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春来,借给妈两千块钱。”

吃饭的时候,杨爱群开口了。

刘春来愣愣地看着她,“妈,我明天就让九哥给你拿两千过来,借啥借?”

“你跟你爹两爷子天天折腾着办工厂啥的……”杨爱群一脸幽怨,“家里还有这么大一家子呢。你爹当这么多年干部,都没拿集体一分钱……”

“这样也好。至少你们有需要的时候,家里有钱支持。免得账务混乱。”一边的叶玲被刘春来做的香辣螺壳肉给辣得浑身汗水直放,开口说道,“到现在为之,你的账务跟各单位的账务,都没完全分开。”

一说这事儿,叶玲就气不打一处来。

刘春来的账务很混乱。

服装厂跟家具厂的收入,倒是没有问题。

问题就在大队的账目。

大队现在几乎没有收入,却又是涉及到刘春来产业最花钱的地方。

刘春来个人也在开支。

这让叶玲她们还得帮着理清刘春来个人的账务。

还好,这事儿让刘春来三妹刘秋菊去负责。

“确实,公私分开比较合适。”刘春来一点都不尴尬,“虽然说大队的各种产业都有明确的股权划分,不过现在花钱这块,确实比较乱。”

“我拿钱,都是登记了的……”刘九娃见刘春来看着自己,急忙说道。

刘春来没说他拿钱的事情。

钱多少,刘春来现在自己都没数。

“反正我的钱,让老三管着呗。后续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横财,总不能经常发。

那样会出问题的。

二天一大早,刘春来还在蹲马步,杨爱群就拖着带着账本的刘秋菊过来了。

“钱在我睡那房间的桌子上,妈,两千够不?”刘春来直接让老三去他房间拿钱。

几百万的资金堆在那里,即使每天各种工程都是现结,消耗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到现在,一万块钱都没花出去。

“够了。”杨爱群说道,“我承包马脑壳那一片,等到水通了,我就种树,你看如何?”

“没问题,到时候我给你弄点好果树苗。”

昨天晚上刘九娃给杨爱群说的时候,他就听到了。

当初说给刘九娃听,也就是为了让老娘来。

有些事情,需要有人带头。

没有啥避嫌不避嫌的,其他人愿意,也可以承包,只要符合规矩就行。

山上光秃秃的,不仅土脚薄,每年冬天,各家各户就会在他们划分的山坡以及集体所有的山坡上砍各种灌木,冬天泡在水田里肥田,到了开春捞起来,晒干用来做饭。

平地上,因为被开荒过,几乎没有灌木生长,都是茅草。

“你看看这个……”

杨爱群在煤油灯下写了一张借条,递给刘春来。

“看啥,给老三就是了。老三给我管钱呢……”刘春来看了一眼,老娘的字,歪歪扭扭的,有些都是错误的。

他其实也明白,老娘要这样斗硬(认真),是为了给老爹两个狗腿子更大的希望。

如果是自己家里的开支用度,老娘估计会直接问他要。

之前那是紧着自己,紧着家里给儿子,现在儿子能挣钱了,当妈的能不问儿子要?

要不然,养着儿子干啥?

“这也是个喜欢折腾的主儿。你就不该让她干这个,不然以后你家里天天听吵架。”一直在优哉游哉练拳的刘八爷等杨爱群拿着两千块钱,一脸沉重地走了,才开口。

“不至于吧?哎哟,九哥,轻点,我这都记得位置了……”

“给你打通任督二脉呢!”刘九娃的声音中,带着挖苦。

刘八爷手上动作没停,说道,“你爹啥样的人你不知道?儿子比他有本事,他没办法;要是婆娘也比他有本事,他这老脸往哪里搁?”

刘春来愣了。

之前老爹对他突然能挣钱的事儿,甚至他这个大队长指导支书干工作,老头心中就不乐意。

所以很多事情,刘春来明明可以自己直接提出来,就像推掉地里即将收获的庄稼一样,刘春来不去干,等着老头开口。

要是老娘以后有钱了,老爹在家里,地位肯定直线下降。

作为一名掌管着整个大队两千多号人的支书,在家里没地位……

“这事儿……”刘春来不知道怎么说。

刘八爷也没吭声,继续练他的拳。

天刚麻麻亮,刘福旺还没从公社回来,杨爱群就找到了他。

“承包马脑壳那一片山地?搞球!你有钱?你晓得那上面要栽树?”刘支书顿时怒了。

这婆娘,越老越无法无天了。

昨晚上说这事儿,他以为在开玩笑。

哪晓得这么一晚上,这婆娘就下决心了。

这还得了?

