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翌日清晨。

早上8点30分。

一辆白色轿车缓缓驶入芙蓉分局。

陈晓娟一脸迷茫的推开车门。

而副驾驶上,廖杰的父亲也踉跄的下车。

“老板娘,你可一定要帮帮廖杰啊,他不可能是杀人犯,他跟廖东这么多年的好同学,他怎么会呢?”

廖杰父亲看着建筑面前的硕大警徽,整个人不由紧张起来。

陈晓娟也是慌张不已,却也劝诫道:“可是,人家警察已经打电话说了,说廖杰已经承认自己就是杀人凶手,这还有假吗?”

“这肯定有误会,我不相信廖杰会杀人,他那么善良一个人。”

“老廖,现在什么情况也不清楚,具体怎么样,等去了刑侦三组再看看吧。”

两人也是在芙蓉分局大院停车场,交流了好一会功夫。

廖杰父亲这才愿意去看看情况。

陈晓娟则道:“这事先别让我老公知道,否则以他的脾气,非把廖杰给剁了,你们一家也别想好过。”

“好,我听你的,只要能救廖杰,我什么都听你的。”

廖杰父亲此刻也是六神无主,儿子怎么忽然就成了杀人犯了呢?这让廖杰父亲一时间难以接受。

两人问了身边一名路过的警员,这才寻着刑侦三组的方向找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刑侦三组办公室内。

卢薇薇也在跟众人探讨着陈晓娟的情况。

“老丁你知道吗?这个陈晓娟可不得了,当年江南市大富豪会所的一枝花啊,多少老板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丁警官看着关于陈晓娟的报告图片,也是不由调侃道:“真没看出来。”

“可能是现在年纪大了,不过当年还是很漂亮的。”王警官继续补充道。

丁警官扭过身子,也是好奇不已道:“你们这都从哪弄来的消息?”

“何俊超啊,这家伙搞到的情报。”王警官喝上一口枸杞茶,也是调侃着说:“这个陈晓娟在警局的备案还不少呢,离过两次婚,只有一个儿子,嫁给廖东的父亲,也是奉子成婚。”

“不过婚后这个陈晓娟开始相夫教子,很有一套,愣是把廖东父亲的众多房产弄到自己和儿子名下,廖东唯一的财产,就是那机械厂的80%的股权,否则名下连一处家产都没有。”

“还有这种骚操作?”丁警官顿时一呆。

凭着老道的经验,老丁同志还是带着看热闹的心情道:“从这点可以看出,这个陈晓娟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

“看看再说吧。”卢薇薇瞥了眼顾晨,这才又对丁警官道:“昨天顾师弟已经在调度室搜集了一晚的证据。”

“今天早上天还没亮,他又带着老王去了那天廖东父母参加应酬的酒店,这不才跟老王回来嘛。”

“笃笃笃。”卢薇薇这边话音未落,那头门口处,陈晓娟已经在敲门。

“请问,刑侦三组的顾警官在吗?”

顾晨抬头一瞧,这才站起身:“我在。”

“哦哦,顾警官。”陈晓娟有些慌神的走进办公室,后边跟着廖杰的父亲。

这两人顾晨在廖东家工厂都是见过的,因此也谈不上陌生。

“顾警官,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带着廖杰的父亲也过来了。”

“你老公呢?”顾晨问。

陈晓娟顿时一呆,赶紧解释道:“哦哦,我老公啊?他有应酬,所以没来。”

顾晨看看两人,也就没再要求,直接将桌上一份文件拿在手里,指着门外道:“你们跟我来吧。”

“好,好。”

也不知道顾晨葫芦里卖什么药,见廖杰父亲不明所以,紧张的不行,陈晓娟心说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啊。

来到一号审讯室门口,顾晨让陈晓娟先进去,却将廖杰父亲拦在门口。

这可把廖杰父亲愣了一下,赶紧追问顾晨道:“顾警官,我儿子他……”

“他已经招供了。”顾晨说。

廖杰父亲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在地上:“这……这怎么可能呢?”

见王警官和卢薇薇已经进去,顾晨这才安慰道:“大爷,旁边有张长椅,您先在外头等着,等我把这边事情处理好再说。”

“也行吧。”感觉儿子这次是凶多吉少,老大爷顿时沮丧不已,却只能听从顾晨的安排,先坐在外头的长椅上休息。

随着审讯室大门砰的一声响,卢薇薇已经将摄像机调试完毕,这才跟着顾晨一起坐回到座椅上。

此时此刻,坐在对面审讯椅上的陈晓娟,整个人懵的一批,这才问道:“警察同志,你……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可以在其他地方问啊,怎么感觉这地方怪怪的。”

“怪吗?”顾晨左右看看,这才又道:“我觉得这个地方非常适合你。”

“适合我?”陈晓娟一听,当即笑出声道:“别闹了警察同志,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

现场的环境让陈晓娟有些紧张,一个环境对被审讯者的震撼,绝不仅仅的室内的装饰。

陈晓娟虽然是当年的交际花,出入各种场合,虽说对警局环境也并不陌生。

但此一时彼一时,此时廖东被杀,自己被传唤到警局接受调查,这不免让陈晓娟内心感到惶恐。

顾晨也没跟她废话,直接问道:“那天安排廖东去车间调试设备的人应该是你吧?”

