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尽管林帆弹得不是很好,甚至有几处错误很明显,但这并影响到此刻柳云儿那几乎颤抖的内心,虽然这首歌已经是三十多年去的歌曲了,可经典就是经典,更加别提这一首经典中的经典。

而林帆也并不只是随便唱唱,柳云儿从他的那低沉且又沙哑中的声音中,听到了他对自己那毫无保留的爱意,那么的深情...甚至是痴情。

至于答案...

已经完全不重要了,答案就在歌词里,就在他的声音里。

与此同时,

柳娜显得措手不及,其实她之所以把巡回演唱会中的一站定在申市,最大的原因就是来找身边的这个女人,也就是自己的堂姐,柳娜对自己的堂姐挺不服气的,每当家里议论起小辈,往往只有三人...

自己、堂姐、和玲玲,可堂姐永远在第一位,从来就没有变过,的确自己的堂姐很厉害,可是现在自己也不赖。

所以柳娜把华国站定到了申市,就是为了跟自己的堂姐比较一番,告诉她...自己不比她差。

结果...

又输掉了...而且输得很悲惨。

说实话姐夫弹得并不怎么样,甚至只能说是新手而已,其中有几处致命的错误,完全影响了其美妙的旋律,而柳娜也学过演唱,姐夫在这首歌的演唱中,也充满了一些瑕疵。

可他对堂姐的爱却是无法质疑的,仿佛...这首三十多年前的歌曲,就是为姐夫量身打造。

爱得如此深情,

爱得如此痴情,

自己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去和堂姐比较的?

这时,

柳娜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堂姐,发现这个一向以冰冷著称的女人,此刻却满脸流露出对姐夫那一股深浓的感情,无法想象...这个女人曾经那么的高冷且不近人情,现在竟是如此少女的一面。

这姐夫身上...究竟有什么?能够让堂姐变得这番模样?

片刻间,

林帆就弹完了这一首RichardMarx的《此情可待》,不由伸了一个懒腰...不得不说弹钢琴的确是一项体力活,这才几分钟的时间,自己差点就没有累虚脱了。

回过头看向了自己的姐妹俩,面带一丝微笑地说道:“小娜...谢谢了,刚才我是不是有很多很多的错误?”

“啊?”

“嗯...”柳娜反应过来,不由点点头说道:“的确有几处错误,但是...并不影响到姐夫你整体的发挥,话说姐夫你这唱歌和弹琴都是哪里学来的?还...还蛮好的。”

“我?”

“野路子...自己学的。”林帆笑着说道:“至于唱歌...也是跟着哼唱,没有系统性学习过。”

“是吗?!”柳云儿认真地说道:“姐夫你简直太厉害了。”

林帆耸了耸肩,淡然地说道:“就是随便唱唱而已,上不了台面的,你姐以前天天笑话我...身上全是音乐脓包,我就想证明一下自己...其实我身上还是有音乐细胞的。”

听到音乐脓包,柳云儿这才想到那个搓背的赌约,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明显又被坑了,他什么不会弹钢琴,他简直太会弹了!

完了完了...

难道真的要给他搓背吗?而且还要搓...搓上一星期?

那自己还活不活了?他肯定会...会借此机会,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办法来借机折腾自己的。

“姐?”

“姐?”柳娜看着身边,失魂落魄的柳云儿,好奇地问道:“姐?问你话呢...”

“啊?”

“什...什么?”柳云儿回过神,一脸茫然地看向了自己堂妹,迷疑惑地问道:“你刚刚问我什么?”

柳娜认真地说道:“明天是我的钢琴演奏会,你和姐夫明天晚上能不能到场?我给你们两张前排的贵宾票。”

“哦...”

“应该有空。”柳云儿现在心思并不在堂妹的钢琴演奏会上,而是想着今晚能不能躲过一劫,但是从大笨蛋那夺魄的眼神...自己似乎晚上很难逃走,这该怎么办?

不会真的让自己去替他搓背吧?堂堂申大的教授,凝聚态物理权威专家,竟然...竟然替一个臭男人搓背,要是正儿八经的搓肯定没问题,问题在于他能正儿八经吗?

完了完了...

这...这怎么逃啊?

“小娜?”

“你...你晚上睡哪里?”柳云儿看了一眼柳娜,随口问了一句。

“酒店。”柳娜回答道。

“哦...”

“要不...住到我家?”柳云儿说道。

刹那间,

林帆愣了一下,他瞬间明白了大妖精的套路,好家伙...这娘们是打算耍赖了呀!明明今天晚上是给自己搓背的,结果拉着堂妹过来住,这还能干坏事吗?本来自己都已经想好了,曼联和曼城一起上...

哎呦,

气死人了...

“不了。”

“我住的酒店离演奏的地方很近。”柳娜拒绝了柳云儿的邀请。

顿时,

林帆原本愁眉苦脸的表情,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天无绝人之路...妖精,今晚看你哪里逃!

