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在猎门总魁首眼里,黑暗曼陀罗这个女人,有点儿神神叨叨的。

说话做事,有点儿莫名其妙的意思。

不过家里三个媳妇呢,林朔算是有经验,他知道跟女人那是不能讲道理的。

女人做事,有她们自己的一套东西,跟男人的想法不太一样。

反正看着呗,看看这个女刺客到底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黑暗曼陀罗一加入队伍,人就算是齐了,六人组成的狩猎小队就此出发。

脚下踏上西王母家的深紫色“地毯”,林朔心里倒是稳了稳。

这种深紫色的石林,一进去虽然视野很不好,可地面的强度相当不错,甚至要强过一般的山林野地。

这么一来大地能借上力,自己的能耐就不会打折扣,追爷也能使得舒舒服服的。

自己这边是没问题,就是目前这个队伍组成,还是跟前几笔买卖一样,多少有些别扭。

要么是没经验的,要么是没能耐的,要么是扬言要杀自己的。

唯一靠谱的贺永昌,搁在西王母这种东西面前,实力还不够瞧。

别说贺永昌了,林朔其实觉得哪怕是自己,在九龙级的东西面前,这都多少有点儿蚍蜉撼树的意思。

所以黑暗曼陀罗说要杀自己,林朔压根没放在心上。

这事儿还轮不到女刺客,一群人先在西王母面前活下来再说吧。

目前六个人在这片深紫石林里走,狩猎位置是自然而然就分出来的。

贺永昌拿着他那杆飞天夜叉突前,唐灵玉和苗小仙居中,林朔扛着追爷殿后。

这是四个猎人的位置,另外两个是外行,那就随便他们站哪儿了。

魏行山这会儿很忙,奔前跑后的到处取镜头,还得躲着点儿石柱别撞上去,看起来很热爱摄影师这份事业。

黑暗曼陀罗,就走在林朔身边,也是殿后的位置。

她那双眼睛,时不时地在林朔身上瞄来瞄去,既像是好奇地打量,也像是在惦记之后在哪块地方下刀。

就这么走了十分钟,林朔整个人就很不自在了。

猎门总魁首在生人面前脸皮薄,经不住被这么看。

这会儿周边一切正常也没什么动静,于是他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们既然是组队了,你总得跟我们交待一些事情。

西王母的地盘,我们是第一次来,你在这儿不是一天两天了,总该知道一些我们现在不知道的。

情报共享这是最起码的,否则你这趟干嘛来呢?”

黑暗曼陀罗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本来我是想跟你们说一些情报的,不过现在看起来没必要。”

“什么意思?”林朔问道。

“因为知不知道,都一样。”这女人说道,“反正你们这群人,走不到西王母的核心地带就得全军覆没,横竖都是一死,少知道就少烦恼。”

林朔点点头:“那你是属于特别好心,这趟跟着我们一起去送死。”

“不。”黑暗曼陀罗否认道,“我是想抢在你临死之前,提前了结你,好完成我接得那笔买卖。”

“那何必这么麻烦。”林朔建议道,“你现在就可以动手。”

黑暗曼陀罗摇了摇头:“正面对决,我打不过你,所以要找更合适的时机。”

林朔哑口无言,同时心里也服气了。

看人家这刺杀的买卖干得多敞亮,什么都摆在明面上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要不是这女人身上的传承是苏家的,眉眼跟A

e又那么像,林朔这会儿就能一巴掌拍死她。

苏家修力的路数他再了解不过,要对付这个女人其实并不难。

可这会儿要是出手把人弄死了,回头万一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真相抖落出来,说不定自己得扇自己耳光。

