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呜呜……”

短发女子坐在地上伤心的大哭,估摸着暂时无法沟通,只能等对方冷静下来再说了。

如果按照女医生的说法,死者从中毒到死亡不会超过十分钟。

死者从发病到死亡应该有五分钟左右。

从中毒到发病应该也有五分钟,韩彬没注意到死者什么时候进店的,但是从他们桌子上吃剩下的食物来看,进店的时间绝对不止五分钟。

从以上分析来看,死者很可能是在店里中的毒。

基于这一点,店里的人多有作案嫌疑,在没有排查清楚前,韩彬不可能让他们离开。

很快,派出所的人也来了,协助韩彬维持现场秩序。

韩彬暗松一口气,店里的员工和客人加起来有二十多号,这些人一旦闹起来,凭他和赵明两人很难控制局面。

现在有了足够的人手,韩彬和赵明也能腾出手来调查受害人的死因。

死者身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只有短发女子还抱着死者哭泣,餐厅的服务员和其他客人都站的远远的,谁也想不到吃着饭会发生这种事。

韩彬蹲下身仔细观察死者的情况,死者脸色发青,胸口有一滩呕吐物,手脚都是直挺挺的,眼睛睁得老大,看起来有些吓人。

“老公,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短发女子依旧在低声哭泣。

韩彬道,“这位女士还请节哀顺变。”

短发女子缓缓的转过头,望向韩彬,“你是警察对吗?我老公是怎么死的,他刚才才好好的,怎么就死了。”

“我也想查清楚他的死因,还需要你的协助。”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不是警察吗?你一定知道的,快点抓住杀死我老公的凶手。”

韩彬试探道,“你怎么知道他是被杀的?”

“他一个好端端的人,没病没灾的,要不是有人害他,怎么可能会死。我不相信,我不信。”

“你怎么称呼?”

“马晓琳。”

“你爱人叫什么名字?”

“陈子河。”

“今天你丈夫有没有身体不适?”

“没有,他身体一向好,还说想吃肉了,我就陪他一起来吃烤肉。”

“你们什么时候进的餐厅?”

“六点多吧。“

“仔细想想确切时间。”

“应该是六点半左右。”

韩彬瞅了一眼手表,现在已经是七点五分钟了,从时间来看死者应该是在餐厅中的毒。

“陈子河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没有。”

“是没有,还是你不了解?”

“他没跟我说过,要是有的话,他一定会跟我说的。”

“他进店后都吃过什么东西?”

“我们是在这个桌子上吃饭的,只吃过桌子上的东西。”说到这,马晓琳脸色微变,“呀,会不会是这家店的食物有毒,我老公被店里的烤肉毒死了。”

马晓琳的声音不小,周围不少的食客都听到了,顿时乱了起来。

“妈呀,我也吃烤肉了,我不会也中毒了吧。”

“我就觉得今天的烤肉没以前新鲜了,是不是有问题的肉。”

“医生,您也给我检查一下吧,看看我有没有中毒。”

“对对,医生您别走,给我们也检查一下,这顿饭吃的真TM闹心。”

“你还好意思说,我刚才都说吃海底捞了,你非要吃烤肉,这下好了吧,人都吃没了。”

“这我哪知道,我不是寻思着海底捞不实惠嘛。”

……

听到这些吵声,餐厅店长的脸都绿了。

女店长走了过来,“您好,这位女士,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对您丈夫的死我深感抱歉,但我可以用人格担保,我们餐厅的食物绝对没有问题。我们公司是大型连锁餐厅,所用的食材都符合国家标准,不可能出现食物中毒的问题。”

“你的人格有什么用,能救活我老公嘛,别提什么大型连锁餐厅,都是骗人的,国内的食品有安全的嘛,还不是你毒我,我毒你。”

“其他的餐厅我不清楚,但我们餐厅绝对没有问题。每次进货都是我亲自把关、确认过的。”

