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感谢“书友20180609215222169”的盟主厚赏,欠更6,感谢“小洁丶蓝”的万赏)

谢旻韫在星城大托军用机场扶着栏杆踏上了舷梯,装载有针对天选者的北风导弹的J20和J10B已经起飞,这是第五代战机J20首次执行夜间护航任务,虽说在自己国家的领空之内无需这么紧张,但鉴于谢旻韫的重要性,不管多么重视她的安全都不算夸张,更何况,只要清楚谢旻韫的行踪,米国并不是没有实施远程打击的能力。

实际上这次如果不是李济廷的要求,谢旻韫根本不可能从太极龙的基地出来。

谢旻韫站在机舱门口扭头看向了岳麓山的方向,即便她的视力超常,也没有办法透过深沉的夜幕,望见让她流连忘返的那座青山。

发动机开始了轰鸣,剧烈的风吹的她的发丝乱飞,谢旻韫似乎一无所觉,站在机舱里面穿着太极龙组制服的一名女性对谢旻韫说道:“谢小姐,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赶快进来。”

谢旻韫回了句“马上”,便扭头对站在舷梯下面的李济廷大声说道:“李叔叔,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不许在利用成默了!万一成默有什么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还有......”

李济廷双手插在口袋里,在发动机的啸叫声中大声回应道:“知道啦.....你要领养所有岳麓山上的树.....挂上你和成默的心形牌子.....放心吧!明天就给你办好!”

谢旻韫没有向李济廷道谢,转身向着改装过的私人飞机里面走去,接着舱门紧紧的关上,舷梯车飞快的挪开,飞机引擎的咆哮声越来越大,李济廷头头也不转的说道:“白队长,刚才那件事就麻烦你了,记得牌子给他们两个做精致一点,别用现在的那种塑料壳子了.....用人造水晶,把字镶嵌在里面,所有的费用我出了.....”

顿了一下,李济廷又摇头说道:“算了,我不当这个冤大头,从行动经费里扣!”

一旁的白秀秀披着一条爱马仕的丝巾,穿着白色的香奈儿套裙陪着肉色丝袜,亭亭而立,她微微仰头看着飞机驶入像是彩带一般的跑道,在先是缓缓的移动,接着越来越快,随后轻盈的跃入了一片漆黑的天幕。

“你顶住这么大的压力,让谢旻韫来见成默一面,真的仅仅只是为了让成默心甘情愿的去黑死病卧底吗?”说完白秀秀伸手捋了一下几根凌乱的发丝,将之挂在耳后,虽说她的头发盘着的,也免不了有几根跳脱出来的发丝伴着圆润闪耀的珍珠耳环在她白皙的脸颊边飞舞。

李济廷耸了耸肩膀,看着白色的飞机越来越小,叹息了一声说道:“也许还想给他们一个机会告别....不管怎么说,这一切对他们而言不太公平。”

“你这么推崇成默,难道对他其实没什么信心?”白秀秀问。

李济廷转身向一旁的奥迪A8走去,“不要忘记了,你也觉得他能行.....这个计划可不是我一个的主意。”

白秀秀沉默了片刻,转身跟上李济廷的步伐,犹豫着说道:“他还太小了,才十七岁。”

李济廷拉开车门的同时,转头对白秀秀笑了笑,“被十七岁的少年敲诈了一个亿?”

白秀秀蹙了蹙眉头,用冷淡的声音回答道:“如果不是因为夺取圣钉,导致我降级;如果不是那天夜里刚好是我重新恢复三十三级的重要关头;如果不是我的小姨子做内应......”

李济廷眨了眨眼睛,“运气好,不也是实力的一种吗?”

“人不可能运气一直都好......”白秀秀说。

李济廷问:“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应该终止计划,然后找个更合适的人?”

白秀秀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成默实在太小了,我觉得给他点时间成长,我们能收获一个了不起的天选者.....去黑死病当卧底.....实在太危险了,更何况他的本体也容易露馅.....”

“那你觉得谁合适?”

白秀秀斩钉截铁的说:“颜复宁!”

李济廷点了点头,“当然,他确实也很合适.....因此,他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进入的渠道是另一条,从明天开始他们两个的档案和视频都会加密到S级,所以其实我们除了他没有别的人选更合适了。”

白秀秀有些惊讶,“颜复宁也会去做卧底?”

