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放心,绝对给你保障,你每次去做任务的时候我都会给你的灵魂加固保护符的,可从来没有一次落下的。”

清源挥了挥小手,“这次的任务世界还是比较奇特的,我可是给你下了重重保障,只要你的灵魂还存在一丝丝,我都能够将你带回来。”

“那就行,我也有点迫不及待了。”姜蝉搁下笔,看清源今天这么好说话,狐疑地挑了挑眉:“你今天有点奇怪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清源的小手一挥,自己转眼就失去了知觉……

看着姜蝉的身影消失不见,清源对了对小手指,莫名地有点心虚,转瞬也隐遁了。

姜蝉全身呈大字型地瘫在地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良久才骂了一句:“清源你个坑货,就知道拐我来没有好事情,就不能让我做个人吗?”

她就说清源刚刚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劲呢,摆明了人家是故意坑她,偏偏最近几个小世界的任务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她一时也放松了警惕,就这么被清源给得逞了。

刚刚到了这个世界,在接收原主记忆的时候,姜蝉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经历了一番死去活来后,姜蝉才面如金纸地站起身。

这个世界确实是姜蝉没有经历过的,一个人族、魔兽、精灵、龙族等并存的世界。

像原主精灵女王阿米莉亚就带着精灵族居住在南方的精灵之森,西方则是魔兽森林,东方则是人族聚居的光明大陆,而龙族则是居住在北方的龙岛。

至于臭名昭著的深渊魔族则是聚居在地底,长年不见天日。人族能够修炼魔法或者斗气,当然魔法师是极其稀缺,万里挑一的概率。

看着面前冠盖如云的大树,这是精灵一族的生命之树。但是姜蝉却能够看到大树上存在的死气,死气从大树的根部往上蔓延,目前已经到了生命之树的中段。

早在二十年前,女王阿米莉亚就发现了生命之树的异常,她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将生命之树的死气祛除,可惜她走遍大陆都没有找到办法。

后来女王只能够将自己的修为灌注到生命之树内,但是这也使得女王的修为停滞不前。精灵是从生命之树上出生的,但是由于生命之树沾染上了死气,这二十年里生命之树上一直没有诞生过小精灵。

可惜女王的修为只能够勉强抑制死气的蔓延,等后来阿米莉亚的修为耗尽了,生命之树也枯萎了。失去了女王庇护的精灵一族也遭遇了灭族之祸,精灵一族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

想到这些,姜蝉的眼角滑下了一滴清泪。实在是阿米莉亚的情感太过于浓烈悲怆,姜蝉都有点扛不住。

生命之树是生长在生命之泉中的,看着这清澈见底的生命之泉,姜蝉抿抿唇,一个纵身跳了下去。尽管女王的记忆里显示她曾经下去看过无数次,但是没有实地看过,姜蝉还是不放心。

从这个世界存在伊始,就有了生命之树,它存在了千万年,女王如今也不过才一万岁出头,对于生命之树来说就是个小娃娃。

兴许是从生命之树上出生的缘故,姜蝉在不断下潜的过程中,对这颗大树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以往精灵们最喜欢的就是在生命之树上弹琴唱歌,后来生命之树沾染上死气,大家就再也没有在这里聚过了。

生命之树的根系非常地发达,姜蝉就好像是一只蝼蚁一般在生命之树的根系上走过。她仔仔细细地看过生命之树的每一个地方,在她的眼里,生命之树的根部沾染上的死气非常地浓郁。

也幸好女王皇冠上有一颗避水珠,才能够在姜蝉在生命之泉中停留这么久。姜蝉一连在水底部待了三天,才发现了一点异常。

在生命之树的最底部,一个极不起眼的地方,姜蝉发现了一个极其隐晦的魔法阵。就是这里了,姜蝉精神振奋,她并不明白这个魔法阵的原理,但是她却能够看得出来生命之树的死气就是从这个魔法阵里传出来的。

岂有此理!感受着心底愤怒的情绪,姜蝉挑了挑眉:“找到源头了,想办法才是真的,算账的事情以后再说!”

女王的情绪低落了下来,她又不懂魔法阵的,姜蝉无奈:“算了,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

虽然不明白魔法阵的原理,但是小金给姜蝉的能力还是存在的,就是姜蝉的这双眼睛能够看穿所有的阵法。

但是看穿并不代表她有解决的能力,这个魔法阵一看就是出自于人族,姜蝉还要想办法到人族学习阵法,目前截断这个阵法还是能够做到的。

截断阵法只是截断源头,生命之树沾染上的死气后面还要另外想办法。一日不将生命之树的死气祛除,精灵一族的灭族危机依然存在。

姜蝉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匕首扬起时带起了一阵寒光,转眼就将那个魔法阵破坏的七零八落。魔法阵一经破坏,姜蝉就感觉到原本还在蔓延的死气转眼都安静了下来。

有用!姜蝉微微一笑,为了防止自己得意忘形,她又仔仔细细地看过了生命之树的根部,确保已经万无一失了,姜蝉才破水而出。

自打二十年前女王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生命之树后,族里的精灵们就再也没有到精灵之森深处来,所以姜蝉消失这么长时间大家也不知道。

姜蝉在截断魔法阵之后也没有闲着,目前虽然没有办法祛除生命之树上的死气,但是能够将生命之树上的死气压缩到一个地方,后面再徐徐图之。

再将生命之树的死气全都压缩在树根之后,姜蝉才算是停手。她活动了下手脚,精灵一族的修炼方式果然是不同于任何一族啊,这个过程也是姜蝉熟悉女王身体的过程,她有预感,在这个世界她应该是平静不了的,前面还有大风大浪等着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