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张步凡参与过的电影里面,只有《团圆》和《石头》是没特效的,当初他以为《斗牛》也没特效,但实际上是有的,毕竟也是有战争场面的,各种炸弹爆炸,以及那如人间炼狱一般的死人堆,很多都用上了特效。

只不过因为特销量比较少,而且多是一些隐性特效,所以《斗牛》里的特效都是在剪辑结束之后才开始制作的,张步凡压根不知道,管琥也没告诉他。

直到电影上映了,他一看,发现和当初的最终剪辑版还有不一样的地方,这才知道里面加入了特效。

《人在囧途》以及《杀生》也都是这个情况。

所以直到现在,张步凡还从来没有接触过特效方面的东西。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这一天,中午休息的时候,宁皓把张步凡叫了过去,给他介绍了一个之前没见过的人。

“这位是墨影像特效公司的特效总监徐总。”

特效公司?张步凡愣了愣,不过不妨碍和人家握手,笑道:“徐总你好,我是张步凡,这部电影的编剧。”

那位也是特别客气,握着张步凡的手说道:“张先生您好,不瞒您说,您编剧的电影我都看过,而且都特别喜欢。”

张步凡礼貌一笑,对于这样的话当然不能全信,不过,一个特效制作公司的人知道自己,也确实挺让他感到骄傲的。

宁皓接着介绍,“咱们这部电影的所有特效都由墨影像来负责制作,从今天开始,他们将会派人跟组。”

特效不是后期么?怎么还要跟组的?张步凡对此一脑门的问号。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

“你看啊。”张步凡和宁皓站在一座楼的顶楼,从一个窗户往外看。

这里是一个机位,专门拍远景的,为了营造出一种鈤本占领区感觉的镜头。

宁皓俩手比了个框,对着远处,说道:“这就是摄像机镜头能够拍摄到的全部,右边这栋楼,还有左边前面那一栋,再就是远处那片水域了,你这么看过去,感觉它像是春城么?有备鈤本占领的感觉么?”

“没。”张步凡摇摇头,“这就是旧魔都么。”

“对啊,像这种的,就得用特效。”宁皓说道:“像这两边的楼,都加一个顶,就那种三角顶,然后远处那片水给干掉,往那也放一些建筑,弄一个就像是鈤本武士头盔的那种顶。”

“嗯,如果是那样的话,被小鈤本占领的感觉就有了。”张步凡点头,然后疑惑问道:“可是,这些不是后期做就行了么,为什么他们特效的人现在就要跟组呢?”

宁皓反问,“如果我不告诉你,你知道这一段要加特效么?该加在哪里么?”

张步凡摇摇头。

“所以啊,人家来就是干这个的,咱们想要用特效做出效果,总得给他们留出做特效的空间吧。”宁皓一指外面俩建筑说道:“就这俩建筑,镜头稍微往下一点,就没做顶的空间了,你想做特效都没法做了,类似这种的,都叫隐性特效。”

“哦。”张步凡恍然,“感情你之前带着那些人跑上来,就是让人家给你指导这些了啊。”

“你大爷,我特么正儿八经教你东西,你特么尽想些乱七八糟的。”宁皓笑骂。

没错,张步凡是完全不懂,他宁皓其实也好不了太多,他刚才说的这些,其实是之前人家特效公司的人刚给他说的……

于是,张步凡每天就又多了点事情做,除了在监视器后头呆着,有事没事儿的就往人家特效公司的人后头凑。

那位徐总是这部电影的特效总监,当然不需要全程跟组,那天带着人来和宁皓他们见了一面,聊了一下具体情况之后就回去了,留下了一组3个人在这边。

这三位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每天除了和宁皓一起研究哪里可能需要特效之外,就是坐在电脑前面,那些拍摄出来的镜头片段都会导入到他们的电脑里,然后他们就在那里弄。

刚开始张步凡看到这些都有些惊讶了,特效的制作难度这么低的么?三个人弄三台笔记本就能做了?

后来才知道,人家这根本不是做,只能算是前期,比如说做一些简单的模型,来确认这个镜头到底有没有空间来制作特效,或者说这个镜头里面的东西,到底能不能做出宁皓需要的特效出来。

真正的特效制作依旧要在电影拍摄完之后,甚至一些特效公司做特效,都会等全部剪辑完之后才会进行。

不过光这些已经够张步凡学习的了,主要是从一个导演的角度去了解这些。

然后,一段时间后,已经大概明白了特效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及作为一个导演应该怎么去配合特效制作方来进行拍摄之后,张步凡向宁皓提出了建议。

“哎,咱们能不能在这,就这。”他此时站的地方是一个小广场,对面就是电影里面“大和银行”的建筑,之前宁皓和特效方聊天的时候就说到,这里要做一个大广场,然后周围的几条道路,只要是在镜头里出现的,不管原来道路两旁是啥,都要做成高楼大厦,给人特别繁华的感觉。

张步凡站在小广场上,双手往脚底下画了一个圆,还嫌不够大,于是把两只胳膊长得更开,画了个更大的圆,然后说道:“在这摆个雕像呗,就鈤本的那种巫师雕像,骑个马,穿一身盔甲,戴个长角的头盔,拿把武士刀,做八嘎呀路的样子。”

所谓的八嘎呀路的样子,就是拔出武士刀往前一指,很多影视剧里,这一句话都被当成了是鈤本军官下达攻击指令时的口号了……

“这样的话,这个广场可就不够大了。”宁皓说道。

“扩呗,反正周围都被你整的全是高楼大厦了,就这一小广场,磕碜不磕碜?”张步凡说道,拍了这么一段时间的东北戏,又和雷家音呆久了,这货的口音都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大碴子味儿……

“你倒是一点不心疼制作费用啊。”宁皓苦笑,闭着眼睛想了想,又睁眼,站在小广场的中间,原地缓缓转了几圈,攥起拳头一拍手掌说道:“我觉得挺好,就这么定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