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呵呵,贤弟你还是太小看我们张丹云掌门了,他毕竟已经是七劫的真仙,要提升八劫虽然还存有一丝希望,但委实也不是很大,但七劫也有七劫的强弱,他如此擅长丹修之法,又怎么会不重视采阴补阳之道?所以他在门中。也安养极多的潜力女弟子,等到修炼到了他可以采阴之时,便会用来提升自身的实力,而孙师妹,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也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况且除了孙师妹的容貌绝丽之外,你应该也知道孙师妹的资质吧?她又如此擅长炼制丹药,所以掌门可是用最好的资源培育她的呢,要不然你以为随随便便她就能有这待遇?”赵极冷笑说道,这虽然多少有点黑张丹云的成分,但也不代表全是假话。

而我沉凝的同时,赵极怕我不信。说道:“贤弟呀,你带着孙师妹这样的优秀美人去集市,可有见哪位仙家对她毛手毛脚,甚至是跟和她说上哪怕一点点轻浮的言辞?甚至看到大哥这么喜好女色的,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

我沉吟,苦笑道:“没看到,我还以为大哥谨守门户,不敢妄为呢。”

“屁话!你大哥有什么不敢吃的?今夜便让你看看大哥雄风!嘿嘿,不过我们还是要说回来,毕竟有些事我不得不提醒兄弟不是?其实呀,我们丹云门谁不知道陌尘仙子是掌门养着准备双修的备用道侣?只是未到采摘之时罢了,所以贤弟你也不要想着到嘴的肥肉不吃,其实该吃还得吃,据我多年沉浸双修道法的法眼,孙师妹恐怕还未被采撷吧?要不然估计要掉落劫数了……当然,也极可能是贤弟捡回了一条命的关键呀,你可以细细想想另一个可能。”赵极得意一笑,这一招当然是把我和张丹云推上了风口浪尖,他决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已经把我和他绑在一条船上了。

“大哥教训的是,好在当时我没有酒后乱性。”我一副倒吸冷气的表情,心中这才了然孙陌尘并没有故意安慰我,我和她确实没发生什么,不过当时真发生什么。难保这张丹云会如何了。

“但今时不同往日了,今晚之后,我们兄弟齐心,何愁诸事不成?另外大哥这里有不少迷情乱性的丹药。有必要的话,趁着酒意你就把孙师妹办了吧,以免夜长梦多不是?回去后,掌门那边我再给你说项。”赵极阴险的说道。

我心道:你小子咋这么阴险?真觉得我蠢透了?我把孙陌尘办了。回去不得给张丹云办了?而你却已经和天一道绑在一艘船上,没有了我,你可以找雪倾城,只是无需再经过我了。

而且。估计赵极也恶意揣度了我是否刮了一层资源的油来肥自己之私,他直接和雪倾城交易,岂不是能多拿一份?这可是和之前做掉古戎的计策一模一样呢,所以说,白眼狼怎么养都是畜生,这赵极天性如此,你想要让他学人善良,肯定是不行的。

“嘿嘿,大哥对我真是太好了,深知我心,如果大哥有那种迷情乱性的丹药,我当然想要一些。正好我之前不是收集滋阴壮阳药材么?已经在丹云门让陌尘炼了俩炉丹药,今夜咱们……”我故意没说完道。

赵极一听,面上一喜,但还是一副鄙视的说道:“你连这东西也让孙师妹炼,真有你的,我说弟子还通知说孙师妹秘密跟你开了俩炉丹药,连药童都没给进去,敢情是炼这玩意,确实是不可示人,贤弟呀,不是我夸你,你简直就是情圣不是?”

“师兄你谬赞了。彼此彼此而已。”我一副谦虚的挤眼,心中暗道这赵极还真什么都敢说,连自己在孙陌尘那安插道童奸细都直言不讳,看来不是没把我看在眼中,就是有杀我之心了,因为他这样的人,绝对不会相信任何人。

赵极却还无耻的伸出手,一副吃拿卡要的表情说道:“孙师妹炼的丹药。指定了是极品,贤弟你可别藏私,分给大哥一些才是。”

“大哥莫要着急,孙师妹也有私心,丹药说用的时候才给我,也怕我用上了夜御九女不是?所以我正郁闷呢,今晚我看看能不能趁她酒意,问她要上些?”我狡猾的说道。

“使得使得。贤弟果然是同道中人,又是其中的好手,那大哥今晚开不开心,也看贤弟的了。”赵极哈哈一笑,随后又跟我寒暄几句,飘然而去,估计就等着夜里齐去仙女阁赴宴了。

我转过身,朝着过道的黑暗处问道:“你都听到了?”

“嗯……”孙陌尘的声音里透着复杂。

隐迹藏形这种法术。只要是我当成自已人的,我从不吝啬教授,当然,就算偶尔露出气息,赵极该说还是会说,原因很简单,我们俩在他眼中,或许和死人没什么区别。就算说了又怎样?而且我和孙陌尘都听到,这事就更好处理了,因为他那一句话不是挖坑让我们跳?三言两语能离间和张丹云的关系,何乐而不为?

至于孙陌尘的面子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值钱。

“真没想到掌门竟也是这样的人……我以为他一直把我当成弟子的……”孙陌尘苦叹。

“邪门外道,多少都有些见不得人的事,青帝门的贪婪,丹云门的重色。不都是体现出来了么?想要改变这样的风气,如果不用重典猛药,也是不可行的,而我们天一道虽然杂道也多,但规矩却森严,早晚等我取缔四大门派,定要给这片乱象重新治理一番。”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孙陌尘点点头,目中崇敬的看着我:“夏大哥,你才是真的英雄。”

“你想太多了,我在这片乱世中,也只是搅动浑水的搅死棍而已。”我笑道,孙陌尘捶了下我胸口:“才不是,你比其他人而言,更干净……那晚上……我就看出来了……”

“嗯?”我心中一愣,那晚上?说道:“什么?”

“没……没什么……”孙陌尘摇摇头,随后又问道:“那今晚你们夜宴。我也能去么?”

“你不去,我也不是很放心,就一起去吧,对了,昭云怎么过一晚上都还没安插进来,我得给她个消息问问。”我笑道,干掉赵极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她去围观?

“真的?那今晚上你也要按照赵极说的,要把我那……那个么……”孙陌尘有些踌躇的眼睛里却还有一些埋怨,心中估计也有些愤愤不平刚才我居然和赵极这样的讨论要把她那个了。

我连忙尴尬的解释:“怎么可能?逢场作戏而已,陌尘你别真这么想,我这是在迷惑赵极不是!?”

“哼,我就说……夏大哥不会这么对我。”孙陌尘轻哼说道,但目中莫名出现了更复杂的光芒,我当然没看出来她的心态。

到了下午的时候,昭云果然跑过来了,而且从街头到巷尾,居然挨家挨户的问了过去,意图是要投奔这闹市街区宅邸的主人,想要当个守家守业的女仙什么的,我也很是微醉,找什么理由不好,居然找了这个?

剩下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昭云要价非常的高,而这闹事街区大半的宅邸主人都不在,这是很正常的,毕竟能在这置业的,多半把宅邸当身份象征,或当成金屋藏娇之地而已,她自然跑空了一半,而就算主人在的,她要么嫌钱少,要么就是嫌人不够上档次,这是在故意就没找到合适的主人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