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洛凡离开医院后没几天就又去了晋省,沐苒回到家里后一直打不通洛凡的电话,想要过去看看,却被王亚茹拦住了,她现在看的她比较紧,让她过两天再去。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洛凡怎么也要先打个电话过来问问不是?

沐苒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天在医院里,冯不归的几个伙计不让她去见洛凡,就连警察也拦在了外面。

等她第二天睡醒后再过去,才发现洛凡已经连夜离开了医院。

她心里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沐炳天从沐苒出院后,就不停的带着各种各样的补品珍贵药材送到金宝斋去,但是他一直没有见到冯不归和洛凡。

就算他再次去到无事阁外面的小巷里,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找不到无事阁的大门了。

无事阁的大门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踪迹。

这让他感到非常费解。

一扇大门,一栋宅院,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金宝斋的伙计不管他问什么,都三缄其口,这让沐炳天更加迷糊了。

之前不管什么事情,哪怕不是为了自己沐家的事情,只要找到金宝斋冯不归,洛凡基本上都不会怎么推脱。

而现在,他竟然有一种洛凡和无事阁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迷茫。

沐苒想要来找洛凡,王亚茹几次阻拦,也是沐炳天在背后授意的,他怕沐苒发现无事阁和洛凡都不见了心里难过。

再说了,电话都联系不上,看来洛凡是有意躲出去了,只是无事阁哪儿去了?

无事阁哪儿去了?

无事阁哪儿都没去,只是冯不归自己在外面大门处做了一个幻阵,按照幻阵线条走向,在大门和墙上抠出几个小眼,安放上几个最简单的玉石法器,幻阵就形成了,外人就算从门口巷子经过,根本看不到大门,就以为是周围一样的普通围墙。

他这个只是简易版,当时在废弃化工厂屋顶八斤用的是一张幻阵符,比这个更加方便。

只不过幻阵符一定是要法力高深的风水师或者道士才能画出来而已。

所以,沐炳天就算过来一千次一万次,也摸不到无事阁的大门。

洛凡的手机卡又被冯不归换了,想要联系洛凡,除非找到冯不归或者了清无念,甚至吴痕才行。

沐苒在家里已经整整呆了一周了,身体早就没有任何问题,吃过早饭,她又拿起手机打给洛凡,依旧是关机。

发信息给他不知道多少条了,也没见洛凡回一次的。

要是以前,洛凡收到她的信息,不说秒回吧,也不会隔多久就会回过来的。

可是现在,一周了,洛凡什么消息都没有。

她坐在沙发上有些发呆,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门口传来说话声也没能让她注意到。

“苒苒!”婷婷跑过来一下子坐到了他旁边,蒋申微笑着坐到了对面。

“婷婷,你吓死我了!”沐苒说道,意外的看了蒋申一眼。

“我看看,你好了没有?”婷婷说道,伸手把沐苒的手拿过来,看手腕上被绳子勒出的伤痕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有一点剩余的结疤还在上面。

“好多了!”沐苒把手抽回来,“你们今天怎么过来了?”

“哦,没什么啊,我今天要出来逛街,又不想让我爸安排的保镖跟着,我就让我哥跟着他才同意让我出门,这几天可憋死我了。”婷婷有些无聊的说道,往后靠到沙发里头。

“小雅呢?她怎么没跟你一起来?”沐苒问道。

“她啊!别提了,你问我哥,她现在整天和阿伟在一起,眼里哪里还有我们姐妹啊!”婷婷往蒋申那边一努嘴说道。沐苒看了蒋申一眼,蒋申点点头,但是沐苒没有问什么,蒋申有点失望,但很快就过去了。

“来来,吃水果!”王亚茹笑呵呵的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过来了。

“阿姨,你快别忙了,我们坐会儿就走,我就是过来看看苒苒的!”婷婷赶紧起来接过水果放在桌上。

“婷婷,我听你叔叔说,你爸爸给你找了两个保镖,怎么出门没带出来?这要是摊上和苒苒一样的事情,你可让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怎么办啊!”王亚茹坐下后就说起了这件事情。

沐苒出事,让多少有钱人家里心惊肉跳的,自己家孩子出门都跟着好几个。

“我哥跟着呢,没事!”婷婷说道。

王亚茹看了眼蒋申,“那也不能总是麻烦你表哥啊,他也有自己的事情做的!”

“没事,她来您这里不会出事的,要是出去逛街肯定就要其他人跟着了。”蒋申笑着说道。

王亚茹笑了一下,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有些发愁的看了沐苒一眼,“要说你们这些孩子啊,一个个的都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苒苒经了这件事后一直都有点后怕,整天闷闷不乐的,你来了正好,陪她好好聊聊天!”

婷婷眼珠一转,坐直了身体,“阿姨,要不我带苒苒出去玩玩吧!”

“这……”王亚茹有点犹豫,沐炳天交代的很清楚,这几天都别让沐苒出去,就怕他去找洛凡,找不到回来再伤心难过。

“没事啦!”婷婷立刻笑着说道,“你让家里保镖跟着不就行了,再说还有我哥在呢,苒苒从医院回来都这么长时间了,出去散散心心情就好了。”

王亚茹还有些犹豫,但是沐苒忽然看过来充满期望的眼神让她心里一软,“好吧!”

