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星情感

已经走到半路上的朱和风二人闻言顿时停下了脚步。

“小陈,你这是?”曹卫东望着陈子安,皱眉问道。本以为这事也就这么过了,谁料陈子安还是忍不住的冒了出来。

“曹叔,我和老师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不是这些猫狗之辈能随便侮辱的。”陈子安道。

刘盈见自己的学生为自己出头,胸中一口气顿时发泄了不少,但此时却又为陈子安担心起来。

朱和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刘修文,“老刘,我没听错吧,在咱银蝶的地盘上,一个黄毛小子称呼我们阿猫阿狗?”

说着又转头看向了曹卫东,眼神凌厉,“老曹,这事你要是再插手,别怪我们翻脸!”

“哎!”曹卫东叹了一口气,有些不知所措。

“小子,既然你是交大的学生,咱都是文化人,也别说咱哥俩欺负你。这瓶酒,自己把它干了,再给我们鞠躬认错,这事就这么过了。”朱和风从隔壁桌拿起一瓶56度的郎酒“砰”的一声放到了陈子安的面前。

“说起道歉,难道不是你们向我和我老师道歉吗?”陈子安平静说道。

“小子,说笑也要分场合,今天是我们银蝶的庆功宴,不是什么慈善晚会。我们没赶你们出去已经算是给老曹天大的面子了。”

“哦?那你的意思是,这场庆功宴跟我们毫无关系罗?”陈子安望向了曹卫东。

曹卫东有些尴尬地瞟了眼另外一桌,心道,这老郑和银总怎么还不回来?之前郑阳和银总说是到外面去聊一些银蝶版本未来发展的问题,却是到现在也还没回来。

若是老郑在这,以老郑在技术上的威望以及对陈子安的推崇,这场冲突也就迎刃而解了。想到这,他悄悄给郑阳发了个短信。

“哈哈哈哈。”朱和风笑了起来,“我知道暑假里你们有几个学生在给我们做最终用户测试,莫非你觉得这就算是有功了?”

“那怎么才算有功呢?”陈子安眯眼问道。

“小子,你死了这条心吧。”刘修文道,“不怕告诉你,这次银蝶2.0之所以能够这么成功,是因为我们拉近了和SAP r/3系统的差距,这里面最大的功臣是给我们提供r/3系统文档的那位专家!至于你们这些测试用户,充其量也就是帮我们做做内测罢了,再说了,老曹不也给了你们生活费吗?”

“原来是这样啊。”陈子安笑容灿烂。

“知道就好!别说我们俩以大欺小,这年轻人做错事就要承担代价。你没意见吧?老曹。”刘修文突然朝着站立一旁的曹卫东道。

曹卫东见郑阳和银蝶已经出现在了门口,不由放下心来,心想,平日里这两家伙自视甚高,今日正好挫挫这两人的锐气。见曹卫东默不作声,朱和风两人也更加笃定陈子安和曹卫东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交。

“你们确定要我喝光这一瓶?”陈子安问道。

“现在想认错了?不好意思,晚了。”朱和风得意道。

“不知道你们郑阳总来了,会不会觉得你们这样太过分了呢?”陈子安问道。

“你还知道我们郑总!”朱和风冷笑道,“我们郑总可是技术大牛,一向以技术为尊。不要以为认识我们郑总,你就能不喝了,今天啊,这酒不喝光,你走不出这个大厅!”

陈子安望向了此时已经走到了桌边的郑阳,目光询问道,“郑总,你看,你们这两位工程师,非要我干了这瓶酒。”

郑阳收到曹卫东短信的时候,正在向银蝶汇报这次项目的一些情况,其中对于陈子安自然十分的推崇,两人正讨论着怎么把陈子安挖过来,却出了这档子事情。

郑阳也是个急性子,“愚蠢!愚蠢!这要是把我陈兄弟气走了,以后还怎么来银蝶!”

银蝶在旁边也是眉头一皱,“老郑,咱们赶快回去看看情况,可别让小陈真出啥事了。”

于是,两人匆匆赶了回来,正好撞见了眼前这一幕。

郑阳心里那个气啊,暗骂这两人愚蠢。

朱和风和刘修文见郑阳过来,说道,“老郑啊,你来的正好,现在的大学生啊,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仗着和老曹有点关系,竟然在我们这骗吃骗喝。”

郑阳没有理会两人,面无表情的径直来到了桌旁,打开了那瓶56度的郎酒,找来了一个大杯子,将一瓶酒咕嘟咕嘟地倒入了杯中。

朱和风以为郑阳是要给陈子安倒酒,更加得意地说道,“小子,我们郑总亲自给你倒酒了,赶紧喝吧!”

郑阳倒完了酒,走到了陈子安面前,认真说道,“小陈,今晚是咱们银蝶的人不对,我这给你赔礼了。”

说完,端起酒杯,往自己嘴里倒去。

朱和风和刘修文见状大惊,“老郑,你这是......”

陈子安见状,连忙起身拦下了已经喝了四分之一酒的郑阳,附在他耳边,悄悄说道,“老郑,行了,别演了,衬衫都湿透了!再演就穿帮了!”

郑阳有些脸红,低声说道,“这不给你小子长长脸吗!”

“得了,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郑阳心道,你不小气的话事情就不会搞成这样了。

被陈子安劝下来之后,他对着朱和风两人骂道,“你们俩啊!糊涂!”

