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天啊,谁抢了老子的头筹!

巫向阳!

陈文不得不接受这个判断。

这里是巫家的宅子,昨晚住着五个人,巫小柔、黄少妇、吴妈和范子博四个女人,只有巫向阳一个男人,而且是男主人。

总不可能是范子博自己把自己给弄成这样的吧?

陈文语气尽量平静地冲范子博说:“小范你换一下衣服,准备准备,跟我走。”

范子博更衣的工夫,陈文离开房间,跟着巫小柔来到她卧室。

巫小柔是纯正的女孩,并没有看出范子博身上的变化,喜滋滋跑到衣柜前,拉开门从里面继续拿出一大堆的购物袋,全是她平时买给陈文的名牌衣服。

范子博的事,陈文已经猜到了九成,他心里是有气愤的。

但他完全没办法把脾气发出来。

姑且不管巫向阳使用了什么手段放倒范子博,看在巫小柔的份上,陈文也不忍心对巫向阳做什么反击,更不可以把怒气发泄到巫小柔身上。

为什么?

巫小柔替谢友芳挡了手雷6枚破片!

“哎,陈文啊,你沪市那个女朋友明天几点到机场啊?”巫小柔将一大堆袋子扔到陈文身上。

陈文接住袋子:“上午10点多,咱俩直接在机场碰面吧。”

巫小柔双手也拿起许多袋子:“我带我爸大奔过去。”

两人并肩走向房门,陈文说:“你护照给我,回头我去买机票。”

巫小柔跑到床头柜跟前,从抽屉里找出护照,转身跑回陈文跟前。

陈文将护照放进自己战术腰包。

两人走出巫小柔卧室。

范子博已经站在门外了。

下楼梯的时候,陈文再次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范子博手扶着栏杆,一步一顿的,慢慢走下楼。

陈文从身后看得很清楚,范子博每走一步,身体都会痛得哆嗦一下。

不方便守着巫小柔的面训话,回南锣再说。

送陈文出门一路,巫小柔询问苏浅浅喜欢吃什么。

陈文眼睛狠狠盯着范子博,随口答富家女的话:“她啊,土生土长沪市人,爱吃甜的,清淡的,不爱吃辣但也能勉强吃两口,喜欢吃海鲜。同行过来还有四个女孩,一个沪市的,一个赣省的,一个苏省的,一个吉省的。”

巫小柔喜滋滋:“我订个酒席!”

陈文说:“明天恐怕我没时间,下午要去央妈开会。”

吉姆尼两侧只有两门,坐后排座最麻烦的是需要从副驾驶座位上方翻越过去。

看范子博走路的费劲样,陈文没让她做这种高难度动作,吩咐西蒙尼钻后排。

陈文驾车,一路回到南锣。

把西蒙尼安顿去了鼓楼大街的小旅馆,陈文将吉姆尼停在墙外,领着范子博进小院,又跑了三趟,把巫小柔送的一百多件衣服拿进门。

顾不上收拾购物袋,全扔到会客区的两张双人沙发上。

陈文一把抓住范子博的手,拽着女孩走进唐瑾卧室。

“去了裙子,给我检查一下!”陈文铁青着脸,下达了命令。

……

支持正版,请来纵横中文网,作者有福利送给正版读者~~

……

硝烟散尽。

陈文一把推开范子博,转身离开唐瑾卧室,厨房饭厅里开水瓶是空的,他找到一瓶啤酒,起开盖子。

回到卧室,从战术腰包里找出一片事后药,塞到范子博嘴里,用啤酒给她润喉。

范子博这会整个人处于半死状态,呜呜地哭。

陈文没答理她,转身又出了卧室,来到会客区,整理巫小柔送的那堆衣服。

拆包装,分类,T恤最多,其次长袖POLO衫和牛仔裤,还有一些国际品牌的袜子,皮鞋球鞋各三双。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跑了几趟唐瑾卧室,将这些衣服塞进姐姐女友的衣柜,满满当当的,还剩三十多件塞不进去。

陈文又来到张婉卧室,将剩下的衣服全塞进张婉衣柜。

一边放衣服,陈文心里恶狠狠嘀咕:还是老子自己的女人好,哪像这些女戏子啊,一个个的这么多心眼,还敢背着老子做出这种事!

