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喂,你干什么,放开我!”邓冰颜被他的动作吓一跳。

陈放道:“你不用挣扎,光天化日之下,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而且邓小姐,你明明都已经知道我是个渣男了,却还愿意跟我靠这么近,愿意跟我聊这么多,这说明,你其实不是很讨厌我,对吗?”

邓冰颜目光闪烁:“但我也不会喜欢你!”

陈放微笑道:“喜不喜欢,有时候不重要,不讨厌,那就足够了。”

“你到底想干嘛?还有,先松开我好不好,你这样搞得我很尴尬!”邓冰颜眸含乞求地说道。

陈放闻言松开了她,说道:“咱们刚才聊了那么多,话都已经说开了,那我也不掖着藏着了,如果邓小姐你愿意跟着我,那我将非常欢迎。

但是,如果你不愿意跟着我,我也不会逼迫你什么,只是希望你别捣乱。”

邓冰颜沉默不语。

陈放接着说:“哦对了,我之前听楚莹她们说,你们几个好像是比较要好的闺蜜吧,正巧,楚莹她们几个在10号楼的那套房里,还有个单间,你搬过去跟她们一起住,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邓冰颜道:“我又没当你的金丝雀,我怎么可能跟她们住一起……”

陈放一笑:“那没关系,说实在的,我对邓小姐你很有眼缘,也非常喜欢你的率真性格,所以,很乐意在日常生活中关照关照你。

哪怕你不给我跟我好,也没事儿,只要你一直保持单身,陆家嘴壹号院这边的房子,你可以随便住。”

邓冰颜撇嘴道:“你这是打算明着来,慢慢感化我么?”

陈放也没反驳,笑道:“这就要看你自己怎么理解了。好了,今天就聊这么多了,先这样,我上去了。”

说罢,陈放拍了拍邓冰颜的肩膀,而后快步进入了五号楼里。

看着他那健硕修长的背影,邓冰颜面色复杂,心里微微一叹:“这家伙,说话一套一套的,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不管别人怎么样,我马上收拾东西,从这里搬出去。

可笑的是……我居然一点搬出去的想法都没有,甚至,还想搬过去和思萌她们一起住。

呵呵,我简直疯了,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

……

云娆这次说服的妹子不多,只有5位。

但胜在都是陈放之前不认识的妹子,新鲜感爆棚。

而且,她们的姿色均达到了T1级,美妙之处不用多说。

这类校花级、普通女神之上的大美女,寻常男士如果能让一个跪叫爸都算是上辈子积了福德了,但陈放却一下子就拿下了5个。

加上之前云娆安排的8个,轻轻松松突破了双手之数。

实在是让人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呐,古代帝王也不过如此了。

只是,这些T1级的妹子,都不是小孩子了,全是大人,之前或多或少都谈过男朋友,这点比较遗憾。

不过,陈放倒也乐得没有负担可言,不然泡的妹子都是孩子了,以他的性格,肯定想收养起来,据为己有,当金丝雀养。

但如果是大人了,那他就没那么重的责任心了。

毕竟作为大人,要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2号上午,陈放刚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就发现云娆正翘着大长腿坐在沙发上。

见到陈放出来后,云娆起身指了指外面:“出去说吧。”

说罢迈步走在前头。

陈放点点头,跟着她身后出了门,来到了楼下,坐进了云娆的那辆玛莎拉蒂中。

“怎么样,还行吧?”云娆笑着问。

“虽然人比上次少了点,但也都不错,不过,挺那个叫韩又雪的说,她之前有个男朋友,好像被你逼分手了?”陈放道。

云娆美眸翻白,哼道:“什么叫我逼他们分手,明明是她眼馋那30万,又嫌弃她男朋友没钱,所以才分的手,这事儿可怪不到我头上,那个小蹄子,居然在你面前埋汰我,哼,回头看我怎么收拾她。”

陈放说:“你怎么忽悠人我不管,但是,千万别搞犯-罪的事儿,这是底线。”

云娆点了点头:“放心放心,我又不傻,帮你找妹子这种事儿,跟找小三搞外遇一样,你情我愿的,法律上也管不着,我宁愿少赚点钱,也不愿意冒风险去做犯-罪的买卖。”

陈放:“你心有数就好。”

云娆狐狸眼转了转,素手朝陈放伸了伸,漫不经心地道:“今天的5个,加上之前的8个,已经13个了啊,你没忘吧?”

