是么,唐黎也是这么觉得,她点头,还顺势用手指刮了一下厉辗尔的脸蛋,“没事,你在我们家时间长了就好了。”

厉辗尔谁也不看,只低头吃饭。

吃饭的时候,因为厉辗尔安静,宁兮也没作妖,等着吃过饭,唐黎让老妇人和佣人先走了,碗筷这些,她自己也能收拾。

佣人已经习惯唐黎这么随和,当下打了招呼,和老妇人一起离开。

唐黎去厨房洗碗,厉墨带着两个孩子在沙发上。

有厉墨在,两个孩子就可以和平相处。

唐黎收拾好厨房出来,端着水果放在茶几上,先招呼了厉辗尔,“辗尔,过来吃水果。”

辗尔转眼看了一下唐黎,慢慢悠悠的过去了。

唐黎水果弄了好几样,看着厉辗尔,“想吃哪一个,自己拿,别客气。”

宁兮也爬了过来,关于唐黎对厉辗尔和颜悦色,她一点都不敏感,她甚至还指着苹果,“我妈妈削的苹果很好吃。”

厉辗尔瞄了宁兮一眼,也就拿了苹果。

唐黎嘴角勾着,过去坐在厉墨旁边,拿着葡萄喂给厉墨。

厉墨把过来把葡萄含进嘴,可也没放过唐黎的手指,他动作有点色情,把唐黎的指尖吮吸一下。

唐黎抬手就捏了一下他的脸,“小孩子面前,你能不能注意一点形象。”

厉墨呵呵的笑着,“我注意了,他们两个没看过来。”

唐黎推了他一下,“臭流氓。”

辗尔拿了苹果,老老实实的坐在厉墨身边,一边吃一边看动画片。

宁兮坐在另一边,这么看着,这画面也挺好的。

厉墨之前一直说想再要一个孩子,如今想来,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建议。

这么看了能有半个小时,两个小孩子都困了。

主要是这一白天两个人斗智斗勇的也挺累,唐黎先带着宁兮去洗澡,然后哄她睡觉。

宁兮睡得很快,唐黎出来,厉墨也正抱着裹着浴巾的辗尔从卫生间出来。

他一手拿着电话在听,一手抱着孩子。

从厉墨的表情上看,电话那边说的好像不是什么好话。

唐黎倒吸一口凉气,这怎么个情况,又来了个电话,这是又有什么幺蛾子了。

厉墨把孩子放在沙发上,眼神示意了一下唐黎,唐黎赶紧拿着衣服过去,给辗尔穿上。

一边穿,她一边听着厉墨那边的动静。

电话那边应该是厉准,说什么谁出事了。

厉墨说的话不多,唐黎能获取的信息便也很少。

厉墨过了一会说让对方自己看着办,然后把电话挂了,接着过来给厉辗尔擦儿童面霜。

唐黎问,“你哥?”

厉墨嗯一声,自顾自的就都说了,“黄凤瑜出事了,从家里窗户翻下去了,现在被送到了医院。”

唐黎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家里窗户翻下去了,跳楼?”

厉墨也不清楚,“厉准没说太仔细,他只是和我说一声,他现在赶往医院,明天不一定会不会按时上班。”

唐黎去过苏湘南租住的那个房子,她当时还四处的看了一下,只记得房子的窗台都挺高的。

那种高度,不可能是站在地上翻出去的。

或者说黄凤瑜当时犯病,站在椅子上了?

唐黎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尤其是在看过黄凤瑜身上那些伤痕之后,苏湘南不能说没有嫌疑。

唐黎犹犹豫豫的,最后也没说什么,说穿了,这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只给辗尔泡了奶粉,让厉墨抱着他去了儿童房。

今早添了一个小床,两个床在房间的两侧,正好两个孩子。

辗尔没一会也睡着了,唐黎站在门口,抱着肩膀看着,嘴角一点点的翘起来。

等着厉墨过来,她压着声音说,“这么看来,两个孩子好像也挺好的。”

厉墨一挑眉,直接弯腰把唐黎抱了起来,“已经有觉悟了么,那行了,两个孩子都睡了,我们该去造人了。”

