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我不要了,给你当姐去吧!”蔡欣气哼哼道。

“嘿嘿,我才不上当,你们到底是亲姐妹,到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昨天我们一起回来的,她很伤心,也很后悔,不该对你那么过分。”丁凡笑道。

“切,我才不信,今天还不是又骂我。”蔡欣撇嘴,态度却松动不少。

“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不善于表达爱。我就问你,今天的工作量是不是减轻了?”丁凡问道。

“是啊!”蔡欣愣愣道。

“这就对了,蔡经理可是白总裁身边的红人,背地里替你打过招呼,以后都不会太累。要相信自己的努力,凡哥我跟你做同事的时候,薪水才两千,现在还不是涨到两万了。”丁凡耐心地劝道。

蔡欣眼睛眨巴几下,终于露出了笑容,“哼,那这次就原谅她了。”

“小菜心,有了烦恼,你能第一时间想到凡哥,这关系没白处。”丁凡佯装感动。

“我还想问问你,到我家就赢走了差不多二十万,心里不觉得难受吗?”蔡欣突然换了话题。

我去!

还真是多情了,蔡欣这是想把那笔钱给要回去,还能更过分吗?!

“那笔钱回来就给了你姐,你以为收到的二十万是哪来的?好吧,关系不处了,友尽,必须友尽!”丁凡恼火地转头就走。

“凡哥,凡哥,我闹着玩的!我一猜就是这样,咱们对半分!”蔡欣笑着追了上来。

上午十点,丁凡准时出现在明月大厦,傲气地在前台报上名字,便有工作人员微笑着亲自带路,一直送到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前。

敲敲门,里面传来了桂清月的声音,丁凡走进去,就看见一个婀娜的身影,正站在窗前,双臂交叉在胸前,俯视着下方繁华的街道。

丁凡没敢打扰,好半晌,桂清月才转过身来,回到办公桌后坐下,缓缓点起了一支烟,丁凡认为自己没看错,京阳头号商界女强人的眼中,竟然现出了点点泪光。

“姐,这是怎么了?”丁凡关切地问道。

“没事儿,就是觉得,韶华渐去,红颜易老,繁华终将是一梦,心里有些感伤,还有些孤独。”桂清月轻叹。

女强人偶发感慨,不能当真,谁还没有静夜难眠的时候,丁凡笑道:“有弟弟我,姐不会孤独的。”

“这张嘴就是会说话,我喜欢。”桂清月笑了,继而换上了认真表情,招手道:“弟,靠近点儿,发现了什么线索?”

丁凡趴在办公桌上,打开手机,调出那张尸体图片,放大后说道:“看这里,有个标记?”

桂清月看得很仔细,点头道:“确实是个标记,代表什么?”

“这个图形,是乾坤两卦的组合,代表着天地相融,我认为,假和尚是天地商会的人。”丁凡认真道。

“天地商会!”桂清月细眉立刻皱了起来,显然是出乎意料。

“我也是从朋友那里得知,咱们京阳有这么一群人,具体情况不知道。”

“我也不了解,跟你一样,只知道一个名字。他们的保密性太强了,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桂清月摇头。

“那天地商会这个名字,是怎么流传出来的?”丁凡不解地打听,保密到这种程度,应该谁都不知道才对,不合常理。

桂清月迟疑了下,吐出一口烟,这才解释道:“半年前的夜晚,大发银行丢失了一亿现金,现场只留下一张纸条,天地商会暂借。此事绝密,挂牌督办的大案,你也不要对外说。”

“他们是一伙贼?”丁凡诧异问。

“不是普通的贼,这是很嚣张的挑衅。现场监控显示,三名蒙面人,进入银行就像是进了自己家,一路走过,保安们全部被轻松放倒,值班经理还主动帮忙打开金库,像是被控制了。事后,无论是值班经理还是保安们,居然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大喊冤枉,目前都在精神病医院里住着呢。我估计,这三人还拿走了别的东西,一亿现金只是个名头,大发银行没脸对外说。”桂清月道。

够邪门的,难怪都让麻三忌惮,在丁凡看来,三人一定会使用邪术,这是有违天理的做法。

“他们还干过别的吗?”丁凡打听。

“没有,据我所知,就这一件事,但也等于一战扬名。”桂清月道。

“姐,真的要小心了。”

“唉,江舟怎么就招惹了他们,不好办啊!”桂清月叹气。

“别怪我多嘴,跟姐夫没什么关系,其实他们的目标还是姐姐你。”

“也对,妙和集团发展到今天,确实够让人眼红了。”桂清月郁闷地点头。

“姐,来源不明的东西不要碰,他们未必有可乘之机。”丁凡叮嘱一句,转身道:“没事我就回去了。”

桂清月不答应,熄灭烟头,起身道:“别走,陪姐吃了午饭再回去。”

“还要上班呢!”丁凡推辞道。

“白亦菲也挺过分的,这么点薪水就想哄住我弟弟,贪心不足,不用理她!”桂清月埋怨一句,看丁凡身边哪个女人都不顺眼,又说:“走,先去看看姐收藏的玉石。”

就是隔壁的办公室,桂清月用钥匙打开,面积有一百多平米,精致的货架上,摆放着各种品质、各种造型的玉石。

只是随便扫一眼,丁凡就可以断定,这里面的每一件东西,无疑都是珍品,价值都在百万以上。

“姐,这么多宝贝,大开眼界。”丁凡嘘呼道。

“随便挑几样送给你,不瞒你,那些太贵的,寓意好的,都被家里人拿回去摆着了,这里都是中档货,可有可无,你随便拿去折腾着卖,给我本金就行。”桂清月认真道。

“谢谢姐!”

“倒是便宜了吴家那丫头,弟,别那么实在,卖钱要一定拿大头,提前跟三丫头说好。”桂清月叮嘱道。

“我知道,要是真能卖了,也有姐的一份。”丁凡道。

“嗯,就这么说,我那一份也归你。”

“那怎么好意思!”丁凡挠头讪笑。

“做生意,就要脸皮厚,给你钱又不收,那就自己去赚第一桶金吧!”桂清月显得有点唠叨,但却是真心实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