“对……对呀,怎么了?有问题吗?”陈晓娟愣了愣神,一脸淡然道:“昨晚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跟他爸临时有事。”

“再加上明天还要生产,所以才让廖东去调试设备,这些你们都是知道的呀。”

想想之后,陈晓娟又问:“还有,你们跟我说,廖杰已经承认杀害我儿子廖东的事实,请问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卢薇薇眼神犀利,死死盯住面前的陈晓娟。

陈晓娟顿时一呆,赶紧移开目光道:“没想到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做出这种事?”

“亏我家对他还不薄,他这个狼崽子怎么就恩将仇报呢?”

见陈晓娟表情满是呵责,却并不伤心,顾晨直接问她:“你儿子廖东被杀,难道你就不难过?”

“啊?”也是被顾晨突然一问,陈晓娟愣了愣神,这才赶紧挤出几滴眼泪道:“怎么能不上心呢?儿子是我的心头肉呢,这苦命的孩子,怎么这么倒霉呢?”

难过中,陈小娟顿时双手捂脸,叫着廖东的名字,表情严肃的道:“这孩子平时我行我素惯了,虽然看上去让人讨厌,可毕竟是我们家的孩子。”

“现在被自己的老同学杀害,这让我们怎么活?以后这机械厂继承给谁呀,真是造孽啊。”

这边陈晓娟表情管理的相当到位,和另一边,卢薇薇也口无遮拦道:“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嘛?你应该是廖东的后妈吧?”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出奇的安静。

陈晓娟愣是呆滞了几秒,这才从慌神中反应过来。

忽然感觉,这次前来芙蓉分局,合着是自己的老底都被警察知道了?

连自己是廖东后妈的事情,警方竟然也有掌握?

此时此刻,陈晓娟越加觉得,自己来芙蓉分局并没有这么简单,合着警方传唤自己过来,那是抱着审讯的态度?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陈晓娟的语气顿时收敛了不少,这才弱弱的问:“警察同志,我是廖东后妈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顾晨将桌上的资料翻阅了几下,这才淡淡道:“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廖杰根本就不是杀害廖东的凶手。”

“不是杀害廖东的凶手?”陈晓娟愣了愣神,也是不明所以道:“我怎么越听越懵了,不是杀害廖东的凶手,那廖杰承认什么?他有病啊?”

“没错,他却是有病,而且是精神方面的。”顾晨将一份资料拿出,反手亮给陈晓娟看:“这是我们追踪廖杰在这之前一段时间的监控画面。”

“发现他频繁去过医院,而且根据廖杰的就医记录,我们也打电话咨询过接诊的医生,发现廖杰有严重的抑郁倾向,而且精神也很不稳定。”

随后,顾晨又将另一份资料拿出,道:“这个是我们整理出来的资料,发现廖杰精神问题的根源,是因为前女友赵琪,偷偷和廖东在一起一年多,直到廖杰前段时间才清楚,因此爱恨交加,造成的精神抑郁。”

“所以在周五的晚上8点左右,廖杰约赵琪在工业园冷库见面,随后他杀害了赵琪。”

“你是说……那个来找过我家廖东几次的那个女孩,她叫赵琪对吗?”陈晓娟问。

顾晨默默点头:“没错,她叫赵琪,也就是死在廖杰手里的那人。”

“那就对了。”陈晓娟顿时黛眉微蹙,直接发难道:“这家伙抑郁,精神又有问题,所以知道我儿子跟赵琪在一起后,他心生嫉恨,然后杀害了赵琪再杀我儿子。”

看了眼顾晨,陈晓娟一脸愤慨道:“没想到他廖杰竟然是这种人?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的嘛,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儿子也没错呀,他为什么要杀我儿子。”

说道这里,陈晓娟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然而这并不是顾晨想要看到的结果,也是直接反驳道:“你可能没听清楚我刚才说的话,我说,你儿子廖东并不是廖杰杀的。”

“廖杰只杀了前女友赵琪,但根本就没对廖东动手过。”

陈晓娟愣了愣神,有些不满道:“这怎么可能不是廖东杀的呢,情况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他廖杰因为嫉恨我儿子跟赵琪的关系,于是先杀赵琪,再杀我儿子,这还有假吗?”

