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当晚六点多钟,因为工地那边的树木和机械都没到场,所以郑老五并没有留在工地,而是开着自己的二手Jeep指南者,回到了家中。

“媳妇,家里还有饭吗?”郑老五刚一迈进自家的院子,便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郑老五家的院子很大,除了一个菜园子之外,还有一个他父亲那一辈留下的两棵梨树,这些年,郑老五虽然赚了点钱,但始终没买楼房,因为他觉得这种大院,住起来要更舒服,也更有家的味道。

“爸,你回来了!”郑老五话音落,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女孩便推开屋门走到了院子里,这个女孩叫做郑念念,是郑老五的独生女,跟郑老五粗犷的长相不同,郑念念长得明眸皓齿,在学校里都是公认的美女,而且郑念念不仅长得漂亮,学习也特别好,邻居们经常会说,虽然郑老五此人不着调,但老天爷却给了他一个好姑娘,每每听到此言,郑老五也是嘿然一笑,始终把郑念念当成自己的心头肉。

郑老五看见女儿出门迎接自己,顺着窗子看了一眼屋里:“丫头,你妈呢?”

“我妈说你晚上在工地吃,所以没做饭,直接跟后院的刘姨跳广场舞去了!”

“这个虎娘们,一天天正事不干,就知道出去瞎蹦跶!”

“你别这么说我妈!”

“行,我不说了。”郑老五咧嘴一笑:“丫头,你吃饭了吗?”

“没呢,我妈让我自己煮点泡面,但我晚上要去补习班,快迟到了。”郑念念扔下一句话,向斜靠在墙角的自行车走去。

“你等会,我送你去补习班!”郑老五作势准备跟女儿一起出门。

“不用了,我跟同学约好了,我们俩一起骑车去。”

“行,那你把这钱拿着,自己买点饭吃!”郑老五闻言,拉开手包,抽出一千块钱左右的现金,递了过去。

“谢谢爸!”郑念念接过钱之后,探头就在郑老五脸上亲了一口:“咱们家还是你对我好,不像我妈似的,我管她要五十块钱,她都得盘东问西的审我半天。”

“挺老大个丫头,怎么一点正形没有呢。”郑老五被女儿亲了一口之后,无奈一笑,身上全然没有了在外面那种混不吝的气息。

“行啦,时间差不多了,我补课去了!我同学还等着我呢!”郑念念吐着舌头一笑,骑上了自行车。

“哎,闺女,你那个同学,是男的女的啊?”

“哎呀,你怎么这么八卦呢!”郑念念翻了个白眼,蹬着自行车离开了。

“我跟你说,你跟那群浑小子在一起玩可以,但是千万别早恋!更不许出格!”郑老五扯着嗓子嚎了一句。

“知道啦!”郑念念应了一声,随即消失在了郑老五的视线之中。

“唉……孩子大了,不好管了。”郑老五看着空荡荡的院门感慨一句,转身回了屋内,在厨房里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吃的。

“这个败家娘们,就知道顾着自己吃饱了,是真不拿我当回事啊!”郑老五一边嘀咕着,一边拨通了自己手下一个工头的电话。

“喂,啥指示啊,五哥?”电话那端,很快传来了工头的声音。

“没啥事,就是问问你晚上吃饭了吗,你要是没吃,咱们一起出去吃点啥呗?”郑老五啃着在冰箱里拿出来的半根黄瓜,开口问了一句。

“咋地,嫂子又出去跳舞,没给你做饭啊?”

“可不是咋的!”郑老五叹了口气:“自从这几年家里的生活好了,这老娘们成天往公园跑,说是要跳跳广场舞,充实一下自己的精神世界,我就不明白了,你说她跟一群老头老太太瞎JB蹦跶,能充实鸡毛精神!”

“五哥,要不然咱们就别出去吃了,正好今天我媳妇也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我刚在外面买了点熟食,要不我再买点酒,直接去你家得了呗!”

“那也行,你顺便再给老黑也打个电话,我估计这个货回家,应该也没饭吃!”