“春来同意了,两千块钱也借给我了。你不同意也没用!”杨爱群一脸鄙视,“你不就是怕我挣到钱嘛!有本事你不用儿子的钱,给你两个狗腿子修房子讨婆娘?”

刘福旺顿时不吭声了。

一旁的严劲松听得直乐,“爱群嫂子,那山上条件可不好……”

“那没事儿。反正我符合大队规定就行了。”杨爱群是铁了心要干这事儿的,“放心,大队规定种多少窝树,我一棵都不少。赶紧的,写承包合同,二十年!我今天开始就去开荒!”

“你不怕把儿子讨婆娘的钱都亏了?”

“儿子今天要去县里,你不写,我就找他,影响整个大队的工程,我看你哪门下台!”杨爱群一脸坚决。

无论如何,刘福旺都是不同意的。

严劲松这个公社书记在一边也没办法。

人家两口子的事儿,帮那边都不行。

恰好这时候刘春来带着两个狗腿子过来了。

“这是好事啊。爹,山上有些地方,即使栽树了,沟渠也通不到所有地方,承包人照管果树,挂果后水果产出啥的归大队……”

刘春来没想到,刘八爷说的成了现实。

可这事儿,真得有人带头。

“你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其他的产业都是集体产业,到这里搞承包,而且还没有经过大队表决!”

刘福旺摆明了就是不让他婆娘承包。

马脑壳那么大一片山坡,如同刘九娃说的,养几千只鸡都没问题。

鸡的生长速度可比猪快多了。

一年下来,怎么也得出两三批,还能卖蛋啥的……

好不容易,因为儿子,大队干部也领工资,每个月36块,让他还没乐呵多久,婆娘就有可能一年挣上万,这特么的怎么行?

“你不就是代表党支部么?春来带队大队部,你们表决吧。”杨爱群冷哼了一声,阴沉着脸看着刘福旺,“正好,严书记也在这里。”

“这跟我没啥关系,你们大队的事儿。我这得去看看苕窖那边的工地如何了……”

严劲松可不愿意插手刘春来家的事情。

没看到,这都要动手了?

“爹,山上那一片,闲置着没用,大队也没规划要建养鸡场……”

“那就现在规划!集体的便宜,可不能让个人占了!”刘福旺依然不同意。

严劲松直接向着一边溜去。

这老狗曰的,越来越不要脸了。

连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老子哪里占了集体便宜了?现在规划,你有钱修?你当了几十年的支书兼大队长,除了瞎球折腾,还有个啥?”杨爱群也火了。

刘福旺不让自己好过,索性就不给他脸了。

“爹,妈,这又不是啥大事情……”要是没有刘八爷早上的提醒,刘春来还真不知道根源所在。

“你闭嘴,没你的事!”

几乎是同时,杨爱群跟刘福旺喊刘春来闭嘴。

“要不,你们先商量着,我这先去县里?一会儿热啊……”刘春来也准备开溜。

却被老娘拉住了。

“你是大队长,这些事情你说了算。公章也在你手里……”

杨爱群直接不跟刘福旺谈。

儿子是大队长,虽然权利不如支部书记那么大,如同她说的,这事儿,真的归刘春来这个大队长管。

以前刘福旺一个人兼任支书跟大队长,老家伙动不动就给杨爱群普及大队长跟支书的工作侧重点不同。

比如,党支部,那是制定计划,研究方案,领导大队长的。

大队长则是负责执行,并且根据党支部的发展规划来自己拿出切实可行的发展方案,只要结果符合党支部的要求就行。

“大队长又哪门?老子是支书,大队长归老子管!”刘福旺一脸嘚瑟,“支部书记对大队长的决定,具有一票否决权!”

老头子刻意强调了支书管大队长,而且还具有一票否决权。

也就是说,他不同意,杨爱群没戏。

严劲松的速度很慢,一直竖着耳朵听着。

听到这事儿,顿时加快了速度。

必须远离这是非之地。

“你这个支部书记,乡长也管不着?”杨爱群突然开口了,“春来,你今天不是要去县里?直接给吕县长或是许书记说,你要当乡长……要不然,我去找他们……”

“你以为政府是你家开的?说让谁当乡长就当乡长?”刘福旺跳了起来。

MMP,这婆娘太狠了。

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硬伤。

他希望儿子当乡长,甚至县长。

可又不愿意老子被儿子管着。

刘春来自己不愿意当乡长,他在失落的同时松了口气。

可现在婆娘又提出来了……

刘春来在一边,哭笑不得。

第一次发现,爹妈吵架是如此有意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