“咳咳!”

“云儿...我知道你们姐妹情深,但也要顾及一下堂妹的工作,人家明天晚上就要演出了。”林帆严肃地说道:“再说了...今天晚上你也挺忙的,难道忘记了?你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处理呢。”

柳云儿快要疯了...她以后打死都不提这种赌约了,无法想象这混蛋连钢琴也会弹,简直...简直是无能的。

“我...”柳云儿咬了咬嘴唇,虽然和柳娜并不是怎么对付,但这一刻能救她于水深火热的就剩下了柳娜,沉思片刻,急忙说道:“要不...我来陪你吧,你不是最怕黑吗?”

“...”

“姐...以前打雷,怕黑的是玲玲,睡觉开着灯睡。”柳娜无奈地说道。

这一刻,

林帆快要笑死了,云儿呀云儿...天王劳资来了也救不了你!

“小娜?”

“明天晚上就要演出了,那么...我和你姐也不打扰你了,调整一下心态,明天晚上拿出最完美的状态!”林帆严肃地说道:“我和你姐会准时到场听你的演奏会的,好好加油,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钢琴家!”

听到林帆的话,

柳娜对自己的姐夫好感度倍增,虽然都是客气话,但听着心里舒服。

“嗯!”

“谢谢姐夫。”柳娜急忙点头道。

话音一落,

林帆站起身子,走到了云儿的面前,直接牵起大妖精那纤细白嫩的小手,冲着堂妹说道:“小娜...我们走了,别送别送...让你助理送我就行了。”

随后,

柳云儿在一脸懵圈中,被林帆牵着离开了大厦,然后一路到了停车场。

当两人坐上车后,彼此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寂静。

此时,

柳云儿悄无声息地看了一眼边上默不作声的林帆,沉思了许久...略带一丝羞涩地说道:“好哥哥...我...我错了。”

看着柳云儿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林帆知道...这是一个套路,一个独属于大妖精的套路,她又企图利用自己对她的那种爱,来达到蒙混过关的意图。

忽然林帆扑了过去,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柳云儿浑身颤抖了一下,不过她心里却在暗自窃喜,大笨蛋...上套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林帆,柳云儿急忙闭上了眼睛,同时忄生感的嘴唇嘟了起来,等待着林帆的到来。

等啊等啊等,

却始终没有等到...

下一秒,

就听到‘咔擦’一声,柳云儿急忙睁开双眼,然后惊恐地发现这家伙根本不是来亲自己的,而是...而是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嘿嘿...”

“你以为一声‘好哥哥’,今天晚上就不用搓澡了吗?”林帆一脸坏笑地说道:“认命吧...妖精!”

“我...”

“我...”柳云儿气得满脸通红,气急败坏地说道:“搓就搓!”

话音一落,

松开电子手刹,一脚油门前往了自己的家里。

...

夜,

总是静悄悄的来,

从两人回到家直至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而此刻柳云儿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此刻的她满脑子都是...即将要发生的情节,一时间内心止不住的颤抖,今天晚上...有点不寻常。

这时,

林帆洗好碗了,从厨房慢慢悠悠走了出来,一屁股坐在了大妖精的身边,看了一眼缩成一团的大妖精,不由露出了些许的笑容,这娘们...警惕心很高啊!

“宝贝,我在洗碗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林帆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知道地球上的水资源多少宝贵吗?”

“我...”

“我不知道...”柳云儿此刻处在精神紧绷的状态,面对林帆一切的提问都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

“虽然地球有百分之七十一左右的面积为水所覆盖,但全部水资源中...有百分之九十七点五是咸水,剩下的百分之二点五是淡水,而这百分之二点五里,又有百分之八十七是人类无法利用的。”

“比如两极冰盖、高山冰川和永冻地带的冰雪。”林帆说到这里,不由停顿了一下,认真地问道:“你懂了吗?”

听到林帆的话,

柳云儿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脑袋已经完全被放空了,吱吱呜呜地说道:“我...我不懂,我也不想懂。”

“节约用水,从你我做起!”

“所以...顺便就一起泡个澡怎么样?”林帆认真地问道。

“不要!”

“才...才不愿意和你一起泡呢。”柳云儿抱着枕头,满脸羞红地说道。

话音刚落,

突然被林帆给横着抱了起来,吓得大妖精双臂急忙搂住了他的脖子。

“喂!”

“你...你吓死我了!”柳云儿羞羞的小铁拳,拼命捶打着林帆的胸膛,可是她似乎有点使不上劲。

一通捶打之后,

柳云儿有点筋疲力尽,在林帆的怀里喘着粗气,一分钟后...呼吸开始变得顺畅起来,这时她偷偷瞥了一眼大猪蹄子,恼怒地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抱着我进去?”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