因为在小孩子房间门口,唐黎不敢叫出声音来,只能呜呜两下,捶了捶厉墨。

厉墨闷声笑着,抱着唐黎就回了房间去。

……

苏湘南站在抢救室外边,眼神有些涣散。

旁边有医护人员还有一些患者来回走动,苏湘南都像是看不见一样。

她脑子嗡嗡的响着,而且莫名的开始耳鸣,耳边响起刺耳的尖锐声音。

她没想到,黄凤瑜真的跳下去了,她就是说了那么一句,她就真的跳了。

苏湘南过了一会,缓慢的蹲在地上,全是都在抖。

她无数次的想过要摆脱这个人,如果没有了黄凤瑜,她的日子不说会马上变好,可也至少比现在强。

但是当黄凤瑜真的这么做了,她又有点承受不住。

这样,算是她杀的吧。

不管法律能不能定她的罪,都算是她逼死了自己的母亲。

她想要的结果不是这样的。

这么蹲着好一会,厉准就赶了过来,他一路跑过来的,跑到跟前,慢慢的停了下来。

苏湘南抬头,看着厉准好一会,一直蓄在眼里的泪水直接落了下来。

她抿着嘴,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阿准,我好害怕。”

厉准表情严肃,“怎么会从窗户翻出去,那窗户那么高。”

苏湘南吸了两口气,理由顺嘴就来了,“她说想要晾晒东西,把窗户打开了,结果外边没有挂钩,她想自己弄一个,没站稳。”

厉准眉头皱起来,“胡闹,晾什么东西家里放不下,非要放在外边。”

苏湘南不说话了,只低声的抽泣。

厉准看了看抢救室,随后也只能是出声安慰,“等等看,兴许没什么大事。”

四楼,说高不高说矮不矮的,有的确实能要命,但是有的也能活下来。

厉准知道苏湘南家楼下的情况,楼下有一条水泥路,也有一片绿化。

不知道黄凤瑜是摔在什么地方了,如果是绿化带上,那应该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苏湘南捂着脸,“我妈头上脸上都是血,我好害怕,送过来的时候,她都昏迷了。”

厉准呼出来一口气,没说话,只盯着手术室。

苏湘南看了看厉准,还是站了起来,哆哆嗦嗦的走到厉准身边,抬手抱着他,“阿准,怎么办啊,我没有亲人了。”

厉准垂目看了看她,“别瞎说,兴许阿姨没什么事。”

苏湘南眼泪哗啦哗啦的往外流,看起来悲悲戚戚。

这么等了将近二十分钟,里面有医生出来,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黄凤瑜的情况。

黄凤瑜已经醒了过来,意识都还算清晰,医生给检查了一遍,脑袋没大问题,颅骨碎裂,但是没伤及根本。

不过她身上摔的挺惨的,脊椎碎裂的比较严重,断了好几节,这种情况,医学上来看,就是瘫痪了。

苏湘南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厉准有点不死心,赶紧问,“有没有治好的可能,我们不怕花钱。”

医生叹了口气,“医学上什么东西都不是绝对的,也许可能会好,不过希望渺茫,这么和你说吧,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瘫痪,剩下的百分之零点一,兴许会好起来。”

这话,差不多就是判死刑了。

苏湘南一个没站住,后退了好几步,最后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原本想摆脱黄凤瑜,现在好了,黄凤瑜如果瘫痪在床,她这辈子都摆脱不了了。

医生说他们可以进去看看黄凤瑜,现在黄凤瑜的状态还可以,能正常交流。

厉准带着苏湘南进去了。

抢救室里面一排排的病床,黄凤瑜在里面的一张床上躺着,身上连接这种仪器。

厉准先过去的,叫了一声阿姨。

黄凤瑜哎了一声,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表情还镇得住。

苏湘南站在稍远一点的位置,一脸惨白。

黄凤瑜看见苏湘南,眼眶就红了,“湘南,妈对不起你,妈是不想连累你的,我死了,你就解脱了。”

一旁的厉准闻言表情就一顿。

苏湘南只抿着嘴不说话,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厉准看了苏湘南一眼,眉头皱了皱,“湘南。”