陈放见她那样,一阵失笑,拿出手机点弄几下后,递给她说道:“忘不了,要给你300万,来吧,把你的卡号输上去,我马上给你转。”

“哎哟,好好。”云娆欣喜地接过手机,开始输入自己的银行卡信息。

不久后,转账完成,收到300万到账的信息提示,云娆开心地咧开了嘴角,笑得像朵盛开的雪莲一样,妖冶又美丽。

陈放见状,微笑道:“今天就到这里,以后继续努力吧。”

云娆心中欢喜,连忙正色说:“放心,跟我合作,你一定不会失望的,保管你以后像个活皇帝一样,漂亮姑娘一直有!”

不知不觉间,云娆已经越来越有妈妈桑的气场了。

与云娆分别后,陈放双手插在裤兜里,优哉游哉地朝小区外走去。

一路浪到夕阳时分,接到了童蔓蔓打来的电话,说是知道他回沪上后,李寒烟她们准备了好多海鲜大餐的,就等着他过去开吃了。

珍馐美食,再加四个漂亮的金丝雀,那自然是秀色可餐,陈放当即也不打算在外面逛了。

正准备走去前面坐上车回去时,迎面走来的一个衣着华美、气质如兰的女子,拦住了陈放的去路。

“陈先生,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卫香蕾脸上挂着微笑,朝陈放招呼道。

陈放盯了她两眼,淡淡道:“巧吗?下午有两个穿黑衣服的男子,跟我一路了,他们是你的人吧?”

这事儿是听保镖说的,见那两人没什么恶意,陈放就没让人料理他们,现在一瞧,原来是卫香蕾的人。

卫香蕾说道:“陈先生别误会了,我只是想让他们看看你在那里,然后好赶过来找你。”

陈放笑道:“找我?找我干嘛?”

卫香蕾道:“上次见到陈先生后,觉得你特别亲切,好像很久之前在哪里见过你一样,所以,就一直想跟你认识认识,交个朋友。”

“是吗,那我可真是太荣幸了,能被卫小姐你这样的大美女惦记着交朋友。”

“那陈先生你今天中午应该有空了吧,我知道附近有家餐厅味道不错,不如,我们……”

卫香蕾话到一半,陈放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打断了她的话,道:“抱歉,我接个电话。”

说着,陈放滑开接听键道:“喂,蔓蔓?”

“陈哥,刚才忘了说,你一会儿回来的时候,记得在小区外面的商店里帮忙道具哦,反正,你知道的那种。”童蔓蔓甜甜的声音传来,但却带了丝羞意。

“行,知道了。”陈放一笑。

揣好手机后,陈放看向卫香蕾,说道:“不好意思卫小姐,我家里面有点事,得赶紧回去处理下,吃饭的话,下次吧。”

加入晚上没安排,陈放倒是不介意与卫香蕾一起吃个饭,看看这妞到底想干什么。

可惜,她今天的运气显然又很糟糕,恰巧遇到陈放和几名金丝雀有约,那就只能把她给晾下了。

“没关系,那下次再约。”卫香蕾表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

陈放没有与她多聊,很快上了辆保镖驾驶的劳斯,驶向陆家嘴壹号院。

夕阳下,看着他的车渐行渐远,卫香蕾那双黑亮的眸子也逐渐眯成了一条缝,像一弯黑色的刀锋,锐利不显,却是凛冽逼人。

上次陈放拒绝了她,这次陈放又拒绝了她,在她看来,哪有那么巧两次都有事,他一定是故意的!

这便让卫香蕾郁闷极了,越想,越觉得自己感到了来自陈放的浓浓的轻视与敷衍,她那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脾气,也因此而一下爆发了出来。

恼怒之余,她不禁在心里暗暗发誓:“可恶可恶!姓陈的,你给我等着,你越是拒绝我,我越不会罢休!

本小姐不但要把你从云娆手里抢过来,还要俘获你的心,让你彻底爱上我,之后在你离不开我的时候,再无情地踹了你,让你知道拒绝我和敷衍我的下场,叫你痛苦和难受一辈子!”

恼羞成怒的卫香蕾,发誓要让陈放好看,并且天真地觉得,她有信心让陈放爱上她。

也不知道她的这个‘爱上我’,到底是怎么断句的。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