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说时迟那时快,许鸣昊伸出左手的两个手指夹住了棍子,接着一道烟青色真气从手臂直扑向棍子,然后飞速往血棍的手臂跑去。

血棍吃了一惊,手立马松开了,棍子也就顺势掉到了地上。也就这个时候,许鸣昊破门而出,直接将别克车的门给撞飞了出去。然后整个人像一只灵活的狸猫翻出了车子。

血棍和血盾紧随其后地冲了出来,配合着第一个跳出车子的菩老,三人对他形成了合围之势。许鸣昊浑然不惧地站立当场,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特征,这里就是一座废弃的化工厂,地段太差,也没有地产公司愿意接受,真要许鸣昊说出具体位置他还真说不上来,他只能对着对讲机说道:“这里是一片废弃的化工厂,有两个大烟囱,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

“两个大烟囱。。。”马榆雯开始在附近不断搜索起来,两分钟后,她大叫一声:“有了!老的江南化工!快走!”

许鸣昊听到对讲机里的话,本来悬着的心倒也渐渐放下来了,虽然自己解决他们易如反掌,但是他还是想要活捉他们,尤其是菩老,好从中打听他们之后的计划以及想从自己脑袋里获取什么。因此,如果有林牧在暗帮助自己的话,那这件事的成功率将大大提高。他就这样站在原地,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几个,他并不急于采取进攻,而是想尽量拖延时间等林牧到来。

而菩老和血色之心三人已经急不可耐了,如果不尽快解决许鸣昊,那给他们自己带来的危险越来越大,他们心里很清楚天紫的实力。这时菩老率先动了,他的绝技游丝针从他的指尖乃至全身迸发而出,就像一只刺猬对着身后的敌人射出身上全部的尖刺一样。许鸣昊听到了身后的阵阵风声,青茧瞬间在身后凝结,而与此同时,血盾的圆盾也朝着他奔袭而来,一许鸣昊只觉得正面有股强大的威压。他伸出双手拍在圆盾上,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将圆盾给拍出去,而自己的双手竟然紧紧吸附在了圆盾上。一条长棍从圆盾下方猝不及防地朝着许鸣昊的下盘扫来。许鸣昊大吃一惊,双脚急促地往后一跃,整个身体像一条凌空跃起的鱼,只不过他的手还牢牢吸附在圆盾上。血盾现在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痛楚已经从双手传香全身。他强咬住嘴唇,直到鲜血直流,这时他的全身突然充满了力量。

许鸣昊的双手突然有股强烈的力量回涌过来,他心念再不从圆盾上挣脱出来,自己只怕会没有好果子吃了。血棍和菩老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游丝针正以成倍的数量袭来,而血棍的长棍也化作了漫天长棍在他脚下不断骚扰着。他的青茧毫不吝惜真气地抵挡住了两人的攻势。许鸣昊越战越勇,心里的怒气也成倍地爆发出来。他大喝一声,另外三人同时耳膜一震,接着只见他双脚用力踩住了血棍的棍子,然后双手上突然有股巨大的吸力产生,和他非常近的血盾和血棍心里大骇,他们身上的内力正源源不断地被吸入许鸣昊的体内。不远处的菩老瞧见血色之心二人的脸色正慢慢发紫,他心里的怯意也就更甚了。就在血色二人身体的肌肉已经慢慢从饱满变得猥琐的时候,突然一道黑色真气从天而降,笼罩在了许鸣昊的身上。同时又有另一道黑色真气隔开了血色二人的喉咙,大动脉被割破,鲜血刹那间喷射而出,此时正躺在车里的血链闻到了这股令他心醉的味道,突然睁开了双眼,袁恩丹田的剧痛此时竟然变得相当舒服起来,他拿起碎落在地上的黑色铁链,冲出了车子。朝血色二人方向而去。

许鸣昊被黑色真气笼罩,他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血盾和血棍立时倒在了地上,身上的鲜血已经散落一地。而血链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二人身边,他伸手摸着地上的鲜血,然后往鼻尖一抹,狠狠地嗅了一口,随后发出了一声:“啊!”菩老在后面瞧得是鸡皮疙瘩四起,差点当场吐了起来。这时地上的鲜血突然飘到了半空,一滴一滴地朝着血链身上飞去。血链的脸色越来越红,就连眼睛也变得通红起来。

许鸣昊此时已经来不及顾上他了,他知道这股黑色真气的主人正是那是袭击他的带着面具的人,他不敢大意,那人的音波功甚是厉害,就连是天紫的他都抵挡不住。果然不出所料,那个带着面具的人慢慢从天而降,就像一片羽毛慢慢飘落在地上那般轻盈不失风雅。许鸣昊看着眼前这个人,现在是大白天,从他的黑色长衫里,他竟然看到了一具曼妙的身体,许鸣昊心里一个咯噔,竟然是一个女人。没等来人开口,许鸣昊就先啧啧称奇起来:“没想到修炼成九幽的两人竟然都是女人。”