“那我老公怎么就死了,你给我一个解释,现在的事实是他死在了你们店,我不是要讹你们,但人刚没你们就急于撇清关系,你们的这种处理方式让我很不舒服。”

“女士,您可能误会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可能是我刚才说的急了,我给您道歉。”

“行了,你们两个别争了。”韩彬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从陈子河病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店里的其他人都没有异常,说明大部分食物应该是没问题的。”

“警察同志,谢谢您为我们餐厅说了句公道话。”

韩彬反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刘萍,是这家店的店长。”

韩彬指着不远处的餐桌,“这张桌子是死者夫妻刚才用的吗?”

“对,就是这张桌子。”

“桌子上的食物都是你们餐厅提供的?”

刘萍走进查看,一一确认,“烤肉食材都是我们店的,不过,桌子上那瓶啤酒不是我们店的,我们店是没有这种啤酒的,应该是外带的。”

韩彬走过去查看,是一瓶琴岛的罐装啤酒,随后,韩彬又查看了其他的餐桌,要么是瓶装的,要么是其他品牌,没有发现类似款式的啤酒。

“啤酒是哪来的?”

马晓琳道,“啤酒是我们带来的。我老公经常喝啤酒,什么事都没有的。”

“你们从哪弄来的啤酒?”

“是我从家里带的。”

“这家餐厅也卖啤酒,为什么要从家里带啤酒?”

“我老公平常就爱喝点小酒,整天说吃肉不喝酒,能有什么滋味,我知道他吃烤肉肯定要喝啤酒,就给他从家里带了一罐啤酒。”

刘萍道,“我们餐厅一般是不允许自带酒水的。”

“你们餐厅的啤酒那么贵,在店里买一瓶,就能在外面买三瓶了,我就是不想花那些冤枉钱,有问题吗?”

韩彬问道,“你有没有喝过那罐啤酒?”

“没有,我不喝酒。”

“都有谁接触过那罐啤酒?”

“就是我老公自己打开喝的,不过服务员在一旁帮我们烤肉,也是能接触到的。”

刘萍反驳道,“您这话我就不认同了,您和您丈夫一直坐在桌子旁,我们服务员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接触你们的啤酒。”

韩彬挥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你老公打开啤酒盖后,你有亲眼看到过其他人接触啤酒罐吗?”

“这个……好像没有。”

“你自己有没有接触过。”

“您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还能给他下毒?”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例行询问。”

“啤酒虽然是我带来的,但是我给他的时候还没有打开,是他自己打开的瓶盖,之后我就没有接触过啤酒罐,后来我老公就出事了。”

韩彬的目光再次望向餐桌,“餐桌上的食物你都吃过吗?”

马晓琳点头,“吃过。”

“你和陈子河的饮食有什么差别?”

马晓琳带着哭腔,哽咽道,“他喝酒了,我没有喝啤酒。”

刘萍长舒了一口气。

从现有的情况来看,问题很可能出在那罐啤酒上,但法医和技术科的人还没来,韩彬也无法证明这一点。

啤酒是马晓琳带来的,而且是特意为陈子河带的,她无疑是嫌疑最大的。

“叮铃铃……”韩彬的手机响了

他给赵明使了个眼色,随后去一旁接听电话了。

“大队长。”

“听说万达广场那边出了人命,你在现场?”

“是,急救中心的人来过,受害人从病发到死亡的时间极短,以前也没有疾病史,很可能是中毒而死。”

丁锡峰沉默了片刻,“既然你在现场,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们队负责吧。”

“我明白了。”

“先这样吧,有什么现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二十分钟后,市刑侦大队二中队的人陆续赶到现场。

韩彬将队员们召集起来,将餐厅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而后队员们分头给食客做笔录。

随后,技术科和法医也赶到现场。

技术科接管了餐桌,法医负责尸体。

韩彬终于能腾出手来关心一下自己的女朋友,“婷婷,你累了吧。”

“还好吧,情况怎么样了?”

