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送走老三盖比。

最后两天,亚当去了波士顿。

朱诺、凯伦,还有从德州飞过来的希瑟,早已等在这里。

四人渡过了美好的两天。

和朱诺谈了谈,亚当总算将老三盖比可能是巴尼2号的糟心事给忘掉。

当然,对于朱诺说老三盖比有可能受到他的影响,亚当是坚决不认同的,头一次对于朱诺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朱诺毕竟是人,而不是神啊。

希瑟时间紧,相聚的机会少,亚当自然不会这么不识趣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两日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

周末晚。

亚当和依依不舍的希瑟在机场告别。

他飞回纽约。

希瑟飞回德州。

朱诺继续留在波士顿。

作为哈佛医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哪怕有那么多挂逼和走后门的,她的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的。

因此毕业分配,被分配在最好的麻省总医院。

凯伦学了护士,有着和亚当、朱诺多年打猎解剖当助手的经历,很轻松。

周一。

早上。

亚当早早起床,收拾妥当后,早早来到了医学中心。

今天是报到日。

早已有人在这等待了。

“亚当。”

一个南宇宙裔女孩看见亚当,走过来打招呼:“还记得我吗?我是……”

“克里斯蒂娜·杨。”

亚当笑道:“朱诺的同学,你和梅雷迪斯还真放弃了波士顿那些好医院,跑到纽约来和我们抢机会了?”

“竞争无处不在,在哪里都一样。”

克里斯蒂娜半抬着单眼皮,不以为意的笑道。

“梅雷迪斯呢?你没和她一起?”

亚当好奇道。

“没有。”

克里斯蒂娜摇头道:“她住在她妈妈的房子里,而我自己单独租的房子,我不习惯和人一起住,昨晚她想拉我去酒吧,我想着今天报道就给拒绝了,她现在多半还在睡呢。”

“你不叫醒她?”

亚当笑道。

“她会醒的。”

克里斯蒂娜笑笑。

“塑料姐妹情啊。”

亚当心中了然,克里斯蒂娜口中的‘竞争无处不在’可不是说笑的,她真的是无处不在竞争。

梅雷迪斯虽然是她好姐妹,但也是她最大的对手,如果梅雷迪斯表现不好,那么梅雷迪斯的许多机会就会落到她的身上。

既然这样,那干嘛要去叫醒梅雷迪斯呢?

甚至亚当有些阴暗的想到,克里斯蒂娜之所以不和梅雷迪斯住在一起,多半也是不想距离太近,省的很多事情不方便。

“那次飞机上,多谢你了。”

克里斯蒂娜转移了话题,道谢道。

“不客气。”

亚当看了她一眼。

两人随口聊着一些八卦消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其他的实习医生陆陆续续到了。

“都到齐了吗?”

一个秃顶的西装男,拿着名单看了一遍众人。

“梅雷迪斯还没来。”

克里斯蒂娜低声和亚当说道。

“放心吧,外科主任是她妈妈好朋友。”

亚当意味深长的笑道。

“也是。”

克里斯蒂娜点头。

对于普通实习医生来说,都是谨小慎微的,生怕触犯了医院的规章制度,被辞退出住院医培训计划。

但是对于梅雷迪斯这样背景超硬的关系户,规矩都是用来打破的。

这也是她明知道今天要报道,昨晚还敢一如既往的去酒吧酗酒找乐子的潜意识底气所在。

“跟我来。”

秃顶西装男也不点名,直接带众人去了一间办公室中,让众人坐下,自我介绍道:“我是医院的法律顾问杰森·道恩,今天负责给你们做入职培训,让你们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现在谁来告诉我作为医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关心病人?”

一个年轻的实习医生举手笑道。

“呵呵。”

秃顶法律顾问杰森皮笑肉不笑道:“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最大的困惑!关心病人?不!你们要记住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医院不希望被起诉!被起诉不是一件好事情……”

接下来就是一大段医生被起诉的案例,各种姿势的都有,不少都是医生好心却还是被起诉的案例,听得众人头皮发麻,对起诉有了深刻的印象。

“很好。”

秃顶法律顾问杰森环视一圈,见众人听进去了,满意的点头:“现在我们来说说,千防万防最后还是出了医疗事故该怎么办?有没有人说说?”

“死不承认?”

克里斯蒂娜举手道。

“对!”

秃顶法律顾问杰森眼前一亮,伸手一指克里斯蒂娜:“就是死不承认,当然那是对患者,不过如果你能确定患者已经死了,那你就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说道这里,他还笑了。

但是没人附和他。

秃顶法律顾问杰森撇了撇嘴,继续灌输深化这方面的概念。

“好了,我的任务结束了,你们跟着你们的科室主任去吧,相信他们也有话要交代。”

十几分钟后,一白一黑两个白大褂出现在门口时,秃顶法律顾问杰森才终止了这个话题。

“外科的跟我走。”

头发很少很短还花白的非裔老人,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克里斯蒂娜第一个小跑跟上。

“走吧。”

亚当对着内科的伊利亚特点了点头,招呼身边的比安卡,也跟了过去。

众人跟着外科主任来到一间房间,等到外科主任打开灯光,才发现里面布置像一间手术室,这就是外科实习医生的练习室了。

“今天你们满怀希望的来到这里,想参加这场竞赛……”

外科主任看着众人,开始了自己的训话,这时,一个女生从外面摸了进来,外科主任看了她一眼,没有训斥对方的迟到,当做没看见,继续说道。

“从前你们是在医学院学习做医生的医学生,而今天你们就是医生了。在这做住院医培训的7年里,是你们一生中最好也是最坏的7年。”

外科主任抱手站在那里,淡淡道:“你们会被推向奔溃的边缘,看看四周,向你们的竞争者打了招呼。

你们中的8位会转到更容易的科室,5位会在压力下奔溃,2位会被劝退,这里就是你们的起跑线,你们的竞技场,你们将何去何从,全看你们自己。”

亚当环视众人,这一届的外科实习医生一共20人,按照外科主任的说法,最后只有5个能成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