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继续日万!)

晚七点三刻。

音乐和表演社团外,高牧提前来到了这里。

不过他并没有进去,甚至都没有很靠近,只是远远的站在一旁的树下,看着社团内的灯火通明。

白露之后,早晚温差不断的加大,加上海风的加持,这个时候的夜晚,站在树下凉意习习。

高牧没有进去,是不想打草惊蛇。

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也就希望能帮童梦瑶一次性解决,断绝后患。

追求女孩子不要紧,送花写情书,死缠烂打都是办法,但是晚上尾随就已经不是追求那么简单了。

说的严重一些,这已经触犯了相关的法律。

没有任何女孩子可以坦然的接受,很少会有女孩子不被惊吓。

最令高牧担忧的是,万一尾随者的目的不是那么的简单,万一做出什么伤害她人的事情,那就麻烦了。

虽然和白小冰说的嘻嘻哈哈,但高牧心里其实是很重视的。

是他给带童梦瑶来音乐社,是他帮忙安排童梦瑶课余、晚上在这边做练习。

万一童梦瑶出了什么事情,他必将难辞其咎。

所以,要么不动,要动就要一次性搞定。

由于事情的敏感,还有那么的一点不确定性,所以他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提说。

连王菲菲那边没有联系,更没有通过他联系学校的相关部门。

他准备先看看具体的情况,先摸清楚事情的东西南北,然后再见机行动。

当然了,他没联系支援,他一个人来,不代表他就什么事情都没做。

一副从老家背来,一直藏在背包里的指虎,已经放在了他的裤袋里。

只要有需要,随时会被他召唤出来。

这对指虎,可是陪着他大江山的功臣了,当初在小县城,要不是有它的协助,高牧未必能顺利的收服八大金。

之后的文具生意,未必能进行的那么顺利。

一环扣一环,那么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也未必是这样。

随着时间的过去,楼内的灯光在逐渐的关闭,进进出出的人也在慢慢的减少,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安静。

周边的虫鸣叫声,越来越清脆。

高牧站的很无聊,甚至站的发困,几次有去买包烟的冲动,最终还是在嘴里叼上了一根细树枝。

反正才草都吃过了,吃树枝还不是再正常不过。

只有自己足够安静,才能不惊动那未知的人。

自从他来到这里,眼睛有没有闲着,一直在观察周边,只不过一直没有任何的收获。

来来去去的人很多,也有在周边驻留的人,但最终都证明,不是他等待的人。

手上的电子表,太普通也夜光功能都没有,只能借着毛乎乎的月光看了看。

八点三十分。

高牧站在这边,已经过去了四十五分钟,还不知道童梦瑶什么时候才会出来。

这小妮子也真是的,明知道有危险,明知道白小冰今天有事不能陪她,还来训练干什么?

早点在寝室里休息,它不安全,不香吗?

高牧并不知道,类似的话,白小冰对童梦瑶说过,只是她没答应。

她需要每天都努力的练习,争分夺秒,她要展现一个最完美的舞台,送给自己,送给特殊的他。

高牧吐槽没过一分钟,似乎心有灵犀一点通,音乐社的最后一盏灯,啪嗒一下关闭了。

紧接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传出,再接着房门被咯吱拉开,一个婀娜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警惕的张望了周围一下,看着附近两个房间还亮着的灯光,长出一口气,哐当一下关闭房门,抓紧了手中的两本书,快步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低头快步,她要以最快的时间跑回寝室去。

今天情况特殊,只有她一个人走夜路,为了不引人注意,她从七点半开始,就没有再边弹边唱了。

这也是为什么高牧到这边之后,一直没有听到钢琴声和歌声的原因。

童梦瑶有这样的想法,完全是女生的一叶障目,自我安慰。

真的有心人,又怎么会因为她的这种小心思,而放弃离开呢?

差点放弃的,反而是高牧,要不是有白小冰的告知,他肯定会认为童梦瑶不在社团屋内。

看着低头狂奔的童梦瑶,高牧哭笑不得。

明明很聪明的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满身鸵鸟精神的,她不会是以为,只要自家看不到别人,别人就会看不到她吧!

这么可爱。

没有马上跟上,稍微等待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跟他一样在周围蹲守,高牧才双手插袋,嘴叼小树枝,哼着小曲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从这边的建筑转出去,穿过一段长长的台阶,又绕过一片花坛,再走过一座小桥,慢慢的走上了比之前宽敞一些的大路。

虽然经过的地方很多,但其实是一步三景,路途并不远,只是这段路相对结构复杂一些。

看到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路上走动,童梦瑶吊着的心放了下来。

低着的头也重新高高抬起,抱在怀里的书都放松了不少,一直紧赶慢赶的脚步开始轻松了起来。还左右前后的张望了一下,对路上的陌生人倍感亲切,正是这些人,给了她安全感。

高牧跟的比较远,基本上只有在童梦瑶转弯的时候,他才会加快脚步。

一双鹰眼,更是从来没有放弃对周边的扫视,唯一不太关注的就是童梦瑶。

为了防止被有心人发现他的存在,他基本上不去刻意去看童梦瑶,视线很少长期保持在童梦瑶前进的方向上。

只是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回寝室的路已经走了一半,都已经走在大路上了,为什么白小冰说的人还没有出现呢?