苏湘南吸了两口气,这才开口,“医生说你没什么大事,回去好好养着就行了,你别想那么多,把心态放平,没事的。”

黄凤瑜嗯一声,“好,我知道了。”

黄凤瑜这边还要继续治疗,厉准和苏湘南站在旁边看了一会也就出去了。

从抢救室一出去,苏湘南哇的一声又哭了。

她这次有点忍不住,哭的声音特别大,身子也抖的厉害。

厉准叹了口气,过去扶着苏湘南的胳膊,让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苏湘南满心的绝望,不知如何是好了。

厉准等了一会,声音平淡的开口询问,“所以,阿姨到底是因为什么从窗口掉出去的。”

苏湘南哇哇的哭,像是根本听不到厉准的询问。

厉准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说,“你之前和我说的,根本不是真的对不对,什么想要挂东西,都是借口,阿姨是故意从窗户翻出去的吧。”

苏湘南捂着脸,没反应,厉准继续说,“你和她说了什么,让她不想活下去了。”

苏湘南依旧是哭哭咧咧,对厉准说的话充耳不闻。

厉准见状就笑了,“苏湘南,我以为你多少能有点改变,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自私,你算计我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可那是你妈,你居然也下得去手,你还是人么?”

苏湘南这一次终于有反应了,她声音弱弱的,带着哭腔,“不是我推下去的,是她自己跳的。”

厉准嗯一声,“不是你推的,可你若是不说刺激性的话,我不相信她会跳楼。”

苏湘南瞬间不说话了,也没什么话好说。

确实是她嫌弃黄凤瑜拖她后腿,情绪上来了,对着黄凤瑜喊了一句“你如果死了我就解脱了”。

这话的杀伤力太大,以至于黄凤瑜一句话没说,直接开了窗户翻出去。

是的,在她面前跳出去的,整个过程不能说特别顺利,也持续了半分钟。

这半分钟的时间里,她完全是有机会阻止的,但是她没有。

这些是事实,她没办法争辩。

而且如今厉准对她没了感情的滤镜,她根本骗不了厉准。

见苏湘南沉默下来,厉准脸上的讽刺更甚,他抬手拍了拍苏湘南的肩膀,声音也不重,听起来还很心平气和,“你这次是真的彻底让我失望了。”

说完,厉准转身就走了。

来医院,是为了黄凤瑜,不管厉家和苏家闹成什么样子,厉准还是记得黄凤瑜从前对他的好。

如今看来,这里着实是没必要守着了。

厉准从医院出去,上了车,想了想还是给厉墨打了电话过去,想告诉他这边的情况。

结果厉墨没接他的电话,两遍都没接。

厉准也不是傻子,看看时间点,差不多就能猜到厉墨在做什么。

他靠在椅背上,拿出烟盒点了一支,吸了一口,可能是没抽明白,一口正好呛住了,厉准趴在方向盘上咳得昏天暗地。

等着这股气顺了,烟瘾也过了,他把烟掐了,还捏在手里。

那种莫名其妙的羡慕,应该就是这个时候冲上来的。

是的,他突然很羡慕厉墨,三年后,他排除万难,又和心爱的姑娘在一起了。

他怎么就那么好命,人生中的好事,几乎都被他给遇到了。

……

唐黎是第二天才知道黄凤瑜的情况的,她在电话里砸吧嘴,“瘫痪啊?那苏湘南这下子可摊上事了。”

厉墨哼笑一下,“她原本想把这个包袱摆脱掉,现在好了,黄凤瑜动不了了,想死都没那么容易了。”

唐黎叹了口气,母女一场,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也着实是让人唏嘘。

她一下子想起了孙晓芬,孙晓芬临死时候和她说了谢谢,说的情真意切。

唐黎便也就觉得,过往那些恩怨,都可以一笔勾销了。

下辈子未必能遇到了,有些纠葛,这辈子全都释怀吧。

厉墨说完黄凤瑜的事情,又说了沈枚那边的情况,沈家给班素立了一个衣冠冢,即便是尸体肉身没了,也给她的名字一个落脚的地方。

而和沈家相比,班家那边就显得冷漠很多,只在得知班素遇难后派人去警/察/局走了一趟,接着再没有任何的动静。

唐黎呵呵一下,“班淮君的事情闹得那么大,班家对他有怨言,多少也会迁怒班素。”