还能怎么办呢,暂时惯着这位姑奶奶呗。

林朔也就不搭理她了,脚下看着路,留着神往前走。

一边走,林朔拍了拍周围的那些紫色石柱,试了试强度。

在进入这片紫色石林之后,随着狩猎队慢慢绕着石柱往前走,外界的气味正在逐渐远去。

石林本身的气味,倒是很单一,就是一股子硫磺的味道。

东西南北哪儿都是这个味道,其他方向稍微淡一点儿,正北通往西王母核心地带的方位,浓一点儿。

所以林朔的林家绝学闻风辨位,现在那算是名副其实了,除了分辨哪儿是正北,其他没什么作用。

打头开路的贺永昌倒是目力过人,可眼下周围都是石林,石柱子一根接一根在四面八方杵着,挡着视线。

林朔自己的云家炼神,侦测范围也就身周的三十米范围。

这个感知距离放在战斗中是够用的,可搁在如今这种狩猎环境作为侦查手段,那就远远不足了。

往常哪怕是这个情况,倒也还好,林家还有黑凤可以在天上侦查。

可这一趟买卖林小八没来,因为林小十要学飞行了,小八得教儿子怎么飞。

林小十学飞行那是本能,时候到了不能拖,否则以后飞行能力就差了。

它初次上天,它爹得在旁边护着,否则容易掉下来摔死。

林小八不在,而婆罗洲的那批飞艇,又因为苗光启被美国GPS卫星系统踢出局了,信号走不了,所以高空侦查方面,现在就是一片空白。

曹余生据说在想办法弄这边的卫星画面,可这事儿目前成不成林朔还不知道。

所以如今这个地形环境,林朔这六人进到石林里面,多少有点盲人骑瞎马的意思,周边的信息收集不太够,也就不敢走得太快。

狩猎这种事情,事先分析得再多,想得再周到,也架不住现场情况复杂。

这时候林朔就比较想念一个人,楚弘毅。

要是老楚在就好了,他轻功好,这种直上直下几十米高的石柱能一下上去,在顶上看周围的情况,至少有视野。

而自己的“斜插柳”,林朔拍过石柱知道,这种石柱是一层一层石质叠上去的,就跟摞起来的积木似的,纵向受力还行,横向太脆,吃不住力道,蹬一下就塌了,自己上不去。

老贺轻功身法造诣一般,也上不去。

苗小仙鞭子不够长,甩不上去。

唐家的轻功造诣,在以前流行的评书小说里倒是挺出名,人家还有一手暗器功夫呢,可那是骗外行的。

实际上唐家的轻功也就一般,所以唐灵玉也没戏。

当然这些人要上去也容易,林朔胳膊一送就行了,可这石柱上头尖,顶端估计也就指甲盖大小。

不是绝顶的轻功高手,人上去了站不住,掉下来摔出个好歹来,苗小仙倒是有活儿了。

所以这支队伍里,能上石柱去观察周边情况的,最合适的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身边这位冲着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姑奶奶,黑暗曼陀罗。

以苏家人的能耐,肯定能上去。

可是这位姑奶奶,跟自己这群人不是一笔买卖,人家据说是等着机会杀自己的。

有埃尔文之前的交代,林朔对她这笔买卖其实是存疑的,可这事儿又不能完全不信。

让她上去侦查,怎么开这个口呢?

况且就算她真上去看了,下来之后说出来的事儿,自己能相信吗?

于是猎门总魁首没走十分钟,这就又开始浑身不自在了。

身边这么好一个斥候位的猎人苗子,愣是不能用。

她再像A

e,也毕竟不是A

e,这会儿林朔开始又想自己的媳妇儿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黑暗曼陀罗忽然停下了脚步,不走了。

林朔很郁闷,心想这女人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这一出出的没完没了,尽给自己心里添堵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一站。

扭头一看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结果一看之下,林朔心思就稳下来了。

人家没捣乱,正干活儿呢。

只见黑暗曼陀罗双掌撑地,身子趴在了地上,一只耳朵贴着地面,似是在倾听着什么。

这个画面林朔再熟悉不过了。

看起来,这个女人已经把苏家传承练得差不多了。

北欧中国宫大门口,她露过一手“画地为牢”。

刚才跟苗小仙交手,她展现了比A

e还技高一筹的“指尖神通”。

这会儿,应该就是“听山识途”。

不过显然,她“听山”的造诣没有A

e高深。

A

e如今听山,已经用不着趴在地上听了,站着就行。

林朔只要人在她身边十公里范围之内,说话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被她听见。

这就是A

e对林家的控制力,就那一对耳朵,她也得是林家主母。

A

e听山这么厉害,林朔知道是有苏家炼神加持的原因。

这个黑暗曼陀罗,有苏家的其他能耐却没有修行苏家炼神,所以听山就差着点儿了。

不过就算比不上A

e,这个能耐本身是极其宝贵的。

人不用去石柱顶上折腾,省事儿。

林朔于是就等着,看她听出来什么结果。

后面的林朔和黑暗曼陀罗都停下来了,前面的人也就不走了。

大伙儿都转过身来,跟林朔一块儿等着。

等了大概十来秒钟,黑暗曼陀罗抬起头来,对林朔说道:“这下好了,我很快就能杀你了。”

林朔听明白她什么意思了,其他人那是一头雾水。

摄影师魏行山不干了,说道:“我不知道你跟林朔之间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你们有旧情是你们的事情。我们这一个个都是无辜的,有什么事儿不能直说啊?”

黑暗曼陀罗人都被这位摄影师给说愣了,抬着头瞪着眼。

林朔也翻了翻白眼,他不知道魏行山这家伙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可都这个时候了,情报分享是第一位的,他必须替这个女人翻译翻译。

猎门总魁首把肩头的追爷请下来,弓弦攥在手里,说道:

“她的意思是,有东西靠近这里了,我们马上就要接敌。”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