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老妖又看了一眼正在床上嬉闹的五个女人,压低声音:“《倚天》续集,乃至王导今后的电影,我就不说投资了,那是永盛公司的事情。我嘞,嘿嘿,还会继续麻烦王导,塞几个我公司的新人过来当群演。一定不会让王导亏钱!”

王胖晶大力拍了下陈文的大腿:“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时辰已晚,早抖!”

说完,胖子领着邱美人离去。

大炕,大通铺。

四个女孩依次从左睡下,陈文挨着侯俊洁的右侧,西蒙尼则睡在最右边,一人一床被子。

土炕从傍晚开始烧饭烧水,不但炕里很热,整个房间也不冷。

陈文掀开自己被子左侧,与侯俊洁的被子打通,将未来张铁淋的小三搂进怀里。

下午在张小敏那里消耗掉了大量弹药,这会陈文也是后勤供应不济,只和侯俊洁亲吻了一会,便沉沉睡去。

……

11月25日,星期四。

今天拍摄武当派两次被围攻的大戏,张小敏担纲剧情女主角。

殷素素抱着童年的张无忌,说出那句著名台词:“漂亮女人的话都是不可信的。”随后自尽。

前世陈文看完看电影,看过张小敏在剧中的演绎,这一世在拍摄现场旁观张小敏说着话时候的恶狠狠表情,陈文忽然懂了,这女人是真情流露,她把自己不甘心被向桦胜控制和玩弄的怨恨,借着电影剧情做了演绎。

好演员啊,把自己的内心情绪藏这么深,不跟你睡觉,老子还真不知道你忍受这么大的委屈。

将心比心,陈文联想到自己身边那群小情人,包括张婉、童颜、戴饶、廖丽芳、金君妍等等。

陈文觉得,自己还算是个有操守的富人,虽然笼络住了那群漂亮的女孩,但他从来没打算控制和禁锢她们。

甚至陈文对她们每个人都做出承诺,女孩们可以随时离去,他绝不拦阻,还愿意赠予她们每人一大笔嫁妆。

今天的戏,小昭只在其中一场小戏份里露脸,大多数时候扮演者邱淑真很闲。

拍摄间隙,陈文和邱淑真一人坐一张椅子,呆在王胖晶的导演位身后不远,嘻嘻哈哈闲聊天。

陈文说:“小弟的生意即将在港岛开业,希望邱小姐来捧场哦!”

邱淑真好奇问道:“陈大才子你要做什么行业啊?”

陈文微笑埋下一条重要的暗线:“我计划入股一家小银行,邀请邱小姐来存款,我聘请了两个理财高手替我掌舵,相信不会让你亏本的。”

邱淑真问:“你的两大高手是谁啊?”

陈文神秘的笑容:“暂时不方便说名字,因为其中一人与另一家银行之间有合作协议。你放心,明年初应该可以公布。我可以这样说,我的这个掌舵人是港岛金融世家子弟,你一定听过名字。”

邱淑真露出甜甜的笑脸:“好呀,我一定来捧场,你是银行家,不要嫌弃我钱少。”

老妖心想:带你做两次金融市场的抢劫,恐怕以后拿鞭子抽你,这辈子你都不肯离开老子的银行了,嘻嘻。

太阳落山前,戒台寺的寺内戏,拍完。

傍晚,大伙提前吃了晚饭,来到戒台寺山脚下一处早已选定并且布置好的山谷,拍摄全局最后一场戏:张无忌携小昭大战火工头陀。

柴油发电机提供电力供应。

威压、吊绳、滚轮、钢索……各种武打特效齐上阵,陈文也是看得新奇有趣。

除了李联杰、邱淑真和头陀的扮演者外,其余演员全都杀青了。

大伙带着拍摄胜利完成的喜悦心情,围观三人对打。

周围全是永盛公司的眼线,陈文保持在张小敏三米之外,他和自己带来的三个女孩嘻嘻哈哈,跟一帮子剧务抽烟吹牛。

天黑时,西蒙尼和徐净蕾乘坐吉姆尼回到了戒台寺,他俩奉命跑了一趟门头沟,买空了好几家小卖店的香烟。

吉姆尼的后排座,堆满了将近两百条各种香烟。

按照剧组的人头,陈文送给每位演职员一条烟,品牌价钱随机。

每个人都说陈大才子的好话,好几个永盛的伙计问陈文,什么时候再来港岛,要来我们永盛探班哦。

陈文琢磨了下,他倒是接到过多家唱片公司的邀请,参加明年1月18日的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但很不巧,他必须在明年1月份前往纽约,收购开普勒银行和特郎普的两处物业。

9点,《倚天》杀青。

众人欢呼,抓紧时间收拾东西。

当晚,剧组离开了戒台寺景区。

剧务们负责将一部分器材和服装还给涿州影视基地,另一部分设备和定制服装则打包运往帝都,再空运港岛。

剧组兵分两路,后勤的人前往涿州,主创和演员团队奔赴帝都。

徐净蕾和侯俊洁搭乘孙梦全老师的面包车,返回北影。

陈文和西蒙尼自驾吉姆尼,载着刘闵涛和朱圆圆。

为什么这样的分工?因为中戏在南锣鼓巷边上。

晚上11点,抵达中戏门口。

刘闵涛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又看看紧闭的校门,小声问:“圆圆啊,你说……咱宿舍楼门该不会又锁了吧?”

朱圆圆嘀咕:“肯定锁了。咱们现在进去,被田老师抓到,又该记名字了!”

陈文坐在驾驶位,嘿嘿笑道:“算啦,上我家猫一晚,明天一早你俩再回学校,我要去央妈当考官。”

起步吉姆尼,前进了没几轱辘,忽然看见了好戏。

一台老红旗轿车,从东棉花胡同,自东向西开过来,停在了吉姆尼后面的中戏南门。

陈文踩死刹车,笑着说道:“涛涛,圆圆,看后面,你们同学还是师姐,下班回来啦!”

两个女孩赶忙向后转身,透过吉姆尼的后窗,借着东棉花胡同,仔细看后面的红旗车。

“一,二,三……”刘闵涛数着人数,一个又一个女孩从红旗车里钻出来。

“哎哎,我们班的耶!”朱圆圆惊呼,“涛涛你快看,我们班三个!”

“哎呀你别吵啊,我都数乱了!”刘闵涛顾不上看脸,忙着数人头。

陈文的视力极好,被大神加强了呗,仅凭倒后镜,他已经数清楚了,一共12个女孩,从红旗车的几个车门里钻出来。

槽!

谁的车啊,真踏马能装!

12个女大学生,加上一个司机,一台五座轿车怎么装的啊?

中戏的校门已经锁了。

不一会,12个女孩互相帮忙,一个个居然翻墙进了学校!

陈文笑嘻嘻问:“你俩不翻墙吧?”

刘闵涛和朱圆圆一起摇头:“我们去陈老师家里住。”

红旗车起步,怼住了吉姆尼的车屁股,按喇叭。

东棉花胡同很窄,红旗车很宽,没办法错车。

陈文双脚离合+油门配合,起步前进,向右转进南锣鼓巷北段,回到自己的温馨小院。

进门的时候,陈文心里嘀咕:陈晓艺劝老子不要吃独食,别把中戏女生整锅端,看今天这架势,有人比老子狠多了,直接用一台红旗车给12个女大学生给全端了!

狗/日/的!大色狼!

家里没人,黑漆漆的。

唐瑾带着那对口技师徒去了大西北,张婉住“福王府”。

在涿州住宾馆,可以洗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