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雅丹地质公园是敦煌西线的终点。

离玉门关已不远了。

17点闭园。

这会儿作为游客已经进不去了,但景区坐落在大漠之中,戈壁滩嘛,总是能找到路进去的。

因为戈壁滩远离公路的区域大多都是生态保护区,有铁丝网阻拦,所以需要先找到一个缺口,还要规划一条合适的路径。

又因为戈壁滩路况复杂,即使是硬派越野车也很容易陷车,还容易走到一半发现前方被各种原因阻断,容易被锋利的小石子划破车胎……论及难度恐怕比穿越大海道还要高些,只是没那么长,所以平常人是没法这么做的。像是周离和槐序,就陷车了数十次,道路中断数次,幸运的是没有遇上爆胎的情况,不然他们得现学换胎才行。

并且这种行为违法违规,还不道德。

因此周离既兴奋又忐忑,害怕被发现后成网红,到时候楠哥肯定要笑他。而他只有去找尹乐帮忙,但尹乐肯定也要笑他的。

要是被当成偷猎者就更惨了。

所幸暂未被发现。

看见雅丹时已是六点半了,接近这个季节的日落时间,风变得越来越大,把团子大人身上的绒毛吹成一个方向,看起来好柔顺的感觉,而气温已经降到周离穿羽绒服也能感受到冷的地步了。

车子停下。

远方的地平线上挂着一轮通红的落日,之前蔚蓝的天空被染成血色,头顶上不知何时出现的几片羽毛似的云,也都被染红。

戈壁滩仍旧茫茫无际,有些微起伏,这里不止是景区,更是游客深入不到的地方,目之所及看不到一丁点文明的痕迹,而地面上散落着许多被风沙花费无数万年才雕刻成现今模样的岩石,看起来怪异又奇特,让人仿佛置身外星球。

这些风蚀性岩石便是雅丹了,意指陡峭的土丘。

这些岩石有的像城堡,有的像军舰,有的像人面,有的像宗教雕像,夜晚有风吹过便发出呜呜声音,很恐怖,于是又被叫做魔鬼城。

“呼……”

周离长长呼出一口气,凝成白烟。

太阳逐渐贴近地平线。

他来之前在网上看到过评论,听说这个景区很坑,门票和观光车加起来并不便宜,但观赏时间却很短,也不自由。只能乘坐大巴车,每到一个地方就停下来让你下车拍照,一般时间都不长,而且不能离开公路太远、不能近距离接触雅丹。很快就观赏完了。相比起来在进入清疆后的哈密瓜市也有一个魔鬼城,门票只消二十块钱,可以自己开车进去不额外收费,里面很大,可以过夜,只要不怕陷车可以随便开,著名的无人区穿越路线大海道就从这里开始,因此你甚至可以从该景区一直开到吐鲁番,沿途都是戈壁与雅丹,不过那需要一支准确齐全的越野车队才行了。

周离原先没有想过要来这里,听槐序说起才想来看看,结果没想到还是很自由。

不买票的感觉……很刺激。

周离余光悄悄瞥向槐序。

此时老妖怪正站在一座雅丹之上,昂起头远远眺望着血色的夕阳,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这位大魔王曾在这里征战,手染无数鲜血,当然不会因为偷偷跑进景区这种小事而心血澎湃。

突然槐序低头看向他:“你也上来呀,好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夕阳了。”

周离打量了一下。

这座雅丹是竖着的,上面大下面小,很不容易爬上去,而且看起来就很危险。

于是他抿了抿嘴:“听说这样会对雅丹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如果弄掉了一块石头,就很可能导致从这个地方加速风化。”

说完他爬上了车的车顶。

夕阳果然壮丽无比。

地上几乎不长草,杳无人烟,又给这抹壮丽添了一抹荒凉。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什么?”

“一首诗。”

“什么诗?”

“使至塞上,王维的。”

“王维我晓得的,遍插朱玉少一人,还有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槐序说着顿了顿,低着头又问道,“你那个是几年级学的?”