厉墨嗯一声,“班家现在也不行了,班淮君那件事的影响太大,如今班家公司的生意一落千丈。”

而原本班淮君活着的时候,对班家生意上的贡献也是最大的。

班淮君身死,本就对班家的生意不利,加上后续舆论的影响,班家和齐家的下坡路走的有那么一些相似了。

唐黎听闻这么多不知是好是坏的事情,也有些感慨。

这些人,当年多少都和她有些瓜葛,都暗戳戳的对她下过手。

天道好轮回,如今他们下场都不怎么样。

唐黎想到了班家那个老头,当年拿着空白支票给她,让她随意写金额。

那时候他高高在上,眼神睥睨的看着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德行了。

厉墨像是知道唐黎的心思,自顾自的说,“前几天是班家那老头子寿辰,不过班家如今这样了,他们也就没大操大办,关起门来自家人吃一顿就算过寿了。”

厉墨随后笑了,“不过寿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沈枚过去了,班淮君虽然死了,可沈枚还算是班淮君的遗孀,和班家依旧带着关系的,她出面也算正常。”

剩下的话,不用厉墨说,唐黎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班素是因为班淮君而死,沈枚自然是恨着班淮君的,如同班家的人会迁怒,沈枚也会,她怎么可能让那老头子舒舒服服的过寿。

唐黎笑出声音来,“那老头子没被气出个好歹的?”

厉墨也笑了,“据说当场就叫了家庭医生过去,好一顿忙活,具体被气成什么样不太清楚,那老头子最近几年身体不行了,这么气急攻心的,肯定是落不到好。”

唐黎在这边点头,“感觉似乎没有人过的好,家家都是一堆烂事。”

厉墨回答,“哪里,我们就过的很好,如今这样的日子,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比从前好很多。”

唐黎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就笑了。

两个人又在电话里面腻歪了一会,然后才结束这一通电话。

唐黎把手机放下来,心里满满当当的,觉得很暖。

现在这种日子,也是她想要的,如果没有厉致诚的问题就更好了。

唐黎坐下来,把办公桌收拾了一下,最近没什么大订单,她还算是清闲。

这么靠在椅背上休息了一会,魏坤就过来了,说的是珠宝展当天的事情。

珠宝展当天,有个珠宝展示环节,主办方那边有一些顶尖珠宝,不能放在展览区,怕不安全,所以专门设置一个环节,有模特戴着那些珠宝走T台。

唐黎皱眉,“整的这么麻烦。”

魏坤点头,“可不是,不过据说那些珠宝知名度都是全球性的,自然要慎重了,弄这么个环节也算是说的过去。”

唐黎嗯一下,“然后呢,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

魏坤笑了,“模特的话,主办方的意思是,就不外请了,就从过去参加展览的设计师中挑选,我们公司,就选你上台了。”

唐黎一愣,条件反射就是拒绝,“可拉倒吧,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我上台干什么,上台出洋相?”

魏坤啧一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要什么经验,你有这张脸就行了。”

说完,他压低了声音,“再说了,你这个可是主办方钦点的,不是我们公司选的。”

唐黎一顿,随后了然,估计又是老妇人那边运作的,为了打响她的知名度。

唐黎靠在椅背上,无奈的笑了笑,“这种好运,真的是让我太受宠若惊了。”

魏坤凑过来,“不过我很好奇啊,你到底认识的是何方神圣,这么提携你,连你的设计图都放在那么显眼的位置。”

唐黎也没藏着掖着,“何方神圣啊,你也不是没见过,不过她应该不是专门想提携我,估计是太喜欢宁兮,顺带帮我的。”

她这么一说,魏坤就知道是谁了,他倒吸一口凉气,“没看出来啊,我只以为就是个刁钻的客户,没想到居然是个资本家。”

随后他砸吧嘴,“看来我也得赶紧生个闺女,生闺女有好处啊,生闺女能旺事业啊。”

唐黎笑起来,“你还是先结婚再说,要不然谁给你生闺女。”

