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真的?”

李东河兴奋道,现在他跟钱齐高已经是跟叶秋站在同一条船上了。

只有抓了司徒天,他们才能够赢下这场斗争。

而且他为了司徒天的事情好几天都没好好睡觉了,现在听到这个消息怎么不兴奋。

李东河边穿衣服边快速道:“那个人证是是谁?”

叶秋直接说道:“你肯定想不到,司徒天的姑姑,司徒晴雪。”

李东河一愣,愕然道:“他的姑姑会指证他?不可能吧。”

叶秋简短说了一下他们的恩怨:“现在立刻逮捕司徒天,我怕夜长梦多,他可能会潜逃。”

李东河叹了口气:“没想到事情是这样,放心吧我马上去办。”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给钱齐高通话,又吩咐了监视司徒天的那些同事,配合警局行动,但是让他想要骂人的是,外勤人员居然把司徒天的行踪跟丢了,只好再打电话叫交通部门配合,封锁了出入道

路,然后全城搜索司徒天的踪迹。

……

叶秋收好手机,然后跟着张洪飞下山。

几个人带着司徒晴雪上车就扬长而去,离开了香山。

一个半小时之后,叶秋等人出现在了天广市一栋大厦的楼下,几个人走进大厅当中,然后乘上了一台vip专用电梯。

“这栋大厦表面上只有地下2层,实际上下面还有4层是我们国安在天广市的秘密行动处,只有刷卡才能够下去。”

张洪飞拿出一张磁卡刷了一下,然后电梯开始启动,直接往下而去。

叮!

电梯门打开,张洪飞带着人走了出去。

司徒晴雪被人带到了一间审讯室当中,然后才把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拿下来,略微眯了眯眼睛适应了光线后,才看清楚对面坐着的人,就是说自己儿子还活着的年轻人。

张洪飞开门见山道:“司徒晴雪,关于司徒天的生意你了解多少?”

司徒晴雪脸色冷峻,淡淡道:“我想看看我儿子。”

张洪飞示意了一下叶秋。

“可以理解。”

叶秋点点头,拿出手机拨通了老蔡的电话,没多久电话接通:“老蔡,我是叶秋。”

“我说你小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

“还记得我上次塞给你的一个新兵吗?帮忙派人把他给我送到天广市国安办事处。”

“那个新兵到底有什么问题?”

叶秋呵呵笑道:“没什么问题。”

老蔡骂道:“你这个小子不安好心呐,自从我收了这个新兵后,有好几个人跟我说过要这个人了,要不是你放过话我早就放人了,今天要是没个解释我就不放人了。”

叶秋说道:“老蔡,我什么时候坑过你?你也要相信我的人品对不对?”

老蔡笑骂道:“相信你的人品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叶秋无语道:“我的人品在你眼中就这么差?”

老蔡哈哈大笑道:“军中谁不知道你小子就是个混球,以前偷看老谢家那丫头洗澡吧?”

叶秋脸都绿了,这老蔡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为了这件事情他被老谢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连忙咳嗽了几声:“行了,行了,事情关系到司徒家。”

他简略的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老蔡听了后勃然大怒:“妈的,这群王八蛋,我们的军人、警察在前线跟毒贩厮杀,他们这群王八蛋倒是在后面吃着人血馒头,放心吧我马上让人送过来。”

“谢了。”

叶秋说道。

2个小时后。

叶秋跟张洪飞正在审讯室里面等着,突然有人过来报告:“队长,人送过来了。”

张洪飞揉了揉眼睛:“带过来吧。”

那个人点点头离开,时间不久就领了一个穿着军装的人走进来。

江辰走进来立正敬礼道:“报告!”

叶秋听到这个声音就转过头看了看江辰,都说军队是历练人的地方,江辰被他丢进去几个月出来,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纨绔少爷那种气质,头发也剪的很短,看上去很精神。

叶秋开口道:“江辰,还认识我吗?”

江辰看了叶秋一眼,立刻咬牙切齿道:“怎么不认识!”

叶秋淡淡道:“不要用那种目光看着我,杀了你爸和哥哥的又不是我,这次让你过来是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

“什么机会?”

江辰紧紧盯着叶秋。

他被扔到军队之后,刚开始对叶秋恨不得杀之后快,但是后来渐渐的也想了很多了,特别是受到了军队的洗礼之后,隐约间明白了很多事情,对叶秋的恨意就淡了下来。

叶秋说道:“向杀父杀兄仇人报仇的机会。”

江辰身体一震:“是谁?”

叶秋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说道:“看起来你在部队里面改变了很多,我可以告诉你,是司徒天杀了江虎和江超,这个人你认识吗?”

江辰摇了摇头:“不认识。”

他本身就没有参与过毒品的事情,没跟司徒天接触过。

叶秋说道:“那你母亲司徒晴雪你应该知道,这个人是你母亲的侄子。”

江辰猛地抬头看着叶秋:“我妈?”

叶秋一愣:“你没见过你妈?”

江辰嘴唇颤抖,有些激动道:“没有,我爸说我妈在我出生后没多久,就因病去世了!”

叶秋跟张洪飞对视了一眼,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然后看着江辰说道:“你妈现在就在这里,我可以带你过去见她。”

“她就在这?”

江辰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

“走吧。”

叶秋起身带着江辰到了司徒晴雪的房间面前,“咚咚”敲了敲门。

“进来吧。”

里面传出司徒晴雪的声音,对于她的待遇还是不错的,提供私人住房,就是行动被软禁在这里。

“进去吧。”

叶秋对着江辰摆了摆手。

江辰深吸了口气,然后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司徒晴雪正坐在床边,出神地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写什么,连江辰进来都没有注意到。而江辰看到这个女人,一种叫做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即便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但是仍能够感受到那种血亲的亲切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