来人也愣了一下,虽然戴着面具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许鸣昊可以断定她也没想到这看似严实的长衫会出卖她。随后他笑了一声:“看起来你身材不错啊。凹凸有致的。怎么尽干这种勾当。”

他这话估计彻底激怒了她。这时周围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一个声音正从黑衣人嘴里出现,正在慢慢变响,慢慢笼罩在所有人的耳朵旁。许鸣昊这回没有感到丝毫不适,他不由得笑出了声:“怎么?美女,今儿个你的声音好像对我没用啊。”

“嘶嘶!”许鸣昊还没来得及开心几下,他身后的血链突然发出蛇才会发出的声音,许鸣昊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他的双目通红,那种红已经不是普通的红了,而是整个眼球都被血液覆盖了,这种恐怖的场景许鸣昊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和菩老一样,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这时,血链的黑色的铁链朝他飞了过来,那速度不是之前在车上时候能比的。许鸣昊这会儿已经意识到了,这黑衣人的声音这回用在了血链上,激发了他的全部潜力,同时他又有了血盾和血棍双人的血量作为奠基,血玉诀的功力已经提升至了最高境界,现在的血链可以说完全不输许鸣昊,甚是还有可能占据了上风。许鸣昊也察觉出了这一点,他对着对讲机轻声喊道:“小林子,你们还不来啊!我快要被他们给压下去了。”

“呵呵,还想着你那两个援兵呢啊。”黑衣人突然冷笑了一声:“来的路上我已经放掉了他们的刹车油,你现在就祈祷他们能平安无事吧。”

“你。。。”许鸣昊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了,别人对付他可以,但是对付他身边的人,他就不乐意了。他一边不断对着对讲机呼喊着,一边应付着血链的攻击,同时还要警惕着黑衣人在暗中发出的攻击。

马榆雯和林牧现在惊慌万分,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却无计可施。“小。。。小林子。”马榆雯紧紧地抓着副驾上的把手,然后胆战心惊地看着在马路上不断颠簸的车子:“你。。。你行不行。。。怎么回事?”

林牧反倒冷静了下来:“刹车坏了,踩不动。”

“我去。。。那咋办啊。小心。。。啊!”马榆雯瞧着林牧蛇形开车的样子,前面时不时地冒出一辆车来,她的小心脏就快要跳出来一般。

“我要找个缓冲或者高地,让车停下来。”林牧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地形,一边还在计算着和江南化工厂的距离,现在他全身的汗都已经全部激发了出来,整个驾驶位都是湿哒哒的。这时马榆雯看到了不远处的烟囱,她指着那边喊道:“许大哥在那边,咱们干脆开到那边去得了!”

“你坐稳了!”林牧猛地拉了一把方向,车子再一次剧烈地摇晃起来,惊得马榆雯是又发出了一声大叫。

血链的黑色铁链已经完全进化成了两条黑色游龙,在半空中不断飞舞着,同时带着一股血色之光,许鸣昊此时已经被他完全压制住了,全身的真气都被释放出来抵御他的攻击,而这时黑衣人的身体突然消失了,化作了九道黑色真气再次将许鸣昊给笼罩住。就这一瞬间,两条黑色铁链将许鸣昊给缠住了,尽管青茧护住了他,不让他受伤,但这时,九道真气突然在他脑门上盘旋。接着他的脑袋一痛,那个不知名的机器再一次套在了他的头上,而身后的菩老这时候再次动了手,数十根游丝针激射而出,好在青茧并没有因为许鸣昊的头疼而失控,游丝针虽然没有刺入许鸣昊体内,却也将青茧的防护系统进一步瓦解了。而他的正面正被血链的两条黑色锁链给缠住了,两人正在比拼着真气的强弱,一时间竟然分不出胜负。

头疼让许鸣昊痛苦地大喊大叫起来。九道真气这时候消失不见了,黑衣人重新出现在了半空中,而她的手里正拿着那个和手机一样的东西。她突然开口说话了:“再坚持几分钟。”

许鸣昊听了,知道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他多想了。他决定使出墓陨心法的最终奥义,他强忍着头疼,屏气凝神起来。而黑衣人敏感地察觉到了许鸣昊体内真气流动的变化,她再次大喊道:“还有一分钟!坚持住。”

就在这时突然雷声大作,本来艳阳高照的天气,突然飘来朵朵乌云,这一奇怪的现象同时吸引了他们的目光。而下一秒黑衣人就意识到了不妙,手里的机器突然发出错误的警报,接着一道电流闪过,极其瞬间被击成了黑炭。而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许鸣昊不见了。血链和菩老同时傻了眼,前一秒还在和他们僵持的许鸣昊怎么这一下就不见了。就在他们惶惶不安的时候,不远处,一辆大奔的大G正以飞一般的速度朝他们开来。