不过说完这话,唐黎就感觉有点打脸,她在法律上,和厉墨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可她还是生了宁兮。

唐黎摸了摸鼻子,自顾自的笑了。

魏坤在这边磨叽了一会,又去找曼达和塔娅说珠宝展的事情。

唐黎靠在椅子上,等了那么一会,就有点忍不住。

反正公司这边没什么事情了,她干脆起身,去曼达那边和魏坤提了一句,就出去了。

魏坤对员工要求不高,没什么工作的事情,可以请假去办私人的事情。

唐黎出门上车,直接去了医院。

她始终是好奇黄凤瑜那边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弄的。

车子到了医院,唐黎过去简单的询问一下就找到了黄凤瑜所在的病房,是一间普通病房,一个房间里面六张床。

还没走到跟前就先听见那边闹哄哄的声音,唐黎慢慢靠近,没进去,只站在门口看着。

病房里面人很多,也没人注意她站在门口。

黄凤瑜是刚被送到病房,身上连着几个仪器,躺在床上,人是清醒的。

苏湘南此时坐在病床旁边,一声不吭。

和别的病床的热闹相比,她那边就显得冷清很多。

苏湘南的状态不太好,看着应该是一夜未睡,黄凤瑜病床边的柜子上什么都没有,别的病人那边都是各种水果零食的。

唐黎抱着肩膀,盯着苏湘南看,苏湘南眼睛红肿,可见是没少哭。

黄凤瑜只盯着头顶的输液挂钩,脸上没什么表情。

过了一会有护士过来,念了黄凤瑜的名字,要给她输液。

苏湘南像是个木偶一样,起身朝着旁边让了一下,靠着床头的柜子站着。

护士弯腰,先询问黄凤瑜感觉如何,然后说了两句什么,脸上带着笑意。

黄凤瑜可能是听了护士的话,心里有了一些底气,也跟着笑了笑。

唐黎注意到苏湘南皱了一下眉头,脸上不耐烦的表情一闪而逝。

人性啊,在这个时候全都展露无疑。

护士给黄凤瑜打了针,转头叮嘱苏湘南注意药水的流速,如果不舒服就放慢一点。

苏湘南应该是真的不高兴,甚至都没搭理护士的话茬。

护士离开,苏湘南也没朝着门口看。

唐黎视线落在床上的黄凤瑜身上,突然就觉得没意思,本来过来是想看个热闹,结果感觉没什么意义了。

她原本是想过来刺激苏湘南两句,不说别的,就直接挑明她想对自己母亲下手的行为,膈应她一下。

可现在看见这样的苏湘南,她觉得自己要是继续计较,真的就显得自己不大气。

穷寇莫追,算了,她打算放过她了。

唐黎转身从住院部这边离开,晃晃悠悠的朝着停车场过去,中途路过门诊室的门口,眼神一转,就看见了眼熟的人。

程岩竹正从里面出来,手里拎着个药袋子,里面装了一些药,她正低头拿着一盒药边走边看。

唐黎记得上次顾家老太太提了一句顾朝生身边有人,她就猜是程岩竹。

唐黎突然就有点宁兮身上的自来熟,直接过去了,“程小姐。”

程岩竹一愣,抬头看了过来,然后她笑了笑,“唐小姐。”

唐黎看了一下她的手,“怎么还受伤了?”

程岩竹手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了,现在五指简单的弯曲取物都可以,“前段时间不小心被玻璃割伤了。”

唐黎的视线在程岩竹双手上停留一下,纱布虽然包扎的不厚重,可也能看出来,应该不是普通的割伤。

两只手都伤成这样,想来想去,都应该是发生了点什么。

唐黎没细问,只说,“程小姐是一个人过来的么,要不要我顺路送你一下。”

程岩竹摇头,很是客气,“不用,我打车就可以,很方便。”

这么说,那也就是说确实是一个人过来的。

唐黎开口,“那就一起走吧,还算是顺路,别和我那么客气。”

说完,唐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先转身朝着停车场那边走。

程岩竹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保镖在车子旁边等着,看见程岩竹过来,只点点头。

唐黎和程岩竹上了车,唐黎先找了话题,“阿生最近怎么样,身上的伤都好了么?”