“嗯!他明天就会回英国,我们在欧洲还找到了一条线....接下来我会亲自去欧洲,成默这条线就交给你负责了.....你也知道这孩子其实很缺乏安全感,他有点像是村上春树笔下的卡夫卡,有着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做事有计划性、小心翼翼,低调从事,喜欢离群索居,尽量避免惹是生非.....但他表面的平静和谨慎并不能掩盖内心的波澜起伏,如果他能在成长的不同磨难中泅渡孤独之河.....他会如你所说变的了不起。”

白秀秀没有说话,她在回忆《海边的卡夫卡》这本书,好像确实如此,田村卡夫卡的母亲自幼就离开了他,而他的父亲对待他相当冷漠,这样的家庭环境似乎和田村卡夫卡如出一辙。

隔了半晌,白秀秀才说道:“既然如此,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让成默一定要进入黑死病,让他先进入井氏兄弟的核心,如果颜亦童那边失败了,我们在让他想办法进入黑死病,你觉得这样会不会好一点?成默和颜复宁都是这一代里面不可多得的人才了.....失去哪一个都很可惜....万一失去两个.....对我们太极龙来说,损失实在太大了.....”

李济廷摇了摇头,“时不我待,如今圣约柜停止产出衔尾蛇,这是我们唯一弯道超车米国的机会,本来米国在基因领域就比我们强,如果他们提前破解了上帝基因的秘密,我们也许就永远失去了挑战米国所建立的不合理的规则和秩序的机会了.....”

白秀秀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在国运面前,每个人都是渺小的,就算成默阴过她,她也不太希望成默过早的进入里世界,并且还是承担如此危险的任务,说实话白秀秀对成默是很欣赏的。

李济廷上了车,按下车窗对白秀秀微笑着说:“其实我觉得你比我做他的师傅要合格,我给不了他所缺少的母爱,你从他对沈幼乙的态度就应该看出来,其实他的潜意识里会更容易对年长的女性有好感.....所以,白队长,请多给我们的小成默一点关爱吧......”

说完李济廷就在按上车窗的同时说道:“明天见了白队长.....”

白秀秀回了一句“明天见”,看着奥迪A8的尾灯远离,她向着后面一点的宾利走去,站在一旁的冯露晚提前给她打开了车门。

白秀秀坐上了后座,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其实她不太想接这个任务,虽然白秀秀很希望黑死病覆灭,但她并不想要又送一个自己认识的人进黑死病卧底。

尤其这个人还是孩子,即便白秀秀认为自己心硬如铁,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忍.....

——————————————————

此刻的成默并不知道有很多人在关心着他的命运,对他来说,这个夜里对成默来说着实有些疯狂,颜亦童爬到了他的床上不肯走,宋希哲喊着要去学校门口撒尿,然后和付远卓拥抱着在浴缸里睡着了。

付远卓在梦中笑的很灿烂,成默猜测他一定认为他抱的是冯茜茜,只是不知道明天早上起来他该如何面对这个残忍的事实。

成默并不是一个无聊的人,可他看着眼前的一幕还是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好笑,他掏出了手机,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拍摄,将付远卓和宋希哲在浴缸里相拥而眠的照片拍了下来,这实在是个绝佳的勒索照片。

成默拿了几条浴巾给两个人盖上,转身走向客厅,他躺在了沙发上,等待酒精催他入眠。

第二天早上起来,自然是鸡飞狗跳,宋希哲和付远卓的浪漫相拥给两个人带来了终身难忘的一夜。

宋希哲早上起来睁开眼睛,看见付远卓的脸离他近在咫尺,顿时吐了付远卓一脸,于是付远卓便在宋希哲酸臭的呕吐物中清醒过来,并疯了一般的尖叫,对于一向爱干净的付远卓来说,这简直不亚于最严酷的刑罚......

接着就是颜亦童在付远卓凄惨的尖叫声中迎来了她的清晨,醒来之后,看着自己睡在成默的床上,颜亦童立刻忘记了浴室里的尖叫,忍不住抱着成默的被子在床上打滚,还无限享受的头埋进了枕头,拿出手机开始了自拍,口中还模仿抖音上大火的对白,喃喃自语的柔声说道:“成默,那明日你可否早些来,没什么缘故,只是我见你生的好看,闻着香甜,便心里欢喜,你若多来一时,我便多欢喜一时.....”

颜亦童完全没有注意到成默已经坐在卧室的桌子前面正在温书,等她受不了付远卓的歇斯底里的叫喊,从床上起来,探头看到成默时,便也不由自主的尖叫了起来。

于是整个房子里就响起了三个人欲仙欲死痛不欲生的大合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