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舅舅,你在住啥子?”

“啥子?”

“你啷个筛糠咧?”

“你说个锤子!乱说。”

“我才莫有乱唆,你就是在抖嘛,嚯嚯嚯~~~”

“小白,你是要做瓜娃子吗?”

“我是个好娃娃。”

“好娃娃那就莫要乱说话。”

“我才莫有乱唆,你就是在抖嘛。”

“晚上你还要跟我回家嗷~~~”

“你想啷个嘛?你想哐哐给我两耳屎吗?张老板,你听噻。”

白建平举手投降,怕了,搞不赢小白这个瓜娃子。

他确实是紧张了,手习惯性地打抖,小白这个瓜娃子偏偏要说出来,真是气死人,车里可是有张老板和苏澜啊。

为了避免白建平尴尬,张叹佑怡给小白找话题聊,苏澜也参与进来,这才让白建平摆脱尴尬,大大地松了口气。

到了制片厂,来到会场,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几人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苏澜坐在靠前的位置,与其他人是分开的。张叹和小白以及白建平的座位则是挨一起的。这安排好啊,给了白建平莫大的勇气,不然就他和小白坐在一起,他能依靠谁?瓜娃子?不拆他的台就不错了,还能指望什么?将来养老就甭指望了。

“舅舅~~”小白刚一坐下就有话要说。

白建平瞄了瞄四周,已经来了好多人,应该有五六百人吧。

他坐在前列第二排,感觉自己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一举一动都在被人注视,顿时感到亚历山大,背上仿佛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这石头还在不断膨胀,越来越沉重,压的他手忙脚乱。

“啷个?”他几乎是用尽力气问道。

“我的西瓜头头啷个样嘛?”小白捧着她的西瓜头头,美滋滋地问。

来之前,苏澜给她梳了头发,本想打理一个发型的,但是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发现还是顺其自然好,西瓜头头柔顺又自然。

白建平心不在焉地回答:“你好乖嗷,你的西瓜头头像个西瓜。”

小白嚯嚯嚯笑,悬在半空中的小脚晃荡个不停,转头问张叹:“张老板咧?”

张叹毫不犹豫地说:“你最可爱。”

把小白高兴的不得了。

陈飞雅到了,她的位置和苏澜紧挨着,打趣道:“张叹把你藏哪里了?我到你房间找你没找到,但听工作人员说你来了。”

“珠珠嘴馋,我陪她去逛美食店了。”

“哦,是吗?”陈飞雅笑道。她不确定张叹和苏澜的真实关系,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两人关系不一般,但苏澜掩饰的很好,问也问不出,所以她一切只能猜测。

她来到张叹身边打招呼。对张叹,她是满怀感激的,《女人三十》帮助她事业向前进了一大步,可以说改变了她的演艺事业。

她离开后,姜蓉过来打招呼,还有何超。

“手办达人”刘大文站在远处朝他挥了挥手,没好意思过来。他是个宅男,胆量有限。

此外张叹还见到了有一阵子没见到的动漫部编剧部三组的组长冯栋等人。

“恭喜你啊张叹。”冯栋说道,“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你在影视部门干的风生水起,我们都为你高兴。”

谁能想到呢,张叹离开了动漫部,去往势弱的影视部门,事业不仅没有滑落低谷,反而蹭蹭往上涨,节节升高,让众人大吃一惊。

“在动漫部积累的经验很重要,当初您指导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张叹恭维道。

冯栋笑了笑,心里很舒服,但没当真。

他现在虽然职位上是编剧三组的组长,但声势不如张叹,实际上手上的权利也没张叹大。

张叹参与的《隐秘的角落》,那么大一个项目,他作为主编,实权不是他这种虚职能比的。做编剧的,都更想上“前线”冲锋陷阵。

晚上七点,晚会正式开始。

虽然是公司内部“自娱自乐”的节目,但是晚会设计的很正式,歌舞都很精彩。

节目大部分是公司内部员工自己排练的,花了不少心思。

但今晚的重头戏不是节目,大家关注的焦点都在颁奖环节呢。

最先颁发的是最佳动画短片,接着是最佳动画长片。

浦江电影制片厂的核心竞争力是动画,所以这两个奖项竞争的非常激烈。

张叹参与的《倒霉熊》可以竞选最佳动画长片,但是没有拿到。虽然影响力毋庸置疑,但是从内涵,从艺术性上,差了一些。

晚会不知不觉过了一大半,奖项也陆续揭晓,到了最后几个重要奖项。

“下面揭晓年度最佳新人编剧,有请浦江电影制片厂副厂长唐浩先生为我们揭晓。”美丽的女主持人宣布道。

不少人顿时把目光投向坐在第二排的张叹,此前一直有传闻,这个奖项非张叹莫属。

细数他过去一年的履历,确实足够光鲜亮丽,要是真拿下这个奖项,可谓实至名归。

唐浩走上舞台,在众人的注视下,接过信封,打开来看了看,说:“吴梦青。”

这是动漫部门的一位编剧,278岁,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挥了挥拳头,上台领奖了。

新人编剧不一定就是要刚入职的新人,而是有了第一部主导的作品后该年度的总体表现。

这位吴梦青在制片厂已经干了六七年,去年才开始自己主导一部动漫作品的剧本。

这个结果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原本的大热门张叹竟然落榜啦!

苏澜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他,之前她得到的消息,是说张叹对最佳新人编剧这个奖十拿九稳呢。

张叹朝她眨了眨眼睛,神色如常,并没有失望、愤怒等多余的表情。

苏澜见状,心里微松,起码,张老师心态保持的不错嘛。

小白不明所以,好奇地问张叹:“张老板,啷个大家都在看你咧?”

张叹小声说:“他们是看你可爱,在看你呢。”

小白皱着眉头,小声嘀咕张老板果然神戳戳,把小白当憨憨儿呢。

最佳新人编剧后,紧接着是年度最佳编剧。

这个奖项由苏澜上台颁发。

当她走到台上,现场氛围明显热烈了许多,掌声自发响起来。

对现场漠不关心的小白又找张叹聊天,说看,张老板你的女胖友上去了。

张叹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让她小声一点,不要让别人听到了。

当从主持人手里接过信封,拆开来看了后,苏澜脸上没绷住,惊讶了一下,接着露出了笑容。

“获奖的是,张叹~~~”

张叹呆了呆,接着在周围人的祝贺声中起身,走上舞台,从苏澜手中接过一个奖杯。

两人礼貌性地一个祝贺一个感谢。

“张老师,恭喜你,实至名归。”

“谢谢,很意外,但更加荣幸。”

像那么回事。

舞台下的众人这时候才恍然,难怪张叹落榜了最佳新人编剧,原来人家的目标是更高一层的最佳编剧。

最佳新人编剧和最佳编剧,肯定是后者的分量更高。

浦江电影制片厂向来有重视编剧的传统,能在这里拿下最佳,在行业内也是能叫的响名号的。

台下坐着许多老编剧,看着年轻帅气的张叹意气风发,心中感触颇深。

姜蓉是由衷的为他高兴。何超是羡慕却又自叹不如,他们一起进入制片厂当编剧,如今他在动漫部《倒霉熊》剧组中担任辅助编剧,而张叹已经是好几个大项目的第一编剧了。

这人和人,真不能比,不然会觉得自己除了帅其他一切不如人。

噢,帅也比不过。想到这里,心如刀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