“妥了!”

“我都挺长时间没看见卷毛了,你把他也叫上吧。”

“好!”

“……”

郑老五打完一个电话之后,又去外面的食杂店,买了一些花生米和卤海鲜之类的下酒菜,等手下的三个工头到了之后,四个人直接就在院子里支起了一张小地桌,举杯喝上了。

……

与此同时,一台面包车缓缓停滞在了郑老五家附近的一个路口,车窗敞开后,车内的刘悦探出头,看着正在巷口闲聊的几个老头:“大爷,我问一下,郑老五家在哪住,您清楚吗?”

“沿着前面那条水泥路直走,路边有个巷口立着一座变电箱,巷子里那个红色铁门的院子,就是小五的家!”一个老头指着郑老五家的方向,热情的指了下路。

“谢谢啊!”

刘悦道了个谢以后,伸手拍了拍司机的肩膀,随后面包车直接奔着老头指的方向驶了过去。

……

郑老五家院内。

酒桌上,一个工头跟郑老五撞了下酒杯,轻咂一口白酒之后,开口问道:“哎,五哥,今天下午发生在工地的事,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不知道,咱们打完仗之后,我只跟老黄通过一个电话,连人都没见到,所以也没细问。”郑老五没当回事的摇了摇头:“但是我估计,今天下午的事,多半是吕建伟这个孙子得罪人了,后来要不是因为老黄也跟着挨了揍,我才懒得管他们这个破事呢!”

“五哥,那你说,下次那伙人,以后要是再来工地找麻烦,咱们咋整啊?”另一个工头听说对伙的人是奔着吕建伟来的,插嘴问道。

“能咋整,干呗!”郑老五此时已经两杯白酒下肚,面色潮红的回应道。

“你刚才不是说,咱们不管吕建伟的事吗?”

“操,我说不管吕建伟,也没说任由那群人去工地闹事啊。”郑老五伸手捏起了一块猪头肉,挺实在的开口回应道:“说良心话,吕建伟这个人办事太不地道,我也是打心底里烦他,但是这次咱们干的项目,是老黄跟他翻了脸才给咱们争取来的,我必须给老黄争脸,而且咱们也有一阵没接到啥正经活了,兄弟们既然信得过我,愿意跟着我干,我也得让大家挣钱啊!”

“五哥敞亮!”

“跟着五哥走,吃喝啥都有!”

“必须的!”

其余三个工头听完郑老五的话,纷纷端起了酒杯,而郑老五此人,在干包工头以前,是江湖人士出身,所以行为方式跟吕建伟他们那群商人不一样,他的骨子里更仗义,也更淳朴,虽然性格方面略有瑕疵,但是对手下这群工人也确实没的说,这一点,从郑老五下午动手的时候,工人们一个没落下的冲上去帮忙,也能看出来,他的人缘确实是不错。

……

五分钟后。

“吱嘎!”

一台面包车停在路边之后,杨东推开车门,确认了郑老五家所在的巷子以后,转身看着车内的刘悦等人:“小悦、小傲和豆豆你们仨,就在车里等着吧,咱们今天来找郑老五,主要目的是为了谈事情,去的人多了,容易引发不必要的误会。”

“哎,知道了!”刚要下车的刘悦闻言,又一屁股坐回了车里。

话音落,杨东和罗汉和林天驰先后下车,刚一走进巷子,远远就看见了郑老五家颜色鲜艳的红色大门。

几人走到院子口的时候,杨东顺着敞开的院门,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此刻在院子里的梨树下,正摆着一张地桌,四个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酒兴正酣,正端着白酒杯,面红耳赤的朗朗吹着牛B。

“踏踏!”

杨东见状,也没打招呼,笑眯眯的就走进了院子里。

“我跟你们说,原来在咱们工地做饭的那个颜寡妇,除了腿长点,要啥没啥,肯定比不过建材市场卖农具的那个老板娘带劲,咱们不说别的,就单看那个老板娘的胸,那家伙的,一走起路来,上下直蹦……”一个工头酒劲上来以后,正在吐沫星子横飞的跟其余几人讲着荤段子,一抬头,正好看见了迎面而来的杨东一行人,顿时一愣:“哎!你们干啥的?怎么连话都不说就往院子里面闯呢?”

