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跟着吴亚丽来到二楼,徐同道发现她家楼上有两个房间,算是一个套间吧!从楼梯口出来的这个房间,就能去东边那个房间。

吴亚丽领着他快步来到东边那间房里,刚进门,她就停下脚步,伸手往房间东南角的原木色大衣橱一指,“呐,就是那上面漏雨了,你看衣橱顶上我放的那几个塑料盆,你看见了吗?”

因为她脚步停下得太突然,徐同道差点撞到她背上,还好他及时刹住脚,但也因为凑得太近,他无意间嗅到她发间的洗发水香气,他觉得有点像是飘柔的香气……

当然,是不是飘柔不重要,他连忙往后退了半步,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墙角那儿有一顶大约两米多高、一米多长的大衣橱,衣橱顶上确实放着几只红的、绿的塑料盆,并且,屋顶上也确实有雨水在往塑料盆里滴滴答答,跟没关紧的水龙头在滴水似的。

刚刚吴亚丽进门的时候,已经开了这房间的灯,徐同道的眼神还不错,眯着眼睛能看清屋顶的木头椽(chuan)子有几根已经湿透了,水就是从那几根湿透的椽子上滴下来的。

像这种屋顶盖瓦的小二楼,在这座县城挺常见的。

而这种盖瓦的屋顶,就有这种漏雨的可能。

“吴姐,你要把这衣橱移一个位置是吧?”

徐同道问这话的时候,目光扫了扫这房间里的陈设,一眼望去,这房间里的家具不多,挺简陋的,除了那个大衣橱,就是一张没有铺被子的木床,目测大约一米五的宽度,还有一张临窗的木桌和一把椅子。

这房间应该有很长时间没住人了。

吴亚丽:“对呀!你看衣橱顶上滴水的速度挺快的,呵呵,从中午开始,我已经上楼来把衣橱顶上那几只盆倒了两次水了,你今晚要是没过来的话,我半夜估计还得来倒一两次水,要不然水盆滴满了,水就要流出来把橱子滴湿了,对了,我那衣橱里还有几床被子,需要先把它们搬出来吗?”

徐同道:“我看看!”

说着,徐同道大步过去,拉开衣橱门,看见这衣橱里也就三四床棉被,便直接动手,把那几床棉被全部搬出来放在不远处的木床上。

吴亚丽想上前帮忙,也被他打发去搬椅子。

等他把几床棉被都搬到床上,吴亚丽也把窗边那把木椅搬了过来。

“吴姐,我现在把橱顶上那几只水盆拿下来,你帮忙接一下,要不然咱们移这衣橱的时候,水盆容易掉下来。”

“哦,好、好!麻烦你了小道。”

“跟我还客气?”

徐同道说着,就脱下脚上的胶靴,踩上木椅,伸手去拿橱顶上的塑料盆,吴亚丽见了,连忙伸手扶住椅背,还提醒徐同道,“你小心点呀!别掉下来了。”

“放心吧吴姐!”

椅子表面的高度大约半米,徐同道身高一米七刚刚出头,加在一起就有两米二左右,那衣橱顶也就两米三、两米四左右,所以他站在椅子上,一伸手就能拿到橱顶上那几只塑料盆。

所以,这活对他来说,没难度。

徐同道本来是打算一只一只地把几只塑料盆拿下来、递给吴亚丽的,但伸手拿下第一只塑料盆的时候,看见里面只有两三厘米深的积水,念头一转,就没急着把这只盆递给吴亚丽,而是把这只盆交到自己左手里,右手又去拿下第二只塑料盆,并将第二只塑料盆里浅浅的一层积水倒进左手那只盆里,然后,才将已经没有水的这只塑料盆随手递给地上的吴亚丽。

吴亚丽轻笑一声,接过塑料盆的时候,还夸了一句:“小道,你挺聪明呀!”

徐同道笑了笑,随口说了句:“一般一般。”

就伸手去拿第三只塑料盆,也准备像刚才那样处理,这衣橱顶上,也就放了三只塑料盆。

就在第三只塑料盆刚刚从衣橱顶上拿下来的时候,意外突然就发生了,一只体型很小,但却活蹦乱跳的小动物……也不知是不是被盆底刮到了,反正就是突然从衣橱顶上掉下来,而且……正好就掉在吴亚丽那浅浅、雪白的锁骨窝里,那四爪踩上她肌肤的触碰感,当时就把她惊得脸色煞白,惊叫一声,连忙扔了手里的那只空盆,并手忙脚乱地乱拍锁骨那儿,双脚也烫脚似的乱跳,啊啊的惊叫声把椅子上的徐同道吓得身形一晃,差点掉下来,然后他就真的掉下来了,因为乱拍乱跳的吴亚丽无意间撞到他身上,嘭隆哐啷一阵乱响……

世界安静了。

椅子倒在地上,徐同道摔在旁边,眉头紧皱、咬着嘴唇,很像便秘。

刚刚装水的塑料盆一只红色的倒扣在他脸旁不远处,他胸口湿了一大块,吴亚丽一手捂嘴,一手按着锁骨那儿,惊诧地望着地上的倒霉蛋徐同道。

徐同道咬着嘴唇也望着她,表情……相当痛苦和无语。

“小、小道,你没事儿吧?”

吴亚丽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走过来,蹲在徐同道身旁伸手想扶他,徐同道呼出一口闷气,龇了龇牙,问她,“吴姐,你刚才怎么了?反应那么大?”

他其实刚刚没有看清衣橱顶上掉下的到底是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有、有个什么东西正好掉在我身上,它还长了好几只脚,真的!那几只脚踩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刚刚差点心都被吓跳出来,真的!我绝对没骗你……”

吴亚丽脸红耳赤地解释着,一边解释,一边伸手比划,徐同道耳朵听着,眼睛却四处扫视,她这里刚刚解释完,徐同道就望着不远处的地面上一截还在扭来扭去的小尾巴,郁闷地叹了口气,对那边努努嘴,说:“应该是一只小壁虎,你看!”

吴亚丽愣了愣,顺着他努嘴的方向望去,望见地上那截细细的小尾巴,她呆住了,“那、那是壁虎尾巴?”

徐同道嗯了声。

吴亚丽可能没见过壁虎,但徐同道从小在农村长大,不止一次见过壁虎,知道这玩意一遇见危险,就主动留下一截小尾巴做买路财,然后迅速逃走。

可今天这只受惊的小壁虎,却把吴亚丽吓惨了,也把他徐同道摔得不轻,它留下的这一小截买路财够补偿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