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又是解药?”

秦惊龙稍稍一怔。

杨一笑和杜月泩离开,是为了地尘之眼。

按照杨一笑的医术,他认可了地尘之眼可解万毒之王炼制的毒药。

那这个狼牙塔的活口,说的解药也是低沉之眼吗?

“他说的解药是什么?”

秦惊龙皱眉问道。

“离火瞳目!”

顾长冬说出了这个很拗口的名字。

他也有修武的弟子,对于武道界的一些天材地宝虽有涉猎,却也是第一次听说离火瞳目这个东西。

“怎么会是离火瞳目?不应该是地尘之眼吗?”

秦惊龙一下子懵了。

他一介武夫,不擅医术。

杨一笑的医术名扬海内外,他分析了万毒之王的毒药,得出结论需要地尘之眼来解毒。

现在,狼牙塔这个活口,说的解药竟然跟杨一笑的结论不一样。

这踏马到底怎么回事?

“哦对了秦帅,镇北旧将窦老板知道此事后,已经带人出发去找离火瞳目了。”

“他们走得急,让我向您代为转告。”

顾长冬又汇报了这件事。

“去了几个人?”秦惊龙问道。

“算上窦老板,一共六个。”顾长冬回复道。

这次走了六个,算上杨一笑和杜月泩,镇北旧将为了解药已经离开了八人。

秦惊龙不担心是假的,这会不会是狼牙塔的计谋?

这些镇北旧将万一身陷重围,绝不是秦惊龙想看到的结果。

他已经失去了祝九郎,断然不想看到这些镇北旧将为了自己的事情,奔波八方陷入重重危险。

“你告诉沈平川,让十六阁的阁主快点启程跟过去。”

秦惊龙当即做了安排。

他本以为跟玄武王的王族之战推迟,可以让这些镇北旧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养精蓄锐只等爆锤玄武王那只乌龟。

没曾想,解药的事情又冒了出来。

现在看来,他需要好好挖一挖万毒之王的老底了,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得翻出来。

还有狼牙塔,也必须深挖。

“好的秦帅!”

顾长冬领命离开。

……

第二天。

秦惊龙回到了市区。

萧中鸣昨晚又喝多了,张豹大半夜临时被叫回来照顾他。

从门牙镇离开的时候,萧中鸣还在呼呼大睡,秦惊龙也没舍得叫醒他。

有张豹在,秦惊龙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车子开进市区,秦惊龙忽然想去八龙城驻地看看妻子萧迎月。

他记得萧中鸣说过,八龙城那边好像有人闹事。

而就在车子开向八龙城驻地之时,秦惊龙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正是萧迎月打来的。

秦惊龙心里一喜,妻子这是跟自己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迎月,我正要去八龙城看你。”

秦惊龙接了起来,一脸欣喜的说道。

“你才想起来看我吗?昨天八龙城有人闹事你都没出现,要不是张豹大哥过来,我们的办公室都要被人砸了。”

不想,萧迎月一肚子怨气。

秦惊龙跟萧中鸣去门牙山打擂的事情,不可能告诉萧迎月。

张豹回来摆平事情,也没泄露秦惊龙和萧中鸣的行踪。

所以,萧迎月以为秦惊龙不关心她。

“谁干的?”

秦惊龙皱眉问道。

“是经济开发区这边的地头蛇,收保护费的那种,张豹已经摆平了!”

萧迎月回复了一句,又继续说道:“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让你帮我去火车站接个人,是我妈那边的亲戚。”

“我妈不会开车,我这边也走不开,张豹他们仨又不知道去哪了,所以只能麻烦你了!”

“跟我客气什么,你把要接的人的联系方式给我,我现在就去火车站。”

秦惊龙当场答应下来。

妻子的事情,他责无旁贷。

“哎,我妈这个人太好面子,我本来想让她打车去接,她死活不同意。”

“还有,你要接的这一家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跟我妈一样好面子,你一定要多担待点!”

萧迎月叮嘱道。

“我记下了,那我接到人送哪里?”秦惊龙问道。

“你先把他们送去蓝湾公馆,午饭我来安排饭店。”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这边还有好多合同要处理,先这样!”

萧迎月着急忙慌的挂了电话。

她刚接手八龙城项目,这个项目规模太大,涉及的资金高达数十亿。

万事开头难,萧迎月所有事都亲力亲为。

秦惊龙忽然间有些后悔了,不该让妻子这般操劳。

可是,他有知道妻子特别的要强,这个时候让她从八龙城项目里退出来,她肯定不会同意的。

算了,等这个项目结束再说吧!

秦惊龙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小顾,去火车站!”

秦惊龙吩咐顾长冬向机场开去。

……

萧迎月让秦惊龙接的人是她母亲王慧兰的妹妹一家,也即是萧迎月的小姨。

王慧兰就这么一个妹妹,嫁到了苏城隔壁城池永城的一个县市。

以前萧家如日中天之时,王慧兰的这个妹妹没少来苏城揩油。

自打萧家跌落豪门序列,这一家子来的就少了。

这不,听说王慧兰的丈夫萧中鸣回来了,还带回来这么多钱,这一家子又来揩油了。

这件事情说到底,就是王慧兰嘴碎爱显摆。

萧中鸣三年出走,强势回归苏城,这让憋了三年的王慧兰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

她在朋友圈大肆炫耀,恰好就被妹妹王慧琴给看到了。

于是,王慧琴就带着丈夫和儿子,风风火火的坐火车过来了。

萧迎月说这一家子不死省油的灯,绝不是信口胡来。

就说这一次的火车票,都是王慧琴让萧迎月在网上订购的。

至于王慧琴一家以前做过的非分事情,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秦惊龙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妻子的亲戚也是他的亲戚。

抛开一尊王族的身份,家长里短这些事情,秦惊龙终归要以一个俗人去应对。

苏城火车站出站口。

顾长冬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王慧琴三个大字,秦惊龙站在一旁等待。

两人来的很早,提前一个小时到的火车站,生怕接晚了。

这第一次跟妻子的亲戚见面,秦惊龙自然想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

“喂,你们俩有没有点眼力价,不知道过来帮忙提一下行礼吗?”

随着出站口涌出一拨旅客,一个流着波浪卷的妇人朝秦惊龙这边大声喊了起来。

她身边站着一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以及一个脸庞黢黑的中年汉子。

“应该就是她们仨了,走,过去迎一下!”

秦惊龙招呼顾长冬一起上前。

对方肯定是看到了顾长冬举着的牌子,这么大的字很显眼。

“把行礼搬到你们车里去,累死老娘了,这火车站的出口七拐八拐的真饶路!”

秦惊龙走到近前,还未开口,王慧琴就趾高气昂的吩咐道。

这口气,这架势,就像是在指使两个下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