“刷!”

郑老五等人闻言,纷纷转身。

“呵呵,这是郑老五,五哥的家吧?”杨东对几个人眼中的敌意和警惕视而不见,开口问了一句。

“呼啦!”

四人闻言,纷纷起身,郑老五仔细打量了一下对伙三人,发现领头的杨东之后,顿时皱眉:“你们找我干啥?”

杨东看着郑老五,咧嘴一笑:“五哥对吧?你好,我是三合绿化公司的……”

郑老五压根没等杨东把话说完,脸色一下就变了:“我他妈说话你听不懂咋的,我没问你是哪的,我在问你找我干JB啥?!”

“你妈了B的,你他妈四十好几的人了,好话不会好好说是吧,喝他妈二两猫尿,你在这骂谁呢?”罗汉听完郑老五的话,挽着袖子就要上前。

“汉子,别乱动。”杨东伸手拦了一下罗汉,随后继续笑眯眯的看着郑老五:“五哥,你别误会,我今天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谈谈。”

因为下午林天驰动手打了老黄的事,所以郑老五对杨东等人并无好感,听完杨东的话,面色依旧阴沉:“我跟你之间,有啥好谈的吗?”

“五哥,咱们俩之间,本来没什么恩怨,我更不知道你对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敌意,但是我今天过来,真心没有跟你吵架的意思。”杨东等人在过来找郑老五之前,林天驰就打听过此人的情况,杨东也知道郑老五此人是个四六不懂的混不吝,所以并未在意对方蛮横的态度:“五哥,根据我的了解,你的工程队,好像跟新帆没什么关系,你也不是吕建伟的人,是吧?”

“我是谁的人,跟你有他妈了个B的关系!”郑老五此人平时就不会聊天,此刻上了酒劲,嘴里更是一句人话没有,说话十分难听。

杨东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你是谁的人,跟我的确关系不大,但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跟你谈谈,让你退出新帆工地的事!”

“啥JB意思,这个活,你相中了呗?”郑老五在听见杨东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提起了他也是做绿化的,所以潜意识当中,便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竞争对手:“我如果走了,手底下的人吃啥喝啥去?”

“你有没有饭吃,那是你的事,至于你走与不走,那才是我们的事。”林天驰看着郑老五,站在杨东身旁笑眯眯的答了一句:“我们过来找你,只是谈谈你们该怎么走,呵呵。”

郑老五身边的工头看见林天驰嬉皮笑脸的样子,瞬间酒气上涌:“艹你妈,你是不是不知道,上次去我们工地闹事的那些小B崽子,篮子到底是怎么被踢爆炸的?”

林天驰莞尔一笑,看着那个中年:“我篮子是铁打的,你可能踢不碎。”

“小兔崽子,我艹你血姥姥的!”对面的工头被林天驰怼了一句,伸手拎起酒瓶子就窜了上来。

还没等这个人有所动作,罗汉上前一步,左手抓住他的衣领子,右臂弯曲,对着他脸上就是一个干净利落的肘击。

“嘭!”

中年汉子被一击放倒,登时鼻血横流,罗汉一击放倒这个中年,身体微微前倾,作势就要补上一脚。

“哎!算了!”杨东看见罗汉动手,抬手拦了一下,继续看着郑老五:“五哥,我知道你们这些干工程的,赚点辛苦钱不容易,但是现在吕建伟得罪我了,我肯定不可能让他的工程干下去,既然这件事跟你没多大关系,那么你也千万别逼我跟你玩埋汰的,懂么。”

“你们几个小拉拉,毛长齐了吗,就他妈过来吓唬我!”郑老五牙关紧咬,梗着脖子犟了一句:“那我要就是不走,你还能杀了我呗?”

【Ps:本章四千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