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那么一会还要不要说薛宝钗是我们的有缘人,度化她出家了?’

那和尚拼命的拒绝到:‘我怎么敢在这金身都塑成的大能面前班门弄斧?若是我度了佛门转世之人的亲眷入了佛门,待到他历练完毕,回升到佛门,想起我今日的行事,怕是一定会给欧文穿小鞋的,你可不知道西方的圣人们是有多么的护短。’

‘他们只想着,度化自己家人的事儿竟然由我这么一个山精野怪来办成了,怕是一巴掌就留要度我去黄泉了啊。’

‘所以,咱们今日这事儿必然是忽悠不成了,索性只要做好那仙子嘱咐的事儿也就罢了。’

‘赶紧将那药方给予这薛家,我们两个人还是速速离去为妙啊!’

跛道人被这么一说,也觉得这件事儿太过于邪门了。

他们也顾不得薛家的人看他们的眼神都古怪了几分,一个两个的从地上爬起来,赶紧将眼神转向了薛宝钗的所在。

这么一瞧之后,两个人可算是松了一口气,那薛宝钗身上的命格,从目前来看,还没发生多少的改变。

若是这番心里被麦凡听到,他就要说一句废话了。

因为薛家目前的轨迹因为他没动作,当然是一切照旧啊。

可是若这癞头和尚和跛足道士晚上一年再过来瞧瞧,这薛家啊,怕就不是现如今的这幅光景喽。

当然了,现在,踏实了的一僧一道他们可是和颜悦色的从怀中掏出来一份药方。

用最夸张的语气,对着薛家的父母,阐述着这药方的神奇。

“你们女儿本与凡人不同,有着金玉一般的天赐良缘。”

“她年幼的时候,是不是因为病症的缘故,你们为她特意求了一把金锁,幼儿的时候放在襁褓外面镇压着邪气,等到岁数大了一些,就将它们挂在了脖子上,日日带着,以享平安?”

“那金锁是极好的,你们可是要妥善的带着。”

“只是今日我们过来,是为了缓解或是说,为了平治你们家女儿的病症才过来的。”

“我们手中有一道房子,乃是海外的仙方。”

“因收集起来极其的麻烦,用料也颇为的讲究,一般的人家是压根用不起这种方子的。”

“所以平日里,我们只是将它暂且放着,前几日算到这女儿与我们有缘分,这才千里迢迢的上门,将这份缘分给续上才是。”

说到这里赖头和尚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麦凡,见到这位大能仿佛并不在意他故作亲密的套词,之后才敢接着说了下去。

“只需要我说一番,你们就知道这药方的奇特了。”

“这配方是将白牡丹花、白荷花、白芙蓉花、白梅花花蕊各十二两研末,并用同年雨水节令的雨、白露节令的露、霜降节令的霜、小雪节令的雪各十二钱加蜂蜜、白糖等调和,制作成龙眼大丸药,放入器皿中埋于花树根下。发病时,用黄柏十二分煎汤送服一丸即可。”

“你说,若是等闲的人家,我就算是将房子赠予给他们,他们又有几个能用得上的?”

原本薛家人还没有太信服这两个古怪的僧道的话语,可是看到对方不打磕绊的将这一串儿匪夷所思却莫名美丽高贵的药方给说出来了之后……他们莫名就信了三分。

只是有关这药方的事儿他们还要问的更详细一些。

“那吃了这药,可是能根治?”

直接被问及到了根本的一僧一道,这时候的脸色可不好看了。

他们这药方只能治标,可是无法治本的。

那薛宝钗的来历甚是不凡,身上的病症也并非是常病。

只凭着这个方子,可是无法根治这本来就有颇有些深意的疾病的。

可先前他们的牛皮却是吹上了天,一时间有些下不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旁边不声不响的麦凡却突然开了口。

“父亲,母亲,这也是好事儿。”

“妹妹的这个病症的确是影响了她平日里的生活了。”

“能有一个平的了表症的方子,总比大家对此束手无策的好的多。”

“我只问你,吃了这种名为冷香丸的丸药之后,我妹妹可是能像是普通的姑娘家的唱跳笑闹?”

这当然可以啊!

一僧一道回答的底气十足:“与常人无异!”

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薛家人包括宝钗自己,都是一脸的喜色。

他们也不想着现在就谢,只跟着一僧一道要他们平日下脚的庙宇,承诺若是女儿的病有所好转了,就直接去庙宇之中添上一笔不菲的香火钱。

可是这本就是云游野怪一般的一僧一道,哪里可有个落脚的地方。

他们才为自己事成感到欢喜呢,下一秒钟就忙不迭的站起来告辞了。

“回见!”

一拱手,两个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正是因为这又一次的显出来的本事,让薛珏还有些犹豫的心直接就定了下来。

本着试试也不会再坏了的想法,偌大的薛府从上自下的就忙活了起来。

整个薛家若说是最闲的人,现在就当是薛蟠麦凡了。

因着他特意等到了这个节点,将一僧一道想要勾引着薛宝钗礼佛的心思给打散了,又阻了对方的姻缘说……他这才踏踏实实的回归到自己的书院,去准备今年的童子试了。

别看现如今的薛蟠只有十一岁,在现代不过是上小学四年级的年纪。

但是搁在红楼之中,已经是对科举一道可以一试的少年人了。

书院根据学生的进度,分设了进学班和科举班。

又根据各自学习的精疏,将这两类班级也分了一个甲乙丙丁。

有资格去童子试的,必须是升到了科举班的乙等,才能取得书院的举荐。

在青松书院中,只论学问,可不论年龄的。

麦凡在红楼的世界里,可没有虚度这八年的光阴。

他虽然是大人的心智,但是对于古人古文,书法诗词却跟那些新生儿一样,都是白纸一张。

从他开蒙的时候起,就是跟这些个人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只不过占了智商足够高的光,在学习的时候又比一般的幼童能坐得下,故而他的成绩才会在书院之中名列前茅,一路高歌着,往更好的班级里跳。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