就这样,婷婷和蒋申把沐苒成功从家里带了出去,身后还跟着四个保镖。

不是王亚茹不放心,这里不仅仅是沐苒,还有婷婷,两个女孩子在一起,多带几个人总是多放心一些。

看着两辆车先后出了别墅大门,王亚茹关上了门,想了想还有点不放心,就给沐炳天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

沐炳天倒是没有埋怨王亚茹,只不过心里总归觉得有些不踏实,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着急忙慌的去了文玩街。

他去了文玩街照例去了无事阁所在的那条巷子,看着依旧没有无事阁大门的踪迹,也没看到沐苒在那里,才松了口气,离开了。

谁知道,他前脚赶走,后脚沐苒就过来了。

可是,越往里走,沐苒的心越沉,最后没有找到无事阁的大门的时候,她的心沉到了谷底。

“苒苒,我们没走错吗?怎么这里没有洛凡他家啊!”婷婷奇怪的来回看了看,“没错啊,是这条巷子啊!”

蒋申还是第一次跟着到这里来,看这里只是一条狭窄的巷子就忍不住皱眉,那个洛凡,救了他和阿伟一命的洛凡,竟然会住在这种地方!

来回走了好几趟,沐苒始终没有找到无事阁的大门,忽然就忍不住大哭起来,甚至于蹲在了地上。

“苒苒,你怎么了?”婷婷慌了,赶紧也蹲了下来。

蒋申也跟着走近蹲下来,“苒苒,别哭了,有什么话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办到。”

“没有了……”沐苒哭的很用力、很大声,让人看了也不自觉的跟着伤心难过,“不见了……他不见了……什么都没有了……”

婷婷有些不知所措,又看了看她上次来过的这条巷子,真的没有洛凡家大门的影子,就连一个能打听打听的路人都没有一个。

蒋申有点不明所以,“什么没有了,谁不见了,是……那个洛凡吗?”他试探着问道。

“是他,是他不见了……”沐苒继续大哭着,哭的甚至有些打嗝,“他家也不见了……都不见了……”

蒋申真的没听明白,人不见了还好说,家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他看向婷婷,婷婷也跟着掉泪了,看着蒋申说道:“哥,洛凡家原来就在这里的,现在我们找了好半天也没看见他家大门!”

蒋申更糊涂了,没看见他家大门,不是走错了就是搬走了,怎么会不见了呢?

但是现在他也不好追问,一个哭的伤心欲绝,一个陪着抹眼泪,还是先把人哄好再说吧!

“婷婷,你别跟着哭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也不能在这儿哭啊!”蒋申劝到。

婷婷擦了擦眼泪,扶着沐苒站起来,“苒苒,再难过咱们也要回去再哭,洛凡不见了我们回去跟叔叔阿姨说,他们肯定能找到的,好不好?”

沐苒现在哭的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跟着婷婷一边哭着一边往回走。

金宝斋的伙计出来办事,正好在停车场看到沐苒一行人,他奇怪的挠挠头,回去了。

回到金宝斋,看到冯不归从后面出来,那个伙计正好就把刚才遇到沐苒的事情说了。

“沐小姐哭的可伤心了,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我想着她身边好多人,就没过去打招呼。”伙计最后说道。

冯不归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伙计答应了一声,回去忙自己的去了,转头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冯不归这边坐下喝茶,心里知道,沐苒哭成那样,原因就是自己造成的。

但是为了洛凡好,他不得不狠下心来。

而沐苒他们回到沐家后,沐苒已经不哭了,但还是有些抽抽搭搭的,眼睛也肿了,把王亚茹和早回来一步的沐炳天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王亚茹赶紧问道。

蒋申作为外人自然不好说什么,婷婷只好说道:“我和苒苒今天想去找洛凡玩,结果到了那里发现怎么都找不到他家了,苒苒忽然就哭了,我只好带她回来了。”

“这是怎么话说的,都别站着了,去里面坐着说话!”王亚茹把人带到里面沙发上坐下。

沐炳天出去询问了下保镖又回来了,他就知道,沐苒只要出门肯定就会去找洛凡。

看结果也知道没找到了。

“妈……”沐苒想起找不到洛凡了,看到王亚茹又哭了起来,“洛凡不见了,他家也没有了……”

“好好好,不哭啊,我知道,别哭了啊!”王亚茹一边哄着沐苒,一边看向沐炳天,沐炳天皱着眉,面容很严肃。

“苒苒,先别哭了,你也不想想,洛凡是什么人,他忽然不见了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也是去了好几次结果也和你一样,我和你妈妈一直不想让你出去,就是怕你去找洛凡不见了会多想。”沐炳天斟酌着说道。

“可是,他连电话都打不通,信息也不回,万一是出事了,或者他,他……”不想见我了怎么办,沐苒没有说出口。

沐炳天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一看立刻就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接通电话,“冯大师,您可算打电话过来了,我去了好几趟都没见到您,洛凡和无事阁也……哦哦,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沐炳天挂了电话,看向沐苒,“你看我说什么了?冯大师自己打电话过来说了,洛凡有重要的事情去做,不能和外人联系,过些日子就回来了。”

“真的吗?”沐苒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但是心里已经接收了这个说法,毕竟是冯不归打来的。

所有人都因为这通电话忽略了无事阁为什么忽然没有了踪迹这件事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