是白小冰编故事骗他,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吗?

可看童梦瑶的表现,这个尾随者应该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还不出现呢?

是自己早就被发现了,还是对方今天正好有事没来呢?

问号很多,很乱,想的高牧咬牙切齿,小树枝被他剥了很长一段的皮。

准备追上童梦瑶和她好好的聊一聊,脚下的频率加快,又减速。

在他认为不可能,认为今天晚上就这样了,一切会安安静静的时候,事情起了变化。

对着童梦瑶方向,一个男人手抱着一大把的花,拦住了她的去路。

惊讶的停下了脚步,甚至还退后了几步,想要绕出去。

然而尝试了几次,还是被对方拦在了路上。

“瑶瑶同学你好,我叫桂里有,和你一样是今年的新生,专业是土木工程的……”

拦住童梦瑶之后,抱花男开始介绍起了自己,就差祖宗三代没有说。

童梦瑶一直没说话,逃不掉,她也只能是站在原地听着对方的夸夸其谈。

当然,桂里有具体说了什么,童梦瑶几乎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虽然这个桂里有不是第一个给她送花的,但绝对是大晚上在半路上拦着她送花的。

幸亏是在人多灯亮的路上,不然她肯定会受到更大的惊吓。

童梦瑶看着不断围上来看热闹的人,心情十分的复杂。

这种事情在其他人眼里或许是浪漫,有些女生也许会很喜欢,甚至会心动,但是她的想法截然相反。

她觉得自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很丢人,很倒霉,感觉周围的人都是在看笑话。

可此时的她又不希望周围看戏的同学离开,反而是希望人越多越好,这样更有安全感。

“……瑶瑶同学,我希望能和你成为最好的朋友。我会用我最大的真心,真最诚的心意对待你的,答应做我女朋友吧!”

直接的很,上来就是要成为女朋友,根本就没考虑童梦瑶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只是,这样的情况听了前半段的同学,可能知道这是一场“一见钟情”般的闹剧。

刚刚靠上来只听了后半段故事的同学,就没有这样的思绪,自以为这是一场朋友、同学之间的情感升级大戏。

是男方在表述自己的心思,是男方希望他们之间的关系能更进一步。

于是,有爱热闹者,开始了起哄。

“答应他,答应他。”

明明是孤身一人前来的桂里有,突然就有了亲友团,马上也是精神抖擞。

给起哄的二结构男生送去感谢的笑脸之后,也是一脸期待的等着童梦瑶的答应。

信心倍增。

这是同学的呼声,是民心所向。

原本只有五成的把握,有了“天降”亲友团的支持和呼叫,他的信息指数,瞬间爆棚,冲破云霄。

“童梦瑶,听到了吗?这么多同学都在祝福我们,你就答应我吧!”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我要回寝室了,请你让一让。”

迷茫的童梦瑶是被周围的起哄声惊醒的,无奈的听着桂里有让她无语的话,只有淡淡的拒绝,实话实说。

“童梦瑶,我知道你是个害羞的女孩。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不好意思答应我,这都没关系。你先把花收下吧,这里是我特意在花店预定的顶级玫瑰,一共九十九朵,希望你喜欢。”

说着,把手里的花,往童梦瑶面前递了递,满脸的期待。

一退再退。

童梦瑶怎么可能会接手他的玫瑰花,莫名其妙的,别说什么九十九朵了,就是九百九十九她也没感觉。

“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可能是认错人了,我现在要回寝室,请你让开。”

童梦瑶想的很简单,可她面前不光有桂里有,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围着,现在的她更加难以突围。

委屈的绝望,让他的眼眶都红润了起来。

红眼睛的还有桂里有,他没想到童梦瑶会这么干脆的拒绝,还直言不认识他。

这让他心生郁闷,也是倍感委屈,更是急红了眼:“童梦瑶,你是不是忘记了这几天晚上,都是谁送你回寝室的?对了,你肯定是在责怪我今天没有在音乐社等你。你别误会,不是我没去,是我知道你今天晚上是一个人,所以特意去买了这束花,特意在这里等你的。”

“是你?”

童梦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桂里有的不打自招,让她知道了对方是谁?

是那个每天跟在她和白小冰身后,不说话不吭声,专门尾随之人。

童梦瑶想到的,只是桂里有是谁?