“快让开!”林牧和马榆雯在车里瞧着近在咫尺的血链,纷纷冲着他喊道,想让他离开他们的轨迹,但是他们的速度太快了,下一刻,血链就他们的车给撞到了,而菩老见了赶紧撒腿就跑,可车子就像长了眼一般他跑到哪,就跟到哪。林牧在车里捏着方向盘的手也是不知所措:“车好像失控了。”

“嘭!”这时车子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般,正在慢慢减速。林牧和马榆雯定睛一看,只见刚刚被他们撞到的血链突然冲到了他们车前,正用着他的双臂的力量来抵御车子的冲力,他们两人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就在他们准备接受血链被撞死的悲惨结局的时候,车子竟然停了下来。“咦?”马榆雯本来闭着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血链,然后扭头对着林牧说道:“小林子,这人是傻了吗?”

林牧也睁眼看着车头,只见血链大口喘着粗气,然后一脸生气地看着他们。他暗暗叫了一声:“不好,这人怕不是个份子吧。大小姐,你在车里千万别出来。”说完,他一下子就冲出了车子,然后把车子给锁住了。血链见有人从车里下来了,赶紧舍了车子追向林牧。

林牧下了车,先是一拳把吓得快尿裤子的菩老给打晕了,然后便迎面和血链对上了,他有金刚不坏神功护体,丝毫不惧血玉诀。而他和血链对决的时候,还分心寻找起许鸣昊来,但是很奇怪的是,这里除了不远处的黑衣人,哪里也没有许鸣昊的身影。

黑衣人还在看着手里已经变成一团焦炭的机器发着呆,突然天空在她身边打来一道闪电,把她给吓醒了。接着骇人的一幕出现了,她在闪电的余光中瞧见了有只手正朝自己抓来。她赶紧往后退了一步,等闪电褪去,周围一切恢复如常,那只手也不见了踪影。就在她以为自己眼花的时候,脖子突然一紧,全身像被电流穿过一般,酥麻得都快让她晕过去:“什。。。么。。。”就在她快窒息的时候,她终于看见了眼前正在不断凝聚的人形。只见浑身赤裸的许鸣昊带着若隐若现的电光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许鸣昊的另一只手摘下了她的面具,看到她脸的那一刻,许鸣昊冷笑一声:“果然是你。”面具的背后竟然是牟兮彤!

牟兮彤现在脖子剧痛,而小腹丹田处,被许鸣昊的墓陨真气侵入,自己身上的真气正不断进入许鸣昊体内。许鸣昊享受着被真气填充的幸福感:“说吧,谁派你来的。”

牟兮彤的脸色正在渐渐变成紫色,许鸣昊放缓了吸收真气的速度,捏着她脖子的手也稍稍松了片刻。但是牟兮彤并没有好受些,丹田处的痛苦已经占据了上风:“啊。。。”她开始发出痛苦的呻吟。许鸣昊见状,将她往地上一扔,然后像一头饿狼扑了上去。

马榆雯在车里看到了光着身子的许鸣昊扑向牟兮彤,忍不住大骂起来:“靠!大白天的,老许这是干嘛呢!”

而林牧在一旁瞧的也是大跌眼镜,许鸣昊像一只白猪正拱着穿着黑色长衫的牟兮彤。而真实情况是许鸣昊坐在牟兮彤身上,正用手抵在她的小腹上,谨防她逃走。“怎么,还不说话。”

牟兮彤虽然被许鸣昊压在身下,痛苦万分,但是她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她一言不发地咬紧牙关,还想要继续反抗,但是许鸣昊现在完全占据了上风。

“呵呵,虽然。。。虽然你把机器给弄坏了,但很不幸的是。。。我们已经收集完我们想要的数据了。”牟兮彤缓过了一丝劲来,刚刚那种强力的吸力少了许多,她这才有机会说出话来。

“什么!”许鸣昊哀嚎一声,没想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而与此同时,之前使用过最高奥义的后遗症出现了,全身无力,无法运转真气。

牟兮彤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真气正在丹田处慢慢回笼,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许鸣昊,见他神色有些痛苦,她赶紧一咬牙,九幽阴煞神功立马发动了,九道真气唰唰将许鸣昊给打出老远。许鸣昊口吐鲜血地倒在了地上,然后就陷入了昏迷。而使出了这一招的牟兮彤也昏了过去,刚刚被许鸣昊吸了太多地内力,这招九幽齐发耗尽了她仅存的内力。

本来还在和林牧僵持的血链突然像收到了什么指令一般,猛地拍出一掌,挡住了林牧的攻击,接着从地上抓起菩老和牟兮彤,很快就消失在了这片废弃的化工厂。

“老许!”马榆雯从车里跑了下来,飞速地扑到了许鸣昊跟前,一边哭一边喊着他:“你不要死啊!”

林牧也紧随其后地来到他身边,然后抓过他的手,想要传些真气给他,但是刚触碰到他的时候,他的手像被雷电触到一般,麻得他立马缩回了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