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二舅就看着让你开这俩破车?”秦双双打量了一圈车内,目光落在前面小表妹的后脑勺,她不由问道。

“这车不是挺好?空间大,不怕磕破,正适合我这样的新手上路,又能拉货。我爸妈倒是有想送成年礼。

给我买新车,我二哥总得要吧。当然,关键还是我家今年刚七拼八揍的筹齐了那套房款没多久。”

不应该啊,来之前外婆还说两家一起买的房子。秦双双默了一下,“全付清了啊。爷爷没补贴房款?”

说笑话了吧?老秦家谁不是心知肚明老爷子老俩口就生怕她爸贴补岳家!秦清宁不置可否笑笑。

她外公既然当年敢倾家荡产带妻儿出来,他就不是那种没一点本事的爷们,还真不需要靠姑爷吃饭。

“没有。刚好够数,我妈就让我爸不要提。”免得又有人说老二家的已经没在老人身边伺候,还整天盯上婆家家底。

嗤~

就那点子家底。

她妈会稀罕!

要不是她爸没在老人身边尽孝,确实有愧。她妈又自认拐跑了人家儿子,她外公就敢第一个往亲家脸上砸钱。

谁家亲孙女的待遇还比不上外孙女?估计这会儿,谁要是问问亲家,你家老二那三个孩子现在都上什么学校了吗?

准哑巴!

秦清宁一想起她外公的这些酒后醉言,暗暗摇头。不想再去思考为何同样是儿女,她爸在她爷奶眼中就是不如大哥和小妹。

人?

总得靠自己才行。

这边距离华人街不是很远,要不然就是秦二舅再怎么想和他外甥女的房子买在一起,他那位来自东北的彪悍媳妇也不会答应。

轰轰轰的,这辆破皮卡招摇过市的终于接近市内那一座中式牌坊,停在了附近的某一处类似停车场的空地上。

要是秦双双仔细观察的话,她就会发现类似的皮卡就停了不少辆。可惜,她现在正心不在蔫地拎着行李往她二舅家走去。

从停车场出来没走多远,前面一条路的两边就全是店铺。这些店铺的门面都不大,几乎都是一扇门的大小。

有那不挡住门面的地方就摆上了摊子,让这条原本就不怎么宽敞的路面就显得狭窄不少,又有些脏乱。

不过,乱归乱,到处都能听到熟悉的乡音,氛围还是很好,常住这边的华人都不怎么想离开这里。

人一进这块地儿,感觉和港城的某些街道并无多大的区别,稍稍一抬头,到处都是繁体字的招牌。

秦家的武馆并不如秦双双所说的很好找。当然,要是找个当地华人问一声,还是很容易就能打听到,但看仅门牌?

那就要费一些时间。

它并不在这条街上,或者说它只能算是在这条街的尽头附近。到了街尾一拐,其中的一栋三层楼就是了。

这栋外面红墙的三层楼,类似三间屋的格局。一楼就是秦家开的武馆,二楼和三楼就是秦家住家所用。

练武场,和秦双双记忆里的一样。她二舅武馆生意还是没什么起色,就那么一两个人在那里比划着。

她是突然停了下来,转着脑袋看了又看。后面的秦清宁见状也没想解释什么,先高声的喊了声回来了。

看吧!

想看就看!

谁说她爸开了这么一小间武馆就和其他武馆一样?她家又不像别人家全靠武馆收入维持生活。

这地方纯粹就是她爸结交同胞之地。也就老秦家总觉得次子不像书香门第子弟,不务正业,尽浪费大好时光。

秦老二家的老大秦清泰今天没在家,二楼厨房里和秦清宁是双胞胎的老二秦清平一听到他妹子的喊声,吓了一跳。

一个不慎,刚偷偷背着他妈用两爪子抓了一块的炸小排正要往嘴里扔,“咚”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早已过了四十岁,却一直坚称自己年年三十九的秦二舅妈金莎利索转过身,用筷子点了点自己人高马大的二小子。

“像什么话,还不快先下去,小心老幺又找你练手。应该是你双双姐过来了,快去喊你爸出来。”

“来了!……来了!……”秦清平高喊回应两声,又小声嘀咕道,“就我好欺负,我是你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破孩子。”

秦清平的嘴一裂笑了,边往外走,边喊着,“爸!……捯饬好了没?快出来喽,你老嘎瘩带闺女回来了。”

一个踉跄,秦老二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这小兔崽子从他姥爷那里到底学了些什么东西,整天没个正经。

一听到秦清平的喊声,秦双双是乐得直笑。她也不再打量一楼,提着行李箱就快步上楼梯,边喊着人。

走在后面的秦清宁看了看她的背影,失笑摇头。闷不声的跟上,上了二楼就将拎着的行李袋放到一旁不挡路的地方。

“舍得回家了?”

与女儿长相有着七分像的金莎招呼好外甥女先去洗把脸,终于有空朝上前帮忙拿碗筷的女儿扯了扯极其相似的嘴角。

“要不,我出去一下再回来?”

“你个破孩子。”

秦清宁讨好笑笑,“我本来就打算今晚回来住,只不过昨天听说我姥爷有些咳嗽,想去看看。”

“你就扯吧。上周也是说去看看你姥爷,结果人呢?你都这么大了,我也不说你整天在忙什么。”

这就对了。进了厨房的秦老二赞同点头。咱们虽说不像洋人养崽子什么都不想管,可也不能管得太多。

就咱们老幺,你也管不过来。这破孩子,比她老子我还精。你就是想管,她都能忽悠的你被卖了还帮她数钱。

“可有些事情,我当妈的就不得不多提醒你几句。就说你那辆破车开了也快有两年,是不是该换了?好歹满十八了……”

“嘘……”秦清宁赶紧手指指了指自家餐厅的方向。

金莎一噎,手指点了点女儿。这破孩子,整天装神弄鬼的,备不住今天又在她双双姐前面胡说八道了什么!

“哈!……”秦老二朝媳妇冷笑一声,拿了开瓶器,他转身就走。真没天理了,还是他媳妇呢!

凭什么老儿子“嘘”一声,你就二话不说停止。换成她老子跟你“嘘”一声,就必须要老实交代?

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