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洛尘之所以担忧,是因为大师兄一旦转世,怕是就藏不住身份了。

在东大宙那边,在一个富贵人家出生了一个孩子。

富贵人家姓唐!

这个孩子一出生就给家庭带来了灾难!

因为这个家里的家主唐玄是东大宙四大古姓的汤家的一个外戚,同时还是天下正道的掌门人!

天下正道以苍生为社稷,以正道心怀天下苍生!

但是这个出生的孩子却在第一时间给唐玄一家带来了几乎灭族的为难!

因为这个孩子一出生就带着魔气!

魔这种生灵,在仙界几乎是很难生存下去的,一来是因为少,二来则是因为几乎是人人喊打的!

更何况这个孩子居然是天下正道掌门的孩子?

唐玄为人光明正大,浩然正气长存!

可以说,他的浩然正气是当世最为浓郁的,素有唐玄正气古今长存的美誉!

但是当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唐玄整个人直接呆呆的看着天空,足足三日!

他的孩子很可能是一个魔!

而且他只能竭力去掩盖这一切!

因为事情一旦败露出去了,那么他这个天下正道掌门不仅要被耻笑不说,可能还要遗臭万年。

第三天的时候,唐玄没有说话,但是其母亲,也就是这个孩子的婆婆还是有所行动了。

唐玄的妻子在孩子出生之后的第十天里,悄悄的带着孩子离开了。

唐玄的妻子叫做素柔!

素柔没有解释,离开的时候,浑身是鲜血和伤痕!

因为唐玄的母亲差点杀了她和孩子,要不是她运气好,没有喝下那碗粥,怕是早就被毒死了。

而这件事情唐玄知道,或许又不知道!

素柔带着孩子离开后,也是背景离乡。

十年来,他们一直漂泊,一直在躲避!

因为这十年的时间,他们不仅要躲避其他人,还要面对着追杀!

来自天下正道的追杀!

这一年,是大雪纷飞的一年,素柔带着唐浩辗转了到了一个青山下。

这青山下有一个小村子,村民也很欢迎素柔。

毕竟一来素柔长得漂亮,二来这个孩子水灵灵的,一双眼睛十分的引人注目。

只要不是修法者,其实还是很难察觉唐浩身上的魔气的。

素柔买下了一户搬到城里的农户旧家,打扫了一番。

然后就安顿下来了。

“母亲,我出去采摘些野果!”唐浩乖巧的开口道。

“路上小心点。”素柔倒是点点头。

其实素柔搬来的第一天,村里就传开了。

因为素柔即便是已经刻意扮丑了,但是身为曾经仙子的她,那股气质还是难以掩盖的。

“据说搬来的是个孤儿寡母,那女的长得虽然普通,但是那气质实在是太迷人了。”

“嘿嘿,隔壁王老二,据说已经偷偷的在村头大树上蹲了一下午了,就为了看那小娘子!”

“啧啧,那皮肤真水灵,那身段真的是了不得!”

村口几个壮汉七嘴八舌的开口道,毕竟男人嘛,都好这口,钻在一起,议论漂亮女人很正常。

“要我说啊,人家孤儿寡母的,孩子也还小,谁有那个本事,娶回家去暖被窝?”其中一个汉子开口道。

“嘿,你还别说,坝子上李老三已经去中村头媒婆了!”

“哎呦,他奶奶的,他动作真快!”其中一个壮汉一拍大腿,拔腿就跑了。

这个村子人不算多,也就一百多来户,约摸六百多口人。

素柔刚刚取出衣物,洗了一下,正在屋外的院子里晾衣服,结果门口就来了一个老大妈。

大妈就是村里的媒婆,这村里的婚配,基本上都是过她的手,邻村十里八乡的也都也都会请她去说媒!

“好俊的美妇!”媒婆站在篱笆外,不得不说,如果她是个男人,也会起心思!

纯粹的见色起意!

“你男人呢?”媒婆开口问道。

“死了!”

“怎么死的?”

“打猎死了!”素柔的回答很简单,看也不看媒婆一眼。

毕竟这些人什么心思,她心里知道,而且她有伤在身,也不愿意多搭理人。

“那就好办了啊,村里坝上的李老三托我来问你一句,缺不缺个男人?”

“不缺!”素柔拍打着衣服。

“你一个人还托着个娃也布容易啊。”

“找个男人一起养,有依靠。”媒婆劝道。

“我自己能养。”

“那你不想有个男人陪着你?”

“不想!”

“女娃子,嘴还挺硬。”媒婆子笑到。

“这里又没外人,你也甭藏着,我们村里有一百多汉子没有婆娘,你跟老婆子我说说,看上哪一个了?”

“张家三兄弟,那身板好!”

“李家四兄弟,城里有点小买卖,吃喝不愁!”

“王家”

“谢了,没兴趣。”素柔晾好衣服,转身已经进屋了,然后把门关上了。

但是没过一会儿。

“来,放这里,对,轻点,里面东西贵!”

素柔眉头一皱,走出屋外,结果就看到了一群人正在往院子里搬东西。

一箱一箱的,而且指挥的正是那个媒婆。

“这是张家的聘礼!”

“拿走,不要。”素柔也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你这女娃咋就这么不听劝呢?”

“来,都是女人,我懂,这是害羞了吧?”媒婆说着就上前去抓素柔的手。

结果素柔往后一退。

“我跟你说,张家来头可不小!”

“你可别小瞧了张家,人家能够看上你这个寡妇,那是你的福分,多少女娃想嫁还进不了人家门哩!”媒婆苦口婆心的说道。

结果素柔直接进屋,门一关,不理了。

晚上唐浩已经回来了,看着一院子的东西,也是眉头一皱。

这些年,他们娘两很难过,不是情绪,而是日子上难过。

经常要东躲西藏的。

“娘,我们为什么要躲?”唐浩坐下来,剥了一个野果,递给了素柔。

“他们脑子有问题,这天下人的脑子都有问题,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早点睡吧。”素柔拍了拍唐浩的脑袋。

这一年,唐浩,十岁!

他不是很懂,什么叫做天下人脑子有问题!但是接下来,他知道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