朱和风二人有些呆住了,两人对视了一眼,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时,银蝶也走了过来,对着陈子安说道,“小陈同学,我在隔壁有个小包间,能借步聊一聊吗?”又对旁边的刘盈说道,“还有刘老师,也一起吧!”陈子安见银蝶主动邀请自己,自然满口答应下来,心里还有些激动,在现实之中,他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只能在电视上或者是媒体中看到的大人物。即便是在H.W的时候,那位举国闻名的H.W的掌门人,也从来没见过真人。

陈子安和银蝶几人离开了餐厅之后,朱和风和刘修文更加感到心惊。

难道这小子还是银总的亲戚?有些觉得自己可能是踢到了一块铁板上,这时候,他们想起了曹卫东,“老曹啊,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啊?”刘修文有些脸红的问道。

“老刘啊。”曹卫东看见两人吃瘪,这时正心里偷着乐,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他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提供r/3文档的专家啊!”

“什么!”朱和风闻言脸色大变,难怪老郑要骂他糊涂,看来自己这是真的糊涂啊!

还说人家不是有功之人,如果人家都没有功劳,那这场庆功宴就不用办了。

“小陈同学,今天不好意思了,我以茶代酒,再给小陈同学和刘老师赔个不是。”包间中,银蝶拿起了手中的茶杯说道。

“银总太客气了。”陈子安微笑说道,面前这个中年女人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让人觉得心里特别舒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也不能全怪朱经理和刘经理。”陈子安一向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见银蝶没有丝毫的架子,也顺势让对方下了个台。

“小陈真是英雄出少年。想来,刘老师也花了不少工夫培养吧?”银蝶笑着对刘盈说道。

“主要还是子安他自己努力。”刘盈微笑说道。

“小陈啊,老郑可是对你赞不绝口。”银蝶和郑阳对视了一眼,继续说道,“我和老郑刚才一直在讨论关于银蝶软件后续的发展,不知道你对这方面有没有什么见解?”

陈子安喝了一口茶道,“既然银总问到,我就说说我的看法,毕竟我还是个学生,有些地方可能说的不对,得请银总见谅!”

“但说无妨,本就是互相讨论,没有对错之分。”银蝶笑道。

“那我就直说了,银蝶现在的产品线,我认为过于单一!”陈子安说道,“现在的V2.0一直以对标r/3作为目标,一心想向国际的标准靠齐,但银总想过这个问题没有?r/3主要面对的是什么企业?它面对的是集团化的,大规模的企业。”

“华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很多的产业处于起步阶段,真正能用上r/3以及银蝶2.0系统的,这里面能有多少?不是国资背景就是几个少有的大市值上市公司。普通的公司很难有这么高的预算在一个初创阶段去实施这样的ERP项目。所以,现在导致了一个现象,就是很多中小公司为了节约成本,只能用一些盗版软件。”

“而华国经济的活力和发展,70%来源于这些新的潜在的经济体。所以,我们可以考虑推出一些面向于不同发展阶段企业的ERP产品,而不是只集中力量去向r/3靠拢。”

银蝶和郑阳互相对望了一眼,相视一笑。

“比如,面向于初创的企业,我们开发银蝶迅捷版,简化功能,只保留一些必要的操作界面,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价格,价格便宜,甚至比现在的盗版软件更加的便宜!但我们却拥有完善的售后服务!对于发展了一定阶段的企业,我们推出银蝶定制版,针对每个企业的不同特性和需求,定制化的开发相关功能。”

“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需要增加大量的人力去开发?”郑阳插话道。

陈子安笑道,“我们可以提前将各种功能做成一个个的标准模块,标准件!”

“然后,根据用户的需求进行拼凑,这样就能最大化的减少开发工作。”郑阳眼前一亮。

一番讨论之后,银蝶对陈子安的认知更上了一个台阶。陈子安对于未来财务发展的一些看法就连她这个一直处于这方面研究的人也自叹不如。比如,陈子安提到的未来关于云ERP的想法,她就觉得十分有趣和新奇。

不知不觉,几人便谈到了晚上十点。

银蝶道,“小陈同学,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银总请讲。”陈子安见银蝶突然认真起来,笑着说道。

“希望小陈同学能加入我们银蝶!”银蝶说道,“我们现在就可以签三方协议!”

“多谢银总厚爱,不过我目前确实还没有这个想法。”陈子安诚挚说道。

银蝶心道一声可惜,想了想又说道,“那不如先这样,我们聘任小陈先当我们的名誉顾问。老郑,你看这样如何?”

郑阳点了点头,“如此也好。希望以后小陈可以真正加入我们银蝶。”

“银总,我这个年纪,当银蝶的顾问,怕是不太合适。”陈子安道,“下面的人,怕是不会心服。”

郑阳指了指他,“你啊!不就今晚这事吗?放心,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了。”

银蝶在一旁也说道,“小陈同学,这名誉顾问可是有顾问费的哦?”

陈子安一听,倒是来了兴趣,“还有报酬?”

银蝶向着陈子安比了四个指头,“每个月四千,如何?”

陈子安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陈子安记得在现世之中,自己是2005年毕业的,当时签了一家国企单位,每月的薪资是1,650元。现在银蝶给了自己一个月4,000元的顾问费,算是很高的一个薪资了。

“但我有一个条件。”陈子安的回答让银蝶很满意,她继续说道,“小陈同学不能加入“拥有”,或者说在银蝶和拥有之间,要选择我们银蝶。”

“成交!”陈子安道。

.......

把陈子安和刘盈几人送上出租车之后,郑阳和银蝶相视一笑,郑阳说道,“还是银总高明,一下子就找到了那小子的软肋。”

银蝶道,“像小陈这样没什么背景的学生,没什么比钱更来的实际了。老郑啊,我和你打个赌,小陈大四之后,我势必会把他签下来。”

相关推荐