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第九百九十五章重剑道,对上重剑?

“人族,你给本魔王站住!”

指着王阳,修罗魔王有些气急败坏。

修罗神剑实在是太重了,哪怕是修罗魔王的力量,也是不能从容的挥舞,不然,他也绝对不会拿着神剑当大锤使用。

只是王阳太灵活了,好像是,每次,都能算准重剑着落的地点,根本就不见王阳有多大的动作,但是,重剑偏偏就是砸不中这小子。

“邪了门,他怎么会如此灵范了,怎么就是砸不中他?”

一次又一次,修罗魔王挥舞着重剑,狠狠地朝着王阳砸去,但是,一次又一次,都被王阳给闪避开来。

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巧合,但是,三次四次可就是有问题了。

“不打了不打了!!”

说着,修罗魔王果断地将手中的重剑放弃。

“怎么着,你不打算出手了?”

修罗魔王停下来了,王阳当然是也停了下来。

“不打了。”

修罗魔王六条手臂,五条手臂柱着重剑,一条手臂使劲地摇摆。

“嘿嘿,你不打了,老子还只是刚刚热身呢。”

不屑冷笑,王阳拖出自己的紫微软剑,指着修罗魔王,喝声道:“哼,这天底下,哪里会有这好的事情,你想要打就打,你想要不打就不打,当老子好欺负不成?”

修罗魔王六只眼睛齐齐一瞪。

欺负?

靠,你看看,这里乃是修罗封禁之地,乃是我魔族千年以来休养生息之地。

你在修罗封禁之地大大出手,杀戮无度,现在,你竟然,你竟然还有脸说,我欺负你?

天啊,难道,人族都是那么地厚颜无耻?

瞪着眼睛,指着王阳,修罗魔王怔是被气得半天没有说话。

在魔界,很多时候,都是非常地纯粹,强力种族,他们信奉无敌的力量。

在这些强力种族眼里,从来都只有两种选择。

打得过,打不过。

不错,就是这样两种选择,打得过就踩人,打不过就是服从、或者逃走。

很显然,修罗魔王心中,便是这样想法。

“你要怎么样?”

修罗魔王冷着眼,看向王阳,目光之中,非常地不客气。

也确实客气不了。

“听说,你们修罗魔族的修罗神剑,乃是一柄重剑,正好,老子修炼的,乃是重剑道,今天,正好是撞到了,那,今天老子便是要与你比一比,看到底是你的重剑厉害,还是老子的重剑道厉害。”

王阳颇有几分趾高气扬,指着修罗魔王,态度非常嚣张。

“你……”

修罗魔王悲剧地发现,自己低估了眼前这人族的无耻程度。

就刚才那几下,自己使劲地挥舞着修罗神剑,早就已经消耗巨大,眼前这个人族,现在竟然要与自己比试,还说,什么要比试,看是自己的重剑厉害,还是他的重剑道厉害?

我操你姥姥的,见过无耻的,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这人,不要脸要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修罗魔王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这天地间,竟然会有不要脸到这样的一个程度。

“该死的,你去死!!”

恼羞成怒,说的,便是修罗魔王这个时候。

本来已经消耗巨大,全身都没有什么力气,但是,被王阳一阵刺激,好像激发了某种潜力,六只手臂,抓着重剑,朝着王阳,便是重重地砸下。

“好!”

王阳双眼一亮,虽然修罗魔王六条手臂,三颗脑袋,但是,王阳丝毫都不在意,只是,手中单薄的紫微神剑,划过一道玄妙的轨迹,朝着重剑劈去。

不错,相比之下,紫微神剑,真的是非常地单薄。

如果是一般的人,看到那巨无霸一般的重剑,是绝对没有勇气拿着这样一柄单薄的长剑去硬碰硬的。

鸡蛋碰石头,说的,绝对就是这样的。

但是,王阳就是这样做了。

一柄两指宽的长剑,朝着那比他的腰还要宽大的重剑劈去。

这绝对不是鸡蛋碰石头,这根本就是鸡蛋与钢铁之间的大碰撞。

好吧,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反正,只要眼睛没有瞎,都能肯定,这就是一场自杀式的战斗。

甚至,有些魔将,已经大声讥笑出声。

“一直以来,都以为,这个人族是一个厉害人物,现在看来,他也不过一个白痴。”

斗鸡魔将大声评论,认为,王阳的行为,只有白痴才做得出来。

斗鸡魔将可是不简单,他的修为,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他的眼界,却是魔族闻名。

“哈哈,斗鸡魔将说得对,这小子,就是一个白痴,不然,如何会做出如此可笑的事情?”

斗鸡魔将的名声非常大,他刚刚开口,刚刚还是死寂死寂的现场,立马又活跃起来,首先,便是有魔阳魔将大声应喝。

“魔阳魔将说得对,不是白痴,是绝对做不出这样搞笑的事情的。

不过,他越是白痴,对于我们来说,可就是越放心了,之前的王殒雷鸣,可是让我心跳加快了好几倍。

如果,如果再不将这人族小子给收拾了,怕是,我们所有的人,全部都要被他给杀光了。”

有魔将并没有忘记刚才王阳造成的恐怖。

他们非常希望,王阳其实就是一个白痴,这样,修罗魔王出手,必定能直接就将他给打死了。

各种各样的言论,好像是潮水一般,此起彼伏,众多目光,全部都看那个单瘦的人族小子。

“砰……”终于,在万众瞩目下,两柄大小严重不对称的神剑,直接就是劈砸在一起。

天在跳,地在摇。

天地间,好像是在放烟花,各种元气,彼此对撞,又彼此显化,彼此摩擦,绽放无数的火花。

然而,大家瞩目的目标,却是没有被这些璀璨的火花所动摇,只是,在死死地盯着。

那是一柄紫色的长剑,是一柄对于人族来说,三尺长剑。

大家都在期待,期待着,那样的一柄剑,在这一刻,会被那可怕的重剑,直接就给砸断。

不错,就是砸断。

对于很多人来说,那柄重剑,就是一个作用——砸。

“这,这怎么可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