“可是杀害廖东的当晚,廖杰根本就不再现场。”顾晨见陈晓娟戏入佳境,也是赶紧提醒道:

“我们对廖东尸体进行过细致检查,发现廖东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周五晚上9点左右。”

“而这个时间段,廖杰在干什么?在赵琪家的工厂,将赵琪杀害。”

“之后由于害怕的缘故,因此廖杰去了一家酒吧买醉,直到凌晨3点才回家。”

“可这段时间,他根本就没办法去找廖东,也就谈不上杀害廖东了。”

“怎么会呢?”陈晓娟不由愣了愣神,忙道:“那不会是廖杰干的,还会有谁呢?他才是最大嫌疑人。”

“不,他不是,你是。”顾晨掉转画风,直接将矛头直指陈晓娟。

陈晓娟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又压低了语调,但却挺不客气的道:“我觉得你们警察的办案能力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我当晚跟我丈夫去应酬,怎么可能有机会作案?”

将二郎腿一翘,陈晓娟也是无所谓道:“我看你们这个案子办不了就别办了,让有能力的人来接受吧。”

“你昨晚根本没有去应酬。”还不等陈晓娟把话说完,顾晨直接怼了回去。

随后,顾晨将一份资料拿在手中:“我问过那天夜晚负责招待你们酒店服务员,确认了你不在的事实。”

“如果你还觉得不服,那还有这个。”顾晨直接站起身,将手机相册点开,随后来到陈晓娟离开酒店的时间片段拿给她看。

“你仔细看看,你是有去过应酬酒会,但是很快你就以身体不舒服,提前回家。”

“而这个时间是晚上8点左右,等于你刚到酒店没多久,就立刻返回家中。”

“而这空余的一小时,足以让你有充分的作案时间,因为制造这起偶然事件的人只有你跟你丈夫。”

“呵呵,警察同志,我不懂。”陈晓娟开始装疯卖傻,假装自己完全听不懂顾晨的意思。

顾晨也并不是没耐心,于是直接与他讲解道:“我们查过廖东的尸体,可以说,有明显的电击痕迹。”

“因为设备的线路早已被人破坏,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借助着设备上的漏电,将电流穿过廖东的身体,从而达到廖东是被电死的假象。”

见陈晓娟一句不发,顾晨又道:“但是我发现情况并不是这样,因为通过尸检报告可以看出,廖东是在窒息死亡后,才在被电流穿过身体。”

“但是如果知道单纯的设备漏电还好解决,可这是有人在设备地线上动过手脚,而动过手脚的那个人,无疑是最想廖东出现意外。”

“但是能够精准的排除他人,也只有你跟你丈夫,可作为丈夫是不太可能杀害儿子的,那只能是你。”

“因为这次应酬,压根就是你在给自己制造不再现场的证明,可偏偏就是你,利用这一个钟头的时间,返回工厂,将廖东杀害。”

“哈哈,警察同志越来越会说笑话了。”陈晓娟似乎有些破罐子破摔,被顾晨发现了猫腻后,赶紧为自己辩解道:

“就算你说的对,可是,廖东总比我强壮吧,我即便去了工厂又如何?我打得过廖东吗?打不过他我怎么杀掉他?”

王警官闻言,立马将一具电棍打开。

强大的电路噼啪作响,瞬间吓得陈晓娟向后一缩

“我说陈晓娟,你可能忘记了有电棍一说吧?”王警官不由调侃着说。

而顾晨则是接过电棍,拿在手中道:“你可以拿着这种武器,在廖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其进行电击伤害。”

“直到廖东晕倒在地,你却还可以用其他手段,将廖东造成窒息死亡,再将其尸体,利用设备的线路故障,电击廖东,从而造成廖东因为设备漏电而死亡。”

见陈晓娟还想嘴硬,顾晨又道:“那天晚上进入过工厂的人只有你,而当时的廖东就在车间,我问你,你在那里干什么?”

“我……我就看看廖东调试的设备如何啊。”陈晓娟开始语无伦次,整个人说话也开始变得结结巴巴。

“错。”顾晨再次反驳的道:“你是带着电棍去的车间,如果不知道死亡时间,或许我们还挺难确定搜索范围,但是好巧不巧,通过对廖东尸体的检测,也不难看出,其实廖东的死亡时间是可以断定的。”

“但是你却怂恿自己的丈夫,认为这就是一起意外事故,让你丈夫觉得儿子廖东死于事故,所以报警也就无从谈起。”

“因为只要不报警,等风头一过,即便我们警方想找证据,那也会因为证据时间过长,而造成许多无法挽回的损失。”

顿了顿,看着一年惊愕的陈晓娟,顾晨又道:“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廖东被电死好几天,而你却坚持不报警的原因。”

“因为一旦报警,很多问题都会暴露出来,这也是你一直所担心的。”

见陈晓娟惊恐不已,卢薇薇也继续道:“你不要以为尸体不会说话,我搞死你陈晓娟,请不要低估我们警方的检测技术。”

“如果说廖杰杀害赵琪之后,并没有时间继续作案,那你应该就是那个继续作案的另一个凶手。”

“你利用制造自己不在现场的证据,企图逃脱责任,可就是因为你坚持不报案,和赵琪家坚持报案的特点形成鲜明对比,所以你才会输得一塌糊涂,因为你就是那个杀害廖东的凶手。”

……

阅读网址: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