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司予说着,不自主地啰嗦两句,倒像是在哄一个生病的孩子。

周近屿眉眼间不禁染上一丝笑意:“好,我知道了。”

司予看着他难得的柔和温静,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你昨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说错话,把你气走了,所以担心你……司予,对……”周近屿垂下眉眼,一清冷的大男孩,第一次低下头颅。

“都是成年人了,我一时间自我恼怒,又怎么会一直想不开?

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了,你见不到,就应该早早回去,在外面傻站一晚上算什么?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这样做。”司予垂下眉眼,向来清甜的语气冰冷。

周近屿想问她为什么和宋珧在一起,可司予的话一出,把他的念头又堵了回去。

“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这样做。”

他们之间?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有些话,他生怕再一说出口,就变成了诘问,甚至伤害了司予。

“其实我的本意不是说那些,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时间情绪激动,伤害了你……我就是想认认真真地给你道歉。”周近屿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目光一瞬不瞬地看向司予,目光虔诚而认真。

“你不会真的因为生我的气,而离开吧?”他问得有些小心翼翼,一点也不像平日里的他。

司予心底闪过一丝惊讶,面上不动声色,还是照实答道:

“不会……应该说,我从来没有生你的气,要气也是气我自己,自然也就不可能因为生你的气而离开……

至少现在不会……”至少要等到你渡过危险……

司予在心里默念——等他真正安全,也就是她离开的时候。

周近屿知道司予说不生他的气,可能是没说实话,但听到她说暂时不会离开,他第一反应还是高兴。

以后的事情,他无法想象,更无法控制,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想把她留下来。

“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不生气,我保证以后都不再乱说话,你以后生气,可以反过来说我,直到出气为止……”

话音未落,司予就皱起眉头,心里又疑惑又想笑。

周近屿见她脸色不对,生怕又哪里不对,惹她生气,连忙改口:

“当然了,像司予你脾气这么好,肯定不会像我一样,一冲动,就不知所谓地乱说话……

那下次,如果你还是生气了,暂时不想说话,甚至不想见我,你可以直接给我讲——

我出去,你就留在那里不动……因为,一旦找不到你,我会很担心……我宁愿自己出去,把安静留给你,直到你气消得差不多了,我在回来……”

周近屿虽然是在病床上,但他个子高,一坐直身子,就已经和站在床前的司予差不多高了。

他一瞬不瞬地望着司予,深邃的瞳眸泛着水光,虔诚而炙热。

司予有些呆愣住,努力压制住情绪,却很是禁不住心砰砰得跳得厉害——又羞又怒。

对,不止有羞赧,还有恼怒……

他明明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说这些话?

故意羞辱她?

她几乎无比偏激地这样想着,随即,不禁鼻头一酸,红了眼眶。

心里涌动着一股情绪,她背过身去,睁大眼睛,隐去泪意,直到周近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司予……你没事吧……”

司予长长吐出一口气——她不应该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也许这就是他们关系恶化的原因。

可能,周近屿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她对他是那种喜欢,他只是想和她做好朋友,与此同时,又同情她的病,所以才说了那些话。

只是她自己,因为心底里那份难以抹去的情愫,所以心里敏感至极。

但这不是她能够迁怒于他的理由。

只要她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她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转身来:

“我没事,只是想说,这次是我自己没有调整好心里状态,并不怪谁……你实在没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

周近屿面色微滞:“不为难,也不是小心翼翼,这都是我真心实意的话……”

“没事……”司予轻笑一声打断,“不聊这个了……你听过一段话吗?”

“嗯?”周近屿坐直身子,好整以暇地看向司予。

司予犹豫了一下,才终于开口道:

“有人问,如果你知道,一旦向自己喜欢的人告白,那么,失败后,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那你还会告白吗?”

她这话,说得并不算隐晦,因为她希望不必和周近屿把话说得那么绝,彼此明白,就此而已。

周近屿顿了一下,认同道:“是这样……”他心里涌起一些不安的情绪。

司予点点头:

“彼时,有另外一个认同这句话的人,但他还是很坚定地说,对,我还是会告白。

因为我对那个人的爱慕,甚至占有欲,如此炙热而真诚,我根本无法说服自己仅仅只和那个人做普通朋友……

这就像是飞蛾扑火,我宁愿以身示光,也不愿躲在阴冷处,永远只是向往……”

这不是谁说的,是司予一直以来的想法。

她和周近屿现在的境遇于此相似,最大的差别也就是,还好周近屿及时“叫醒”她,还没有把一切都说得那么清楚,摆在难堪的境地。

也就是这样,他们两人之间,永远隔了层,无法靠近,却是安全范围,这正是她最想要的。

周近屿闻言,突然有些愣住——

“你也认同吗?可我总觉得你现在的语气中,又是庆幸的……”

“嗯嗯……”司予点点头,“是的,如果我身处那个境地,我也不甘愿只和他做普通朋友,可如果真像飞蛾扑火一般,全部覆灭……

我还是会不舍得。

还好,现在就是我想要的……果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话音未落,周近屿却有些听不下去了:

“你,和那个高中同学,宋珧,究竟是什么关系?他真的是你男朋友吗?”

果然,无论是谁,可能都会想做那只扑火的飞蛾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