“受害人很可能是中毒了,法医和技术科正在调查具体死因。”

“那我和倩倩什么时候能走呀?”

“这样,我安排人给你们做笔录,等做完笔录,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那你呢?”

“我就说不好了,你和倩倩先回家吧。”

王婷关心道,“我知道了,你也要注意休息。”

“这是车钥匙,一会你把车开回去,我坐他们的车走……”韩彬话还没说完,餐厅门口传来一阵哭喊,“呜呜……”

一个中年妇女直挺挺的往餐厅冲,被两名警员拦下了。

“你们放开我,我要见我儿子,你们放开……”

韩彬对着马晓琳问道,“这个女人是谁?”

“是陈子河妈。”

“她情绪太激动了,你去劝劝,让她先不要进来。”

马晓琳似乎有些为难,“她这个人脾气拧,我劝也没用……”

“啊……”陈子河的母亲又哭又闹,看到警员不肯放行,她就坐在地上撒泼打滚,“我要见我儿子,我不相信,不相信……我要亲眼看看他。”

韩彬走过去道,“阿姨,您儿子是陈子河吗?”

“对对,陈子河是我儿子。”

“您怎么称呼?”

“我叫宋红棉。我儿子出什么事了,我要见他。”

“您儿子发生了意外,我可以让您见他,但您先冷静一下,如果情绪太激动,可能会影响到您的健康。”

“我没事,你越不让我见,我心里越急,让我进去吧,求你了。”

韩彬挥手,示意两名警员放行。

随后,宋红棉冲进了餐厅,在陈子河尸体旁被李琴和赵明拦住了,担心她会破坏尸体,影响到法医的正常工作。

“儿子,我可怜的儿子……你怎么就走了,呜呜……”宋红棉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浑身一软,再次瘫坐在地上。

韩彬道,“把宋女士抬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我不去,我没事,你们不用管我。警察同志,我儿子是怎么死的,是谁害死了他?”

“警方正在调查他的死因,他是否患有重大疾病?”

“没有,我儿子的身体一向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他怎么可能突然就死了,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初步怀疑,他很可能是中毒死的。”

“中毒?是不是在这家餐厅中毒的,他和谁一起吃的?”宋红棉环视四周,目光落在马晓琳身上,“是你,是你这个女人,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是不是你害死了我儿子。”

“妈,您怎么能说这种话,子河死了我也很伤心,您别再往我胸口捅刀了行吗?”马晓琳满脸都是委屈。

“我早就知道,我儿子跟你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是不是跟你一起吃饭毒死的?是不是?”

“我们是一起吃饭,但我没有毒他。”

“那为什么他死了,你没死?你告诉我,不是你是谁?”

“我我……呜呜……我怎么知道。”马晓琳捂着脸,跑到一旁哭了起来。

韩彬低声问道,“宋女士,您儿子和儿媳的关系怎么样?”

“谁说她是我儿媳了,她不是,我也不认。”

李琴道,“阿姨,就算你们婆媳有矛盾,你不喜欢她。但只要他们领了证,他们就是夫妻,这是法律赋予的。”

“他们根本就没有领证, 算哪门子夫妻。”

韩彬一挑眉,“他们不是合法夫妻?”

“不是,我儿子的户口本一直在我那,他们怎么可能领证。”

“这么说,是您不同意他们两个领证了?”

宋红棉犹豫了一下,“对,我是不同意,我不待见这个女人,她不是真心跟我儿子在一起,我能看的出来。”

“您觉得陈子河的死和马晓琳有关?”

宋红棉语气笃定,“是。”

“你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我没有证据,她一直跟我儿子在一起,既然存了心害人,机会多的是。就算是有证据,也早被她毁了。”

韩彬道,“那你凭什么认为马晓琳和陈子河的死有关?总得有一定的依据吧。”

“我……”宋红棉犹豫一下,“我没有依据……但我就是知道。”

(本章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