早就已经跟到了近前,站在人群的最外面,默默的看着童梦瑶侧面的高牧,却是眉头一皱,眼睛一冷。

尾随之人的身份自爆,这是好事,也解决了他之前的迷茫。

但是他的关注点,还在他的后半句话,他竟然只到童梦瑶今天是一个人?

高牧都是白小冰特意找他,他才知道童梦瑶的情况。

桂里有一个外人,一个和童梦瑶和白小冰没有接触的人,怎么对童梦瑶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

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姑且不说桂里有这种追女生手法的垃圾,那种自以为是的可笑,单单是他能详细的知道童梦瑶的事情,就让他震惊的不得了。

刚刚沉下去的疑问,冒出来的更多了。

“对啊,就是我啊。原本,我是想默默的做你背后的男人,可我实在是控制不住喜欢你的心,所以我还是要告诉你,那个人就是我。”

自我感觉继续美好,殊不知已经震惊了一大片人。

高牧已经听的快要吐了,要不是想听听他会不会继续自爆,他真的很想上去踹几脚。

脸皮是真TM的厚,真的是至厚则无敌啊!

童梦瑶也想吐,来魔都大将近一个月了,遇到对她有想法,表达意思的男生不少,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奇葩。

她一个对这种事情麻木的人,都觉得倍感恶心,接受不了。

不光是他们,随着桂里有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的不断发酵,围观的人也开始有些接受不了。

女生冷笑,男生窃笑。

那些天降的起哄“亲友团”,也终于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看着桂里有也是目瞪口呆。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要论最奇葩,当属这一位。

原以为是一场浪漫的求爱,到最后才发现狗血到了极点。

周边的鄙夷,气场氛围的改变,桂里有并没有丝毫的察觉,依然在期待着童梦瑶被他的真心打动。

“对不起,请你让开,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以为也千万不要在晚上尾随我了。不然产生误会,对你我都不好。万一一个不好被学校的保安误会,把你当成了流氓,那样麻烦就更大了。”

“怎么可能,我是要和你交男女朋友的,怎么可能会是流氓。”

桂里有高声反驳,他要让所有人都听到。

傻的有些可爱!

童梦瑶离开心切,桂里有似乎也没有了继续自爆的觉悟,高牧准备结束这一场闹剧。

就在刚刚,童梦瑶那句我已经有男朋友的话,给了他很大的灵感,高牧准备围绕这一点,好好的做一做文章。

高牧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朝后面后退了几步,接着把卫衣的帽戴到头上,尽可能的隐藏自己的相貌。

突然高喊一声:“不好,有人掉桥下去了。”

话音落下,低下头,朝着刚才经过的小桥跑去,那边有一条深水沟,勾连着更远处的荷花池塘。

一喊一跑,立马风云搅动。

原本就觉得狗血没意思,已经有了离开意思的吃瓜同学沸腾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跟着高牧的脚步追了上去,并很快的超过他。

高牧是启动的快,手脚动作幅度大,身体看上去十分的剧烈,其实他真正的速度一点都不快,连女生都超过了他不少。

脚下一个趔趄,凭借丰富的崴脚经验,奥斯卡影帝上身,落在了最后面。

然后晃晃悠悠的来了一个大转身,在所有人跑去水沟,跑上桥面,开始寻找落水之人的时候,高牧已经飞速的折返到了童梦瑶和桂里有的身边。

现场唯一没动的只有两人,一个想回寝室,一个拦着不让回寝室。

心无旁骛的紧张对峙着,连高牧靠近都没有察觉。

稍微放慢了一点速度,抄起童梦瑶的手就朝着桂里有冲了过去。

高牧可不管对方是不是在阻抗,不管他到底是谁,不管会不会撞到他。

一只手对着桂里有中分发型下面的眼镜,就是啪的一下,不知道拍到了什么地方去。

接着推了他一把,让他在原地爱的魔力转圈圈,最后拉着发愣的童梦瑶从他的身边径直穿过。

童梦瑶在高牧手里的小手满是汗水,并开始看抗拒。

高牧帽子不摘,低声的在她耳边说道:“是我,想跟我走!”

瞬间冷静,手脚跟随,身体配合。

这声音她太熟悉了,在瞥了一眼身形,不就是高牧吗?

没想到在她最为难,最困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高牧又出现了,又是这个男人拯救了自己。

原来他真的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贵人,是自己一辈子的情缘所在。

这世上,原来真的会有一个人,穿着最普通的衣服,穿着最普通的运动鞋,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心情舒畅,身轻如燕。

跟随着高牧跑动的身体,都有一种要腾飞的感觉。

有人拉着手,一起奔跑真好。

速度是五迈,心情是自由自在,希望终点是爱琴海,全力奔跑梦在彼岸,肩并着肩许下心愿是一份爱!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