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许问这个想法并不是没有来由。

通过许宅,两个世界被联系了起来,他可以随意来回,现在甚至连连天青也来到了这里。

这其中一定有其深意。

到现在为止,还是这个世界带给另一个的冲击与影响比较大。

基于文传会,那个世界的技术也有一些被复原到了现在,但影响确实有限,只局限于小圈子里。

当然,这也于得到许宅以来,许问呆在那边的时间更多也有关系。

就当前这个情况来看,现代工业的力量确实强大,几乎是摧毁性的。

甚至班门世界的技术进步只是初现端倪,由此而来的思想的改变就已经掀起了狂澜。

那么,那个世界相对这边的优势呢?

许问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学到的技术,天山流觞园看过的冰雕以及那些神妙无比的技艺,第二个想到的就是连林林,那个让他真正对班门世界有了归属感,对他来说似恋人又似家人的姑娘。

连林林是普通的,但许问又能感觉到她的特别,最近这封来信犹为如此。

这封信并没有太明显的时代特征——边境荒原,本来就更少受到人的影响。如果把信上的内容放到现在来,让更多人看见呢?

它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当然,现代的交通远不是古代能比的,这样的游记并不稀罕,但许问固执地认为,还是不一样的。

不同的是连林林这个人,也是那一整个时代。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许问立刻就行动了。

他注册了一个微博帐号,用了连林林的本名,把这封信打出来,发了上去。

他一个字都没有修改,甚至地名也没有。虽然可想而知,两个世界的地名是完全不同的,许问从来没听过绿林镇这样一个地方。

想了想,他配了张图,不是照片,也不是什么关于边境的画,就是四把椅子的照片。

之前他在许宅修复、然后卖给荣家的那四把杉木官帽椅。

照片是后来荣显拍了发给他的,请的好摄影师,光线角度都很讲究。

淡黄色的木椅温润而优雅,仿佛自有光芒从最深处的地方向外透出来。

“为什么配这个?”连天青一直在旁边看,终于忍不住问。

“就当是我沾下林林的光,留个脚印吧。”许问笑着说。

连天青不明所以,又若有所思。

许问一边注册帐号发布内容一边跟连天青解释微博,它是用来做什么的,怎样交流。

听见最初一百四十字的限制时,他不以为异,微微点头,道:“如此字数,绰绰有余。”

许问愣了一下,笑了起来,道:“当时很多人觉得字数太多,不够自己说的,后来微博也的确打破了这个限制,可以发布更多字数的信息和文章了。”

“怎么会?”连天青皱眉问,“一整首七言律诗,也不过五十六个字而已!”

“载体不一样了,各方面都会变。网络发明之前,在这边,四万字以上就可称长篇,二三十万是常规字数,一百万字以上是鸿篇巨制。而现在,对于网络的读者来说,二三十万太瘦,一百万不够肥,两百万以上可以开始杀了。”许问笑着说。

他用了很多现代的用词,但连天青还是很轻松就弄懂了。

这几天他已经知道了网络是什么,但还是有点懵懂。而现在,许问一个简单的例子,让他皱起了眉,陷入了深思。

“说回微博,这样一个点击——”说话间,许问已经编辑好了文字和图片,把内容发布了出去,“如果粉丝多的话,会有上万人同时看见,二十四小时内可以传播到数十万人身边。这种速度,势必给人的方方面面都带来巨大改变。”

“……现在有多少人看了?”连天青冷不丁问道。

“呃……”许问瞬间尴尬,争辩道,“这是个新帐号,才注册的,很难被人看见,必须得要一段时间的积累才行!”

“嗯……”连天青也不知有没有听懂,接下来一段时间,他没再看他的视频,就是坐在电脑旁边,盯着那条微博右上角阅读数的变化。

新帐号没有好友也没有粉丝,文章里也没有令人注意的关键词,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

过了一会儿,连天青突然眼睛一亮,难得兴奋地叫许问:“这个数字变成了一!”

“是我刚才用我自己的帐号转发了。”许问不忍心打破他的期待,但还是不得不说,“粉丝数的积累是需要时间的,慢慢来吧。”

这只是许问的一个尝试,就像他对连天青说的一样,这或者需要很长时间,只能慢慢来。

所以做完之后,他就暂时把这件事放下了,等下次连林林来信再更新。

老实说,这封信能成功在网上发出去,对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

这证明,虽然连天青的存在无法被人感知,但是那个世界的信息在这里还是能留下痕迹的。

不过想想也是,他学到的技艺是实实实的,还反馈给了文传会和班门。

也就是说,被排除到边缘的其实是连天青?

不,还有一种可能,那个世界只有通过他,才能跟这里产生联系……

这是为什么?

接下来,他怀抱着疑惑,继续这边上课,那边建城。

总地来说,课程内容大部分他都学过,学起来没什么困难。

但这其中,还是有不少新的东西,这也是他一开始就意识到的“知识体系”。

之前他学到的东西其实比较割裂,从小学到大学积累起来的基础知识体系,以及在班门世界学到的传统工匠技艺。

这两者,并没有在现代工业的体系下结合起来,他看似在班门世界说得头头是道,其实终究只是一知半解。

这次考级学习看上去决定得很仓促,其实是他早就有所计划的。

现在,在一天天的学习里,他以前的所知所学所闻渐渐融合,形成了一个整体。

经历了两个世界的磨练,它不同于现代工作,也不同于传统技艺,是独属于他自己的理解。

在与连天青沟通过后,许问将其反馈到了班门世界,与刘万阁讨论定期教学的内容。

他并无意改变这一整个世界——也不觉得自己有那个能力。

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以及深厚理论的支撑。

他只是想试试看,能不能给这个世界的工匠,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