“我当时好像是初中学的吧。”周离不确定的说道,他的记忆也有些模糊,“原句是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略略略略略在燕然~~”团子跟着念。

“什么意思?”槐序问。

“讲的是诗人出使塞外慰问边关的事。”周离耐着性子向只有小学文凭的老妖怪解释,“就是说诗人出使慰问边关,已经走出很远了,他犹如随风乱飞的蓬草一样来到塞外,当时已经是黄昏了,大雁在天空飞着回家,浩瀚的大漠中孤烟直上云霄,落日倒映在长河中浑圆,当他遇到侦查骑兵询问的时候,却听说都护正在前线,并没有来迎接他。既描绘了大漠的壮丽风景,又表达了自己被排挤的心情。”

“嗷……”

槐序点点头,盯着落日,过了一会儿才又问:“他也是在这边吗?”

“不知道,可能不是。”

其实这首诗里提到了三个地名,但周离记得它们似乎都没有具体意义。属国过居延,属国更可能是一个官职名,居延大概在现今的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和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境内,金塔县倒是离这里不远,但诗人出使其实并不经过居延。至于萧关与燕然皆是引用典故,萧关逢候骑可能与何逊的“候骑出萧关,追兵赴马邑”有关,燕然则指代前线。

“太阳要落下去了,你冷不冷?”

“有点。”

“等下我给你生一堆火。”

“不用了。”

“你放心好了,找个四面都是岩石的地方,不会被人发现的。”槐序看着落日,自顾自的说道,“要是被发现了,我就把他干掉。”

“不用了。”

“我等下再去拿个饭,吃了饭就暖和。”

“好。”

“风里有好多妖怪的气味。”

“有熟悉的吗?”

“不知道。”

“这样啊……”

“你看天上,星星都出来了。”

“嗯……”

周离盘腿坐在车顶上,仰着头,起初只看见天上最亮的那颗,但再多看一会儿,很快就发现了更多。

天边是越来越红了。

长条形的雅丹排列整齐,宛如一支规模宏大的海军舰队。

夕阳下沉。

……

槐序还是生了火,破坏环境。

周离在火边坐了下来,风吹着很冷,火烤着又很暖和,他左手抱着一个粗碗,里面半碗米饭,上面摆着炒白菜、几片腊肉和一根酸豇豆,是槐序才去拿的小郑快餐,真的很快。

槐序一边吃一边对他说:“烤着火是不是很舒服?你看你还可以烧火。”

“容易被发现。”

“怕啥?”

“怕出名。”

“我们该找个木头架个锅的,我会弄,再逮几只野生动物煮一锅肉,然后下面再烤几坨肉,丢几个地瓜……”槐序不仅不理会周离心情,反而自顾自的幻想了起来,“简直美滋滋。”

“以前你们就这样么?”

“可不就得这样么,不然冷死。”槐序说道,“不过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吃的,小动物不容易逮得到,吃的菜啊肉啊都很少,调料也少。在军营里吃得要好些,出来了就吃得更差了,而且基本就是一锅乱炖或者一通乱烤,只放盐,不好吃的。”

“很多菜都是后来传进来的。”

“是啊,那时候就是都城也没多少好吃的,我们就更惨了,什么野菜野草蜥蜴毒虫都吃过,哪像现在这么多吃的,比皇帝吃得还要好。”

“这大漠里有些什么呢?”

“有蜥蜴,有蛇,有蝎子,还有狐狸,有野驴,野骆驼,可能还有这边的一种长得不大的狼,这些我都吃过。”

“狐狸,小唯。”

“我要告诉李呆毛!叫你想狐狸精了!”槐序哼唧了两声,“这个电视我是看过的。”

“电影。”

“什么?”

“这是电影,不是电视。”

“……”

我不知道吗?

要你说?

槐序愣了几秒钟,当即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于是立马掏出手机想要告诉李呆毛,就当着周离的面。

周离则坐在火堆对面,很平静的看着他,过了几秒才说——

“没有信号。”

“篷……”

槐序原地消失。

几秒钟后才出现。

他举着手机乐滋滋的给周离看,摇晃着说:“没有信号又怎样?能难得倒我?你完了。”

然而周离还是表现得很平静:“难不倒你,能难倒我。”

“emmm……”

槐序喜滋滋的表情逐渐凝固在脸上。

本文来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