时间来到中午。

范子博之前就已经有伤,又被陈文给惩罚了一次,伤上加伤,已经无法再走路了。

陈文从外面打包回饭菜,将范子博从床上抱起来,两人来到会客区,一人一个沙发,边吃边审问。

范子博招供了昨晚的事情。

陈文离去后,巫小柔和范子博不熟悉,闲聊几句之后,富家女回自己房间睡觉了。

范子博洗完澡,被吴妈安排住进二楼客房。

不一会,巫向阳拎着一瓶茅台和两个半两杯进门,拉着女孩喝点小酒。

范子博一开始不答应。

巫向阳开出条件,喝一杯,打赏一百块。

范子博是辽省姑娘,酒量好,跟巫向阳一块喝光了一瓶,挣了一千块,给她高兴得。

巫向阳又拿来第二瓶,两人又喝光,范子博挣了第二个一千块。

这时候,范子博已经很晕了,一斤茅台在肚子里呢。

巫向阳抛出了终极大招:你不是说这个暑假在帝都拍戏嘛,今晚你跟了我,我立马送你5万块,上戏开学前你陪我一个夏天,我再给你5万块,怎么样,10万块!

范子博说:不可以的,陈老师会生气的。

巫向阳直接上手,抱住范子博,继续蛊

惑:你不用怕他,你的陈老师如果不高兴,让他来跟我谈。

73年的小姑娘,遇到50年的地产商,在对方茅台和钞票的进攻下,再加上巫向阳身上有着从对越战场带下来的杀气,范子博毫无抗拒能力。

就这样,她把自己的女孩身交待给了陈文的准老丈杆子。

听完范子博的招供,陈文心里虽然有气,但已经不像早上在巫家时候那么大了。

被巫向阳截胡了一个小情人,陈文能怎么办呢?

认倒霉呗!

巫向阳向范子博交代过,如果陈文不高兴,可以去找他谈。

陈文能找巫向阳谈判这种事吗?

不能够啊!

万一巫向阳把谢友芳和陈虎也拉过来一起谈话呢?

他巫向阳是不要脸的地产商,陈文还是很看重脸面的。

陈文想了想,算了,不计较那么多了,就当送了一个小情人给巫向阳玩,报答他女儿的恩情。

陈老妖是两世妖孽,他很清楚地猜到了巫向阳的心态,那老东西吃准了陈文心存巨大愧疚,才敢果断出手,从陈文眼皮底下抢了范子博的女孩身。

至于范子博昨天是女孩这件事,陈文相信,以巫向阳阅人无数的本领,肯定早就观察到了。

算了,就当尽孝了,陈文不计较巫向阳了。

对面沙发上。

范子博一直盯着陈文的眼睛和表情,女孩过去两年学戏剧,对于表演和观察是科班出身,她看出陈老师已经不那么生气了。

“陈老师啊,那个巫老板给我的钱,我要不要交给你啊……”范子博小心翼翼说话。

陈文同样是表演专业的高手,考官嘛。范子博一开口,陈文就懂了很多内容。他哼了一声:“你自己留着吧,那是你挣的辛苦钱。”

被陈文死死盯住脸的范子博,鼓起勇气,咬着嘴唇问道:“那……我拍戏的事情……陈老师您看……”

陈文心里笑了。

他在影视圈的实力,客观说还是很弱的,渠道是零蛋,资源是二流,只有大把的钞票是一流。

但在范子博这样的尚未出道的女演员眼里,他陈文是很香的饽饽。

既然香,那就用香喷喷的饵料,钓鱼吧。

陈文抬起一条腿,架在小茶几的边缘,吩咐道:“小范,替我捏捏脚。”

范子博放下餐盒和筷子,双手揉捏陈文的大脚。

陈文面无表情命令:“亲一下。”

范子博没有犹豫,在陈老板的大脚趾上,亲了一下。

陈文笑了,开心地笑了。

这个小情人,还是有很多用处的。

心里的愤怒已经全消了,陈文的脑瓜子重新活泛,他的态度也变得友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