程岩竹嗯一声,“没什么大事了,他最近去上班了。”

唐黎点点头,“那就好,不过你们两个也真的是,他伤好了,你这又受伤,同病相怜了。”

程岩竹垂着视线,“是啊,想想也挺闹心的。”

她语气低沉,一看就是没太多话想说,弄得唐黎想继续找话题聊,也觉得没多大的意思。

两个人中间沉默了好长时间,然后是程岩竹先开口的,“我看了网上的一些新闻,你是唐黎对么?可我看新闻里,你已经死了。”

唐黎转头看着程岩竹,表情很温和,也并不介意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我是唐黎,当年的事情有点复杂,说起来太长了,或者你可以理解成诈死吧,这么说好像直白且通俗易懂一些。”

程岩竹缓慢的点头,“原来是这样。”

唐黎勾着嘴角,因为这个姑娘对顾朝生有一些照顾,她下意识的就和她比较亲近。

接下来车子里再没有人说话,一直到车子开到顾朝生的住处。

程岩竹下车之前开口,“谢谢你。”

唐黎说了句没事,程岩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现在住在你之前的房间里,你的东西我没碰,上次顾朝生说,让我把你的东西打包装好,我想着,你有没有什么忌讳,或者是有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不喜欢别人碰。”

唐黎一愣,啊了一下,她都忘了这边还有东西了。

稍微那么思考了一下,她说,“要不我和你一起过去吧,确实是有几样东西要带走的。”

程岩竹说了好,和唐黎一起下车,回了顾朝生的家。

这里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唐黎进门看了一眼,然后去了程岩竹的房间。

她的东西程岩竹确实是都没动过,衣柜里面的衣服,还整整齐齐的挂在里面。

唐黎在柜子里翻了几个合同出来,然后想了想,也打包了几件衣服。

她边收拾边问,“听说前几天阿生奶奶过来了,有没有为难你。”

程岩竹靠着窗口站着,把手上的纱布拆开,伤口在愈合阶段,有点痒,闻言头都没抬,直接回答,“没有,她只是误会了,其实我和顾朝生什么都没有。”

唐黎抬眼看了程岩竹一下,小姑娘背着光站着,视线下垂,这个角度能看见她半张脸,可这半张脸上不经意的就带了一股子倔强。

她笑了笑,“我和老人家已经说清楚了,如果下次你们遇到了,她为难你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解释,我和顾朝生之间,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我和他其实没有太多的牵扯,老人家不太清楚这个事情。”

程岩竹嗯了一下,没多说。

唐黎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离开,临出门的时候,她看了看程岩竹,本来说两句关于顾朝生的话,可是又觉得自己说多了没什么立场,最后也只能作罢,只和程岩竹道了别离开。

程岩竹关上门,靠在门板上,手掌痒的难受,等了一会,她回到房间去。

唐黎把没带走的衣服都收到一起去,把衣柜空出来很多位置。

可程岩竹根本没有带衣服过来,她没东西需要挂在里面。

程岩竹回到床上躺着,把手机拿了过来,想了想,给顾朝生发了一条信息,说是房产已经过户了,然后手下今天下午会去处理户口的事情,应该一下午就能办好。

她本来还想说唐黎来了家里的事情,也犹豫两下,最后还是没说。

不确定顾朝生想不想听,也不知道他听了会不会难受,所以还是不说了。

顾朝生那边过了好半天才回复了一个字:好。

程岩竹想说一句谢谢,可谢谢这个词,她对着顾朝生说过很多遍了,继续说总觉得会很虚伪。

她犹豫半天,也只是把手机放下,直接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

厉墨下午还不等下班就接到了手下的电话,说是要抓的人已经抓住了。

厉墨缓了一口气,烦死了,这个时候抓住,他不过去似乎不太像回事,过去的话,又影响回家吃饭。

家里可是有热乎乎的人和饭在等着他。

厉墨犹豫了一下,“让老八过去,老八知道该怎么处理。”

那边应了下来,厉墨就把电话挂了。

他东西收拾了一下,下班时间还差点,他先去了厉致义的办公室。

厉致义也是坐在椅子上放空,没什么事情做。

厉墨反手关上门,先笑了笑,“下午这么清闲的么?”

