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一步步走上来,从金锋怀里搂过一个婴孩,横抱在怀里,嘴里哦哦哦的小声叫唤着。

婴孩慢慢的止住哭泣沉沉的睡过去。

金锋也学着小女孩把手里的婴孩横抱着,耐着性子哄着。

似乎找到了安全感,这个婴孩很快停止哭泣,黑夜中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好好呆呆的看着金锋。

金锋从婴孩的手腕间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玉锁,目光一凛。

这个玉锁竟然是羊脂玉的。

翻起玉锁过来,金锋在玉锁上面找到了婴孩的名字。

罗震轩。

百日纪念。

这时候,罗震轩一只手用力的逮住金锋的手指,喔喔的叫了两声。

指间传来小婴孩有些冰冷的触温,金锋禁不住心头一震。

细细看了这个小婴孩的面相,轻轻摊开他左手看过手相,再摸了摸他的骨相,轻轻叹息。

“看你面相,你的父母已经不见了。”

“以后,就跟着我吧。”

从货柜箱翻找出一块塑料布把两个睡熟的婴孩裹在一起,挂在自己脖颈上。

冷冷瞥了路边的小女孩一眼,上车踩杆,发动车子走人。

小女孩静静的看着金锋远去,根本不敢出声呼唤,只是把自己抱得更紧。

从一开始到金锋离开,小女孩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北风吹得更大,四周的树木不住摇曳,发出呼呼怪响,宛如鬼魅一般。

小女孩默默的坐在路边,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那些恐怖怪诞的声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一道光亮从远而近,小女孩轻轻的抬起头来。

金锋下了车开了货柜门,冲着小女孩一指。

小女孩怔怔的站着,犹豫了一会,轻声说道:“我能要钱。也可以骗小孩。”

金锋冷冷说道:“再偷再骗,我砍断你的手。”

小女孩呆了呆,疑惑的看着金锋:“那我做什么才能吃饭?”

金锋嘴里叼着烟,沉声说道:“用你一辈子去弥补你犯的错。”

孤独漫长的黑夜,弯弯绕绕的国道,孤寂惨淡的车灯是暗黑世界里唯一的光亮。

直到早上九点多,金锋才开到一个镇子上。

下车买了两罐奶粉和一些婴儿用品,再让老板给烧了一壶开水带走。

回到三轮车上给两个婴孩兑奶喝,总算是把两个哭嚷不休的小家伙给安慰住了。

带孩子真是个麻烦事,比算计捡漏还要麻烦。

自己跟小女孩丫丫一个人抱一个小婴孩喂完奶又换纸尿裤,再换上厚棉服,完了还得哄着两个小婴孩睡觉。

一系列功夫下来,金锋也是累出一身臭汗。

小女孩丫丫倒是手脚麻利,三五几下就哄睡着一个,又金锋那里接过来罗震轩喔喔喔的哼着歌,小罗震轩却是根本不要丫丫,一只小小的手冲着金锋上下摆着。

金锋笑了笑,把小罗震轩接过来,啧啧有声,哄他睡觉。

就在这时候,几辆车冲到金锋的跟前急速刹停,一下子跳下来好些个人,将金锋跟丫丫围在中间。

“我就说这个人有问题嘛。买那么多的婴儿东西,走的时候还给我要开水。”

“你们看,你们看,两个小奶娃的衣服都是刚换上去的。”

“这两个绝对就是人贩子。”

一帮子男女老少早已看出来端倪,也一致认定了金锋是人贩子。

齐刷刷的围了上来,就要对金锋动手。

金锋牙关一错,打这群人没有问题,不过一旦曝光了自己,再想遁形那就难了。

这当口又是一辆面包车快速刹停,一对年轻的夫妇冲进人群,顿时愣住了。

“兄弟是你?”

“你怎么在这?”

