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秦轩那番话,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叶凡。

一时间,场内所有的目光,再度聚焦到他的身上。

而秦阳则毫不掩饰地讥讽道:“呵呵……堂哥,依我看这小子估计连离魂症都没听过,所以才默不作声,甘拜下风!如果让他扎针的话,病没治好,说不定还会闯下弥天大祸!”

这时,姜女士面露疑惑之色,连忙向秦轩问道:“秦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

秦轩沉吟了片刻,还是解释道:“姜女士,我们两人之间,正在进行一场比试,看看谁能先好治令郎的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让他替大宝诊一下脉!”

“秦医生,我们可是冲着你才来的,由你治疗就足够了!”

姜女士说着,下意识地将大宝拉到自己的怀里,连忙后退几步,仿佛叶凡身上有什么瘟疫似的,根本不敢接近。

见到她的动作,旁边围观的秦阳等人,发出一阵不屑的嗤笑,望向叶凡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而叶凡也不恼,依旧负手而立,镇定自若,云淡风轻,仿佛完全忘了之前与秦轩的赌约。

从大宝进来之后,他甚至都没有问过哪怕一句病情,也没有为其诊过脉。

在秦阳等人看来,这场比试,叶凡必输无疑!

不用了多久,他就会跪在那“天下第一针”的牌匾下,为自己说出的狂言道歉!

就在这时,秦轩从白大褂中,掏出了几根银针,捻在手中,开口说道:

“姜女士,请将令郎的上衣脱掉,然后让他躺在旁边的小床上,我要为他针灸治疗!”

姜女士闻言,立刻依照吩咐照做。

整个过程中,大宝非常配合,就像是个木偶一般,任由她摆布。

很快,褪去了上衣的大宝,就躺在旁边一张小床上,全身上下肉嘟嘟的,圆滚滚的小肚子,显得格外可爱。

然而那对眸子,旧依黯淡无光,毫无神采。

此刻,手持银针的秦轩,身上气势一变,目露精光,渊渟岳峙,高山仰止,就像是绝世剑客拿起了宝剑,给人一种卓尔不群的感觉!

紧接着,他屈指一弹,一根银针快若闪电,不偏不倚刺入大宝鼻唇沟中点的人中穴。

见到这一手“飞针走穴”的绝活,场内一众仁济堂的中医,都在心中暗暗叫好。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也许在姜女士看来,这飞针走穴的本事,没什么特别的。

但别说华海,纵观整个华夏,能够熟练使用飞针走穴这种绝活的针灸师,都是屈指可数,至少需要十多年的苦功!

紧接着,秦轩手中的银针,像是天女散花般,落到了大宝身上各处穴位上。

整个扎针的过程,行云流水,挥洒自如,令人赏心悦目。

“啧啧……堂哥的针灸之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较之大爷爷中的‘出神入化’,恐怕只有一步之遥!”

秦阳脸上满是骄傲之色,说着还瞪了叶凡一眼,挑衅之意十足。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堂哥一出针,绝对能手到病除。

突然,秦轩将手中最后一根银针,扎进了大宝的少商穴,随后屈指微弹,施展了一个精妙绝伦的针法。

……

见到这一幕,场内立刻有人惊呼出声道:

“九转回春针第七针——枯木逢春!”

紧接着,一众中医师都目不转睛地望着秦轩,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错过些什么。

不过,秦轩的手法实在是太快了,甚至在半空中幻化出道道残影,快要超出肉眼捕捉的极限。

秦家祖传的九转回春针,乃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针灸术,虽然比不上魏老传授给叶凡的渡厄神针,但也有着神奇玄妙之处。

无论是出针的角度、力度还是速度,秦轩的技艺都臻于完美。

一旁,叶凡的眸中都流露出赞许的神色,心中暗道:

这秦轩能够荣获“华海小神医”的称号,的确有几分本事,并非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不过,他还是一点也不着急,依旧气定神闲的样子,仿佛根本不担心双方之间的赌约。

“呼……”

施展完“枯木逢春”之后,秦轩长舒一口气,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

不知不觉中,他的额头已经沁满了豆大的汗珠。

要施展出九转回春针,对心神的消耗非常巨大,容不得有任何的闪失和差池。

姜女士见状,连忙凑上前来,关切地问道:“秦神医,大宝他怎么样了?”

秦轩露出一个笃定的笑容,道:“放心吧,至多三分钟,令郎就会恢复正常!”

此言一出,姜女士的眼角眉梢,满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激动万分地说道:

“谢……谢谢你!秦医生,您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改日我一定带着孩子他爹一起过来,好好感谢您!”

“不必如此,我只是做了分内之事!”秦轩道。

这时,秦阳则大摇大摆地走到叶凡跟前,高昂着脑袋,恨不得将鼻孔抬到天上去,倨傲道:“哼……臭小子,如今胜负已分,还不快点向我们秦家跪地认错?”

“胜负已分?”

叶凡眉毛一挑,淡淡道:“秦阳,你没长眼睛么?如今病人尚未痊愈,又何来此言?”

“你!”

被叶凡呛了一句,秦阳气得脸色煞白,咬牙切齿地说道:

“臭小子,死到临头,你竟然还在装逼!行,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但到时候,可就没那么客气了,非得让你脱几层皮不可!”

说着,秦阳就将目光落到了床上的大宝身上。

反正他堂哥说过,至多三分钟,大宝就会恢复正常,也不差这点时间!

一时间,场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一分钟。

两分钟。

很快,三分钟就到了。

然而,大宝依旧瞳孔涣散,目光呆滞,一副痴呆儿的样子,较之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咦?”

见到这一幕,秦轩眉毛一挑,显然有些意外。

姜女士紧张地望着他,见他一言不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默默地等待,同时在心中祈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五分钟,十分钟,一刻钟……

众人等了许久,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

这下子,姜女士可着急起来,连忙望着秦轩问道:“秦医生,您不是说大宝三分钟就能醒的么?”

面对这样的质问,秦轩的脸色尴尬至极,连忙走到大宝的身前,再度替他诊起脉来。

片刻后,秦轩瞳孔猛的收缩,惊呼出声道:“怎么可能?我的‘枯木逢春’针,竟然没起作用?!”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浑身巨震,如遭电击,喃喃自语道:

“糟了!看来令郎不是被吓掉一魂,而是直接被吓掉天地二魂!一魂能收,两魂难救!别说是我,就算爷爷施展出第八针‘天地同春’,恐怕也无法召回那遗散的两魂!”

“秦医生,那现在该怎么办?”姜女士焦急万分。

“哎……”

秦轩幽幽地叹了口气,沉声道:“为今之计,只有用温补之术,保护令郎剩下最后的一道人魂,然后带着他前往姑苏城,去寻找遗散在天地间的两魂!运气好的话,也许十天半月就能成功,但运气不佳的话,恐怕三年五载都未必能够见效!”

“怎么会这样?”

姜女士闻言,脸色煞白,扑到大宝身上,哽咽道:“呜呜呜……我可怜的大宝啊,都是妈妈不好,你倒是跟妈妈说句话啊!呜呜呜……”

叶凡见状,冷冷瞥了秦轩一眼,凛然道:“秦轩,一开始我以为你有几分本事,原来只是浪得虚名之辈!可惜啊……庸医害人!”

此言一出,还不待秦轩开口,秦阳就怒不可遏地跳了出来,厉声道:“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竟敢污蔑我堂哥是庸医?哼……你有本事你来治啊!”

听到这话,叶凡胸膛一挺,大笑道:“哈哈哈……若是由我来治疗,何须那么麻烦?五分钟足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