厉致义嗯一下,“最近生意不好,很多合作都停了,只能每天过来混一混。”

厉墨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来,“这边一时半会看来还垮不了,等着我爸的事情处理好,剩下的交给厉准应该就行了。”

厉致义点头,把话题就带到了厉准的身上,“阿准今天的状态不太对劲,看着心事重重的,我也没问,想着这么大的人了,遇到事情应该可以自己解决,不用家里人跟在后面各种关心了。”

厉墨知道厉准是因为什么,肯定是苏湘南那边又让他不痛快了。

厉准的情绪起伏并不大,也就苏湘南的事情,能让他这样。

关于苏湘南,厉墨不太想谈,那个人心术不正,身上缠着各种烂事也是正常。

厉墨停顿了一下就询问了厉慧那边如何,问她过的怎么样。

厉致义叹了口气,“就那样吧,你二婶之前和我提过,说是小慧年纪不小了,怎么也该找一个了,可她自己似乎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打算,让我看看有没有那种踏实一点人,给小慧介绍介绍,这一下子的,我也没地方去找这么一个人,而且,我和小慧通过电话,她不想找,很坚定,我总不能非要给她介绍。”

厉墨眉头皱起来,厉慧从前经历的事情有点多,在感情方面又算是吃过亏的,短时间不想找也可以理解。

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他只能说,“这么私人的事情,还是要尊重她的选择,外人是没办法的。”

厉致义说了句是啊,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主要是不放心云城陆家,现在陆长宁在闹离婚,我是不太喜欢陆家的,即便是陆长宁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我也不太想小慧和他产生什么纠葛。”

厉墨也不太喜欢陆长宁,当初厉慧受难,陆长宁可是一点表示都没有。

他放弃厉慧放弃的那么轻易,现在又觉得她好了,想重头再来,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只是厉慧心里怎么想的,这个没人知道,具体要不要和陆长宁续个前缘,也没人能插手。

厉墨只是思考了一下才说,“小慧从小就不是能吃亏的人,就像你说,阿准都这么大的人了,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处理,我觉得小慧也是一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总是会更成熟的。”

厉致义无奈的笑了一下,“希望是吧,细细想来,这些个孩子当中,也就你不让人操心。”

厉墨哈哈笑起来,“这话我爸第一个不同意。”

他算是给厉致诚添堵最厉害的那个人。

两个人聊了一会,厉墨一直注意着时间,看着下班的时间到了,赶紧就起身,“行了,工作时间结束,我得回家了。”

厉致义也跟着站起来,声音很平淡,“阿墨,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一件事,如果唐黎当年真的就没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厉墨转身都要走了,闻言又站住,没怎么思考,直接说,“和如今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吧,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只不过,目的不一样了。”

如果真的没了唐黎,他扳倒厉致诚的目的,也就是想给唐黎一个交代。

可现在有了唐黎,他还是想扳倒厉致诚,目的却是为了以后能和唐黎宁兮安安稳稳的生活。

没有唐黎,他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豁的出去。

而有了唐黎,他怕的东西很多,也豁不出去,他必须保证自己这边所有的人都平平安安。

那是他的软肋,也是他的盔甲。

厉致义点点头,“你这点和你爸就不一样,你爸如果能有你一半的觉悟,今天都走不到这一步。”

厉墨叹了口气,“环境有关吧,我和他生活的环境不一样。”

虽然厉致诚不是个东西,可是他愿意装好人,在厉准和厉墨还小,看不太明白一些事情的时候,至少觉得家里是比较温馨的。

不管这个家暗藏什么样的玄机,但是让孩子觉得是温馨的家庭,至少就能帮助他们建立很好的三观。

而厉致诚的成长环境就不一样了,老太太那时候把对厉向威的仇恨全都灌输给了厉致诚。

他的人生,是被老太太给扭曲掉的。

厉致义点点头,“是吧,我后来长大,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我没经历过你奶奶最暴躁最消极的那个阶段,说起来,你爸也挺可怜的。”

这就是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