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叶准没有答话。

此刻,他只是专注在拳法上。

凌统能成就后天大圆满的武者境界,除了一份坚韧之外,悟性同样不差。

一遍。

两遍。

随着叶准拳法的重复,凌统也跟在他的身后练习起来。

凌建中父女两和郝万山站在一旁看着两人一遍遍的练习,起先凌统完全跟不上叶准的节奏和速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动作逐渐同步。

黄昏,一弯新月悄悄升起,在它的周围,还有几颗星星发出微弱的光亮。

叶准二人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

凌统此时浑身被汗水打湿,紧闭双眼,站在原地久久回味。

片刻之后。

“叶先生,这拳法叫什么名字?”清醒过来的凌统上前两步,激动道。

凌统虽然不会医术,但是毕竟习武多年,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了解,他跟着叶准一套拳法下来,全身舒坦不说,甚至多年的肺疾也有了一丝好转。

虽说,如今是靠着郝万山的刺激之法维系,但是其中变化,他还是很清晰的感觉出来!

更重要的是。

他甚至感觉的自己停滞多年的境界瓶颈有了一丝松动!

这是什么样的神仙功法?!

每一个习武之人,谁不希望自己能在武道一途上走的更远?

哪怕他如今已经年迈,但同样如此!

叶准微微一笑,不顾凌统的惊惧,淡淡道:“姑且,就叫它‘十二段锦’吧。”

所谓的‘十二段锦’,其实就是叶准根据八段锦进行改良优化之后,创出的一门功法,他自己起了个名字,认为还算贴切。

肺的主要功能是主气司呼吸,主行水,朝百脉,主治节,而八段锦刚好有祛病健身的功效,经过叶准的改良更是有利于凌统肺部旧疾的恢复。

可以说,这‘十二段锦’正是叶准为凌统量身打造的一部拳法。

此刻。

凌统哪里还不知道叶准的意思。

他越是回味,越是感到这‘十二段锦’的博大精深。

闭着眼睛想了许久,凌统才终于徐徐的吐口气出来。

而后。

他郑重的对叶准一躬身道:“先生大恩大德,凌某没齿难忘啊。”

“无妨,凌老先生你为国为民,与我追求之道同出一源,既然你我有缘,就不能坐视。”

叶准坦然受他一礼,正色道。

“爷爷,你无缘无故,突然给他行这么大礼干什么?”

换了一袭紫色长裙的凌波丽在一旁赶紧扶起凌统。还不望瞪了叶准一眼,责怪他不懂事,怎么能让老者给自己鞠躬。

叶准一翻白眼。

这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竟然如此翻脸无情!

“叶先生你来解释给波丽听吧。”凌统鞠躬完后,心情大好,换了副模样笑眯眯的道。

叶准淡淡道:“你爷爷的伤病主要是当年肺部遭受重创,一直没能痊愈,肺部伤势已经无法挽回。”

停顿片刻,叶准继续道:“加上你爷爷年事已高,各项功能都已经衰退,如果不是他底子异于常人,恐怕早已身死道消。”

“难道说,就靠你给的这一套拳法就能治愈吗?”凌波丽俏脸微变。

她这些年为了治疗凌统的病请教了无数名医,但从来也没有遇到这么神奇的事情,仅仅依靠一套拳法就能治好她爷爷的病?

“确实可以,但也得因人而异,你爷爷本身就有后天圆满的武道修为,这才能事倍功半。”叶准耸耸肩道。

凌统闻言不住点头。

“当初我让他们都好好修习功法,但是他们全都怕苦半途而废了,可惜我这一身武道修为没了传人。”凌统失望的看了凌建中一眼,摇头叹息道。

凌建中闻言,脸上一红,连忙低头。

“对了,叶先生,这功法您是从何而来,我得了如此大的恩惠,说不得要亲自登门致谢!”凌统好奇问道。

武道界最重传承,就没有师承,等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功法武学更是绝密。

凌统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

叶准闻言,微微一笑,淡然道:“不必了,这只是我随手为之。”

闻言。

凌统先是一怔。

随后。

惊得目瞪口呆!

凌波丽看到爷爷震惊的样子,微微撇嘴,如果让爷爷知道这小子还能凌空虚渡,不得又行跪拜大礼啊!

“服了!”

“真的服了!”凌统苦笑道。

“叶先生不仅医术高明,武道修为也是一点也不弱。”凌统感慨道。

突然!

凌统猛地抬头。

‘随手而为?!’

‘难道?!’

他此时背弯得更低,对着叶准拱手道:

“敢问叶先生境界是?”

郝万山很能理解凌统此时的心情。

此刻,凌统见叶准的样子,就像他亲眼见到叶准一夜蜕凡时一样。

震惊!

难以置信!

“凌先生,不用怀疑,叶先生正是先天武道宗师。”郝万山站在一旁,出言解释道。

“难怪!”

“难怪!”

凌统摇头苦笑。

可笑,一开始他还以为叶准不懂武道!

没想到竟然是宗师当前?

“爷爷和郝大师一会先天武道宗师,一会蜕凡境上师的叫他,他有那么多名号吗?”凌波丽糊涂了。

凌统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蜕凡境上师,但是对先天武道宗师却了解的很。

“武道宗师为什么称作‘宗师’,厉害就在这里。”凌统摇了摇头,一副心向往之的样子:

“叶先生看我练拳,就能根据我的特点创造出适合我的功法,如果没这能耐,凭什么敢号称‘宗师’呢?所谓‘宗师’,就是开宗立派,自成一家!”

叶准淡淡摆手道:“我只是个中医,既不是蜕凡境上师,也不是先天武道宗师。”

凌统和郝万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敬佩。

心境如此。

不是宗师,胜似宗师!

“哼,臭弟弟,我才不管你什么名号,我以后就叫你小叶!”凌波丽一甩衣袖,傲娇道。

叶准闻言一阵苦笑。

这女人,从先生,上师,再到小叶,简直不知道以后还会怎么叫自己。

“好了,疗伤的事情搞定了,既然郝大师和老爷子都在,正好我想向俩位打听一下武学和道术的事情。”叶准道。

自从下山以来,他虽然多少对这两界都有所了解,但确实知之甚少,无论是为了方便以后对照了解自己的修为,还是方便历练,仔细了解世俗界中的体系都很重要。

凌统和郝万山对视一眼,均对着叶准恭敬道:

“宗师。”

“上师。”

“我等知无不言...”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