金锋偏头一看,也是微微惊讶。

这个人竟然是自己昨天在那边遇见的于志涛。

于志涛见到金锋万分意外,不由分说就要给金锋下跪,却是被金锋一把拦住。

“兄弟,我一直在这里守着你的。”

“就怕你不走这条路。”

“谢谢你了兄弟。要是没你那句话,我妈妈……”

说到这里,于志涛哗的下眼泪就流了出来。

跟金锋分别以后,于志涛心里默记着金锋的话,飞速往家里赶,在凌晨六点多终于回到家。

家里的人都快急疯了,自己第一句话并没有问孩子,而是去找自己的母亲。

这一找,才发现自己的母亲已经不见了。

想起金锋的话,于志涛吓得半死。

儿子不见了本就够打击人了,要是母亲再出事,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急忙发动亲戚四下寻找,终于在七点多以前在河边上给自己母亲找到。

那时候,自己的母亲一只脚都踏下河里了。

母子俩抱着大哭了一场,于志涛回想起金锋的话来,整个人都被吓得魂不附体。

自己要是回来晚了半个小时,恐怕连自己老母亲都见不着一面了。

身为儿子,身为丈夫,更身为父亲,知道自己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自己说什么都不能倒下。

安慰好了老母亲,再陪了自己媳妇说了话,连饭都没顾上吃一口就开着车往回赶去守金锋。

金锋笑了笑,让丫丫把怀里的孩子递了过去:“如果没错的话,这个就应该是你的儿子。”

一听这话,在场的人全都傻了懵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金锋的话。

于志涛也是被吓得不轻,他的老婆慌忙掀开厚厚的毯子,也顾不得那许多,当众扯开小婴儿的裤子,定眼一看。

顿时尖叫出声,一下子跪倒在地。

“是我的儿子,他的屁股上有胎记,有胎记……就是我们的儿子,老公……”

边说,于志涛的老婆摸出手机点开照片,一比对之下,当即抱着孩子哭着稀里哗啦。

在场的人又是欢喜又是震惊,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

被偷掉的婴孩竟然在一天之后神奇的又回到了自己父母的身边。

这样的故事实在是太玄奇了。

当于志涛告诉自己的亲戚朋友,金锋就是救了自己的好心人的时候,所有人更是震惊得不要不要的。

众星捧月一般的把金锋接回村子,杀鸡宰羊款待金锋。没一会,于志涛跟他妈妈和老婆一起进来,一起给金锋磕头道谢。

然而金锋却是侧身避开。于志涛抖抖索索的想要让金锋收自己孩子做干儿子。

金锋轻轻摇头拒绝。却是说了另一番话来。

“谢的话不用说,帮我一个忙。”

“这个小孩叫罗震轩,帮我把他带好。过段时间有人会来领他走。”

这话于志涛考都没考虑一下就重重点头答应了下来。

金锋从包里摸出两万块钱放在于志涛老妈的手里,于志涛一家子却是打死都不收,直到金锋沉着脸说要走人才勉强收下。

中午在于志涛家吃了中饭,马不停蹄再次上路。

小罗震轩似乎知道金锋要离开自己,小手死死的紧紧逮着金锋的手指,唔啊哇啊叫着,哭得那叫一个心酸。

金锋用陨针戳破自己跟小罗震轩的手指,挤了几点血出来混在一起,轻轻的在小罗震轩眉心、心口和肚脐上点了三点,轻声说了一句话。

小家伙似乎听懂了金锋的意思,一下子停止了哭闹,怔怔的看着金锋,嘴里唔了一声。

小手伸出来轻轻摸摸金锋的脸颊。

金锋走后没几天,于志涛家里多了一个婴儿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

结果却是来晚了一步。

当来的人询问于志涛婴儿哪儿去了,于志涛一家人一口咬定,孩子已经送还给了他的亲生母亲。

派出所的人肯定不信这些鬼话,照着于志涛提供的线索去了豫州找他的亲生母亲。

接待派出所人的,赫然是豫州城的亿万富豪钻石少爷吴佰铭。

当着派出所人的面,吴佰铭拿出了罗震轩的出生证明和各种资料,怼得派出所的人无话可说。

“啊对。这确实是我小弟。我小妈生的,放我家表哥于志涛家带几天。”

“你们有什么意见?”

面对吴佰铭这样的超级纨绔,邻省派出所的敢有什么意见。

人家所有手续全部齐全,所有资料全部齐全,敢有什么意见?

就在派出所的人回来的时候,金锋已经